超短的笑话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超短迷你裙
  在公共汽车上,阿勇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穿短迷你裙的美女。等到车上的乘客稀少时,他鼓起勇气上前搭讪说:“小姐,你的腿漂亮极了, 我给你一千元,你再将裙子拉高三公   分,好吗?” 
  “这很容易。不过,既然你要付钱,干脆给我两千元,我给你看到我动盲肠手术的地方。” 
  “唉呀,太棒了!”阿勇兴奋 
  得挤眉弄眼,将两千元交给美女, 这时公共汽车刚好停在一家医院门前。美女说:“哪,你看,就是这里。这里就是我动盲肠手术的地方。”......
经营幽默爆笑笑话-迷你裙
  一天,一位穿超短迷你裙的摩登小姐走进一洗衣店,该店年轻的老板直盯着她看。这时,小姐非常得意地对年轻老板挥挥手,说:年轻人干你的活去吧!而年轻老板则一脸严肃地说:“说实话,小姐,我是关心本店的声誉。你这条裙子该不是在我们店洗缩水的吧。”  
经营幽默爆笑笑话-迷你裙
  一天,一位穿超短迷你裙的摩登小姐走进一洗衣店,该店年轻的老板直盯着她看。这时,小姐非常得意地对年轻老板挥挥手,说:年轻人干你的活去吧!而年轻老板则一脸严肃地说:“说实话,小姐,我是关心本店的声誉。你这条裙子该不是在我们店洗缩水的吧。”
交往幽默爆笑笑话-裙子开了
日本东京。     在人流不息的银座广场,一日本男子不小心刮开了一日本单身女人的超短裙。 日本男人还没有开口,那日本单身女人一个90度的大鞠躬:“不好意思,给您添 麻烦了,都怪裙子的质量不好……”说完,取出一个别针别好,又匆匆走掉。     美国纽约。     在人来人往的时代广场,一美国男子不小心刮开了一美国单身女人的超短裙。 美国男人还没开口,那美国单身女人立刻从身上摸出一张名片来:“这是我律师 的电话,他会找你详细谈关于你性骚扰我的事情,你可以做好准备,我们法庭上 见……”说完,记下美国男子的姓名电话,扬头走掉。     法国巴黎。     在闻名于世的凯旋门广场上,一法国男子不小心刮开了一法国单身女人的超短 裙。法国男人还没开口,那法国单身女人咯咯一笑,然后细手搭肩的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送我一枝玫瑰来向我道歉吧……”说完。 法国男人从花店买了一枝玫瑰,还请她去酒吧喝上一杯,然后两人一起去一家小旅馆再研究一下超短裙以内的事情了……     英国伦敦。     在泰晤士河边的教堂广场上,一英国男子不小心刮开了一英国单身女人的超短裙。 英国男人还没开口,那英国单身女人忙用手里的报纸遮住裙子开了的部分,红着 脸说:“先生,可以先送我回家吗?我家就在前面不远……”说完。英国男人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叫了一辆Taxi,安全的把她送到家,又换了一件裙子。     中国重庆。     在人头簇动的解放碑前,一重庆男子不小心刮开了一重庆单身女人的超短。 重庆男人还没开口,那重庆单身女人扬手一记响亮的耳光,还抓住重庆男人的脖 领子不放:“你这个宝器!敢吃老**豆腐,跟我去见110去……”     中国上海。     在人头簇动的人民广场前,一上海男子不小心刮开了一上海单身女人的超短 裙。     上海男人还没开口,那上海单身女人就骂开了:“弄各只赤佬,那能嘎武做!”上 海男人本来想道歉,谁知先给羞辱一把,顿时也开骂:“弄各只狐狸精,嘎武做的衣裳 嗄穿的出来!” 双方对骂10分钟,各自收兵,各走各的。
经营幽默爆笑笑话-迷你裙
  一天,一位穿超短迷你裙的摩登小姐走进一洗衣店,该店年轻的老板直盯着她看。这时,小姐非常得意地对年轻老板挥挥手,说:年轻人干你的活去吧!而年轻老板则一脸严肃地说:“说实话,小姐,我是关心本店的声誉。你这条裙子该不是在我们店洗缩水的吧。”  
经营幽默爆笑笑话-迷你裙
  一天,一位穿超短迷你裙的摩登小姐走进一洗衣店,该店年轻的老板直盯着她看。这时,小姐非常得意地对年轻老板挥挥手,说:年轻人干你的活去吧!而年轻老板则一脸严肃地说:“说实话,小姐,我是关心本店的声誉。你这条裙子该不是在我们店洗缩水的吧。”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少年七大寇(三)
三、雨魔      天色墨黑,无星无月。  郊外一幢废弃的旧楼子里却灯火通明。  雷雄看着手表,已经是深夜12点了。  “老大,他们会不会不来?”一名剽悍的大汉上前低首问道。  “不会,日本人做事情向来说一不二!”雷雄答到。
窗外的夜色是如此的黑暗,一条人影矫健的从楼底大门闯进。  坐守底楼的七,八条汉子连忙上前截住黑衣人。  “你他妈找谁啊,敢闯这里”  “找雷雄!”黑衣人冷冷的回答。  “找死,敢喊我们老大的名字,给我打!”为首的汉子一声怒  喉,抽起桌上的铁链便朝着黑衣人甩去。其余的汉子见头动了手,  也纷纷拔出短刀,水喉和铁管一起围攻上去。  黑衣人闪电般的前冲,一手抓住铁链,猛的一个重肘撞上那  大汉的下巴。随着“喀拉”一声清脆的骨折声,这刚才还叫嚣得起  劲的汉子顿时像滩泥一般倒下。  没有一秒钟的停顿,黑衣人抖开长铁链,四旋横扫。飞舞的  铁链瞬间将冲上来的每一个大汉笼罩其中。  只听见“僻啪”之声不绝与耳,大汉们纷纷东倒西歪。铁链  有如毒蛇,一旦沾上皮肉便是一条触目惊心的血印。  “住手!”雷雄率领三十多名手下从二楼赶了下来。黑衣人闻  言轻松的收起了长链,傲然站于大厅中央一言不发。  雷雄忙指挥手下收拾残局,同时仔细打量着那黑衣人。看了  半饷,忽然对着那被打脱下巴的汉子就是一老大耳光。  “瞎了你的狗眼,你知道他是谁吗?”雷雄声若洪钟。  那汉子的下巴刚被扶正,却又遭重创,这下连话也说不了。  “你们都听好了,他就是一条诚,是我们这次特别从山口组请  来对付七大寇的帮手!”  黑衣人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雷雄着人拉开了那几个受伤的汉子以后,肥脸堆起献媚的笑容:“  一条君,这次除了您老外,那位飞猿藏君来了没有?”  “哈哈哈,我早来啦”一阵尖细的笑声从门口传来。余音未了,  只见厅中已经多了一个人。此人身材矮小,但肌肉坚实,整件花衬衣  被绷得紧紧的,浑身上下好象有用不完的精力。  “多亏了一条诚君的开道,我才不用那么费手费脚的,哈哈”  话语中无不嘲讽的味道。  一条诚眼光一寒,似要发作。雷雄看情形不对,连忙打起了  圆场。  “这次组织上派两位高手来,我真是受宠若惊了。七大寇如果  只来一个的话,我自己也照应得下来。但这次这帮小子好象吃定了我  们似的,除了一虎,一豹外,连拳王都要出动!”  “拳王也出动了?”猿飞藏闻言不由面色凝重起来。  “拳王是什么人,我就不信他能快得过我的拳头!”一条诚狂  傲的说道。  “你在组织里是负责内部事情的,所以你有所不知。七大寇是  新近崛起的一股势力。由七个少年精英组成。分别是,虎,豹,火,  冰,魔,侠,拳!  虎,豹是一流的飞车手,火,冰的拳脚在这个地头上无人能  及。至于魔,侠则至今还未出过手。”  “那拳王呢?”一条诚显然对拳王这个称呼很不服气  “拳王排行老二,上次我们的部长黑龙雄三便是折在他手里!”  “黑龙是空手道六段,怎么会败在这小子手里呢?”  “听说那场架在一刹那间已见分晓。黑龙断肋骨四根,左眼被  打瞎,却连那小子长什么摸样都没看清楚!”  一条诚虽然满脸不信的神色,但态度上已经明显没有刚才那  么不可一世了。  “我们这里有四十多人,再加上两位。我相信拳王就算有三头  六臂也得栽在这儿”雷雄连忙为自己这一边打气。  “是啊, 凭我们还打不死这几个小毛孩子”雷雄后面的四十条  大汉顿时群起附和。一时间士气高昂,群情汹涌。
哗拉拉,一阵玻璃碎裂声从二楼穿来,极其的刺耳。刚才还  在喧闹的人群顿时静了下来。  “野猫,带几个兄弟上去看看”雷雄命令道。  一条猫脸大汉一挥手,几个汉子排众而出,看身手都颇为矫  健。  噔噔噔,一阵杂乱的踩楼梯声,五个人鱼贯而上。   五分钟过去了,楼上静得出奇。  “野猫,上面怎么啦?”雷雄大喊道。  楼上依旧一片寂静,毫无声息。  “看来正点子已经来了,大家准备好”飞猿藏眼睛盯着楼梯拐  弯处森森的说道。  “来得好”话音未了,只见一条诚以惊人的速度抄起桌上一根  磨尖水喉,斜带身侧,转眼便串上了楼梯。  “一条君,别急”雷雄说着便要率领手下紧跟而上。  一只大手猛的拦在雷雄的身前,也拦住了他身边的三十多条  汉子。  “先看看”飞猿藏眼睛一直盯着楼梯口,淡淡的命令着雷雄。  雷雄虽然长得比飞猿藏几乎高了足有一头,但看上去非常害  怕他。一听飞猿吩咐,立刻停在了原地。  夜风一阵紧似一阵,吹得两扇大门吱吱作响。  1分钟,2分钟,转眼又是5分钟过去了。楼上依旧安静的仿  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先前五条汉子再加上后来的一条诚,六个足可在任何地方制  造一场惊天动地暴乱的黑道强手竟然自上楼后再也没有任何生息。  风越来越紧,大门哗拉哗拉的响了起来。  汗,渐渐的从雷雄的头上流了出来。  “飞,飞猿君,你看.....”雷雄已经失去了一方黑道大豪的  气势,声音中带着明显的颤抖。  飞猿藏没有出声,只是双眼慢慢的眯成了一条细缝,而眼中  射出了寒光却越来越盛。  “跟我来”飞猿藏从牙缝里蹦出生冷无比的语音。  同时间,他脱下了衬衣,露出一身铁打似的肌肉。顺手拔出  了插在腰间的武士短刃。缓缓的褪下乌黑的刀鞘,露出了雪亮的刀身。  刀长三寸七分,前窄后阔。刀背极厚,刀尖略上弯。正是一  柄日本黑道最常用的斩骨刀。  指尖轻轻的抚上刀身,冰凉的感觉使得飞猿藏完全的冷静了  下来。  如果只是五条普通的汉子失手,他根本不会在意,但是连一  条诚竟然也败得如出一撤,不由他重新考虑眼前的形式。  他非常清楚一条诚的实力。  一条诚,30岁,山口组香港分会的首席双花红棍。空手道黑  带五段。二天一流剑道四段。在整个香港黑社会的身手都算是数一数  二的。然而就是这样的实力也在今天晚上栽得莫名其妙。  飞猿藏预感到,今晚将是他10多年黑道生涯里最凶险的一战。  而这一战的对手,正是楼上那尚未露面的敌人。  想到这里,他朝着雷雄招了招手。  “雷,你先叫20个人冲上去,然后我和你带着剩下的人紧跟着  冲上去。”  好!雷雄一声令下,二十多条汉子各操家伙,如狼似虎的蜂  拥而上。  飞猿藏一咬牙,紧握短刃,率领着雷雄和其他的十多人紧接着  跟上。
  狂风小了,雨却开始瓢泼而下。几分钟之间,整个郊外的荒野  全都笼罩在连天的雨幕之中。  大雨中,依稀透出几道光线。光线正迅速的由远至近。原来是  三辆重型机车。  吱,一声刺耳的急刹车。领头一辆黑色的“追风太子”停了下  来。随后另两部车也停住了。  摘下头盔,领先的骑士露出了一张英俊年轻的脸庞。大雨不断  的吹打在他的脸上,发上。不但没有让他慌乱失措,反而使他的眼睛  更为明亮。  “黑豹,老虎,雨太大了,我们先停一下。”一把低沉的声音响  起。  “拳王哥,魔王会那帮家伙今晚会不会倾巢出动啊?”左后的骑  士问道。  “黑豹,怕了吗?你平时不是一直吹自己很有种吗?”一把银铃  般的女声从右面的那架红色“巡洋舰”上飘来。  “谁说我怕了!等一会儿就让你看看我的手段。到底是我厉害还  是烈火那大蛮牛厉害!”左边那年轻的骑士特别不能忍受美女同伴的  嘲笑。  “好了,要吵架回去再说,趁现在雨小,我们冲!”被称呼拳王  的年轻人低喝道。  “走啦”  “打他个痛快去!”  伴随着隆隆的马达声,三辆的重型机车瞬间披雨而去。
刻把钟左右,被魔王会暂时作为据点的废弃旧楼已经出现在三  位骑士的眼前。  不慌不忙的停好车,三个年轻人丝毫无惧的走向了旧楼的大门。  “你们要小心点,雷雄这家伙出名的阴损。最近又拉上日本山口  组做靠山。实力确实今非昔比”还是那走在最前头的年轻人说道。  “没事,等会让我来打头阵。拳王哥你在旁边替我照应,别让哪  个兔崽子漏网了。母老虎,你就好好见识见识我黑豹的“十二路豹手”!  左后的黑衣皮装少年轻抚着自己的拳头,傲然的笑道。  “又吹了!”右面的少女身材修长,却剪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  妩媚中透着几分蓬勃的英气。  说笑中,他们走到了大门前。  “让我来!”黑衣皮装少年大步冲前,没有任何预备姿势,一拳  直接轰向黑漆的大门。  “轰”,巨响声中,两扇近三米高的木门轰然倒下。  三人一起冲入了大厅。  然儿,眼前的景象却使他们惊呆了;  只见整个近百平方米的大厅里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人。所有的桌  子和椅子无一幸免的被打烂。看情形,就在不久前这里刚发生一场超  级大战。  叫黑豹的少年张大了口,紧握的拳头还作着出击的动作。那少  女也瞪大了好看的杏眼,似乎不能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拳王最快恢复过来,走到厅中央,随手拉起一条躺在楼梯口的  彪型大汉。  那大汉满脸是血,整个鼻子凹陷了下去。血肉模糊中清晰的看  见四个并排的小凹坑。就像是被一只铁铸的拳头正面砸中面门一样。  “黑豹,老虎,你们到楼上去看看,小心点。”  “好的”黑衣少年和短发少女轻盈快速的上了楼梯。  不一会儿,楼上了传来一阵杂乱的翻箱倒柜声。  “拳王哥,你快上来看看”少年的声音。  拳王闻言放下了手上另一条汉子,站起身来,不紧不慢的上了  楼。  二楼的情形和底楼差不多,只是这里躺着的汉子更多。似乎战  况也比底楼更激烈一些。  “拳王哥,你看墙上”短发少女见拳王上来了,忙指着墙说道。  拳王顺指看去,但见雪白的粉墙上被人用血写了十几个大字。
小豹崽,母老虎,你们来晚了!  拳王,这次兄弟我捷足先登也!
雨魔留言   看着字迹,拳王笑了。  “好个雨魔,又玩花样了,真讨厌!”短发少女不依的撅着小嘴,  但眼里却透出盈盈的笑意。  “拳王哥,你看,雷雄也被打趴下了!”黑衣少年道。  果然,魔王会的首领雷雄正倒在角落里,脸肿得不成人形。看  样子他起码得昏迷个几天几夜。  “拳王,这里有两张生面孔,好象是日本人呢!”少女在另一处  叫道。  不远处,两条精壮的汉子躺作一堆。仔细看去,可不正是一条  诚和飞猿藏吗。  “好小子,有你的!”拳王大笑了起来。  这时,腰间的寻呼机响。他低头一看,原来是大哥“飞侠”的  留言:“雨魔在我处,要报仇快来”  拳王回头朝着还在翻东西的少年和少女道:“我们走吧,找大  哥玩去!”  笑闹声中,三个年轻人走出了大楼,跨上机车绝尘而去。
雨依旧绵密的下着。  忽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紧跟着就是隆隆的闷雷声不绝于耳。  手,一只手艰难的攀上窗沿。在闪电的映照下,这只手的主人  正睁着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  “七大寇,我飞猿藏发誓;山口组绝对饶不了你们!”
Copyright@http://www.ksiso.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