讽刺记性不好的笑话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精忠报国之BBS版
  话说岳飞辞去了元帅之职,带着岳云张宪二人回到了汤阴老家。汤阴县的地方官员等少不得又忙了一阵,当晚摆了酒席为岳飞一行三人接风。席间岳飞眉头紧锁,闷闷不乐。汤阴县的知县见了,心下不安,便问道:“元帅为何事烦恼?莫不成还在为秦烩等议和之事闹心?”
  岳飞叹了口气,道:“即不在其位,便不谋其政,岳谋即已解甲归田,朝廷的事,还去想他作甚?只是有一桩事,俺从小便闲不住,总要有点事做做才好,岳云和张宪更是年轻人的性子,象这样长久无所事是,岂不憋坏了他们?想来想去又没什么合适的事做,是以烦恼。”
  知县听了不禁微笑道:“原来如此。元帅不须烦恼,下官到有个主意,包元帅和二位公子每天有事做不说,还可学到最新的科学知识,对二位公子以后转业到地方工作不无好处,且花费不多,元帅大可承担得起。”
  岳飞听了,忙问道:“是什么事,你且道来。”
  知县道:“现今全国都在搞一个叫网络的东西,据说是从万里之外的美利坚传入我国的。上网已成为我国青年的一件大为时髦之事,前几天我看了邸报,上网的人被称为新新人类,网虫一族,可见其热。本县在上个月正式开办上网业务,网费一个时辰四钱银子,话费一个时辰三钱,如网费一次性交一两,元帅如有兴趣,下官这就让人给元帅办好,即时开通。元帅上网后,不仅可消磨时间,学习电脑网络知识,更可了解最新的军事情报和军事学术届的最新研究成果,对元帅以后复出也是一件大有脾益之事。”
  岳云张宪听了鼓掌道:“妙极,妙极,咱们早是不曾听说有这样的好事,早知道,在部队上就上了。”
  岳飞沉吟一会道:“既是如此,就烦劳贵县给咱办一下这事,费用俺们还是该交多少就交多少便了。”
  次日电信局之人便来岳飞家安装,来时方知岳飞家尚无电脑,电信局的人少不得又解释了一翻,岳飞虽觉麻烦,且一百两银子一台的电脑又价值不菲,禁不住岳云张宪的一再掇窜,也就答应去卖一台。
  正要出门,却见有人拜访。原来是汤阴县鹏举电脑有限公司的经理听说岳爷要上网,特来赠送本县新进抗金牌电脑一部,岳飞见了忙说:“这如何使得?”经理道:“岳元帅乃是国家的大功臣,理应享受这等待遇,些须小事,何足挂齿,元帅一定要收下,这是本公司莫大的荣誉。”再三再四,把电脑留在了岳飞家中。
  电脑公司的人才走,电信局局长又来,岳飞忙迎入。局长道:“昨夜局里开了紧急会议,一致认为元帅一家精忠报国,素为我等敬仰,且汤阴小县,能出元帅这样一个大人物,也是无尚的光荣,会议因此决定,元帅家的上网费和电话费并入网费全免,俺特来象元帅说一声。”
  岳飞大惊道:“俺何德何能,岂能享受如此待遇。”
  局长道:“元帅不须客气,在下等恨不能为元帅做更多的事。”说罢告辞而去。
  岳飞叹道:“能得父老如此关爱,俺此生也不虚了。”
  闲话休说,当晚岳飞岳云等三人便上网流览,果然是美不胜收,应有尽有,三人先去看了关于军事方面的一些网站,又开始看其他。忽见有一个链接曰论坛,岳云道:“这论坛不知是什么东西,俺看在线人数有一千多,想必是一个好所在,何不进去看看。”说罢用鼠标点了一下。
  进得论坛,却原来尽是些文章,三人点了几篇看了,颇觉不错,再看几篇,又觉无聊,张宪无意中点了一下刷新,却又见有了几篇。三人看了半天,但见论坛内各种文章鱼龙混杂,也有好的,也有差的,也有搞笑的,也有悲哀的,也有古典的,也有现代的,也有诗词,也有小说等等,不一而足。岳飞看了半天,微微摇头,道:“这里面好东西是有的,差的也不少,譬如这古诗词,实在是不堪入目。”
  岳云忽道:“爹爹不是写过一篇满江红吗?何不就贴在上面,也好让他们见识见识。”张宪大声叫好,岳飞笑道:“贴出来没的惹人耻笑,而且俺拼音不熟,打字慢。”岳云一叠声的道:“不怕不怕,我来贴,正好我在部队上当过几天打字员,倒也不慢”于是便点了一下加贴。
  岂知点完后,却有提示说:“如果您是新用户,请现在注册。”岳飞眉头一皱,道:“恁地麻烦。”说话间岳云已进到注册界面。
  只见上面有提示要填笔名,岳飞道:“就填个鹏举吧。”不想填好后却有提示说:对不起,此名已被注册,请重新填写。岳飞皱眉道:“何人如此无聊?俺的名字也要抢。”岳云又填了岳飞,岳云,张宪等数个名字,都被人抢注,岳飞大怒,道:“无聊,无耻,竟有这等事,气煞我也。”说罢抢过键盘,用全拼法打入“怒发冲冠”四个字,不想却一举通过,三人齐声欢呼。
  注册完毕,岳云便将岳飞所写满江红贴了上去,随后便开始刷新,眼看一个时辰过去了,却老也没人跟贴,三人不由气妥,岳飞便道:“先睡吧,夜也深了,明天早上起来看。”岳云等二人甚感没趣,也就睡了。
  次日清晨,岳飞正熟睡间,只听隔壁岳云大喊道:“爹爹快来看,有人跟咱们的贴啦。”岳飞一时被惊醒,一轱碌爬起来,顾不得换衣,飞奔至电脑前,只见岳云张宪二人满脸红光,兴奋不已,便往电脑上看去,只见在满江红下有十数个跟贴,起先一人跟道:“好词,绝妙,读之令人热血沸腾。”后面有人纷纷跟道:“果然好词。”“好。”“妙。”更有人在下面说:“吐血推荐,绝妙好词。”“怒兄真是俺的偶像。”岳飞见了,微微一笑道:“跟贴虽多,但大多是奉承之词,不可太当真了。”
  三人在电脑前坐了一上午,但见跟贴虽不见增加,点数却直线上升,到吃午饭时,已经到了一千多点,岳飞道:“先吃饭,吃完再看,顺便给大家回个贴。”
  吃完饭,岳飞正欲睡个午觉,只听岳云在高声怒喝,道:“岂有此理,卑鄙无耻。”岳飞忙跑到电脑前,问:“何事生气?”
  岳云指着电脑说:“爹爹你看。”只见在满江红最下面,有一人名为哈迷吃,发贴道:“是爱国主义还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评怒发冲冠的满江红。”进去看时,但见洋洋千言,大体是说满江红乃是一首狭隘的民族主义大爆发的词,此词以大汉族主义为其根本特征,歧视女真人,看似爱国,实为狭隘云云,末了讽刺道:“这个名叫怒发冲冠不外乎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这样的人,实为民族团结之大敌,建议斑竹删了此贴,不要让论坛成为民族主义者贩卖其思想的场所。”云云。
  岳飞见了气满胸堂,喝道:“这哈迷吃居然也上网,一派胡言,可恶之极。”张宪道:“到不一定是哈迷吃本人,或许也是冒充的。”岳飞道:“管他真假,此贴不可不回。”说罢顾不得睡觉,口拟回贴一篇,由岳云快速打上,题目就叫:捍卫主权难道是狭隘?――驳哈迷吃之谬论。此篇有两千余字,比之哈迷吃的多了一倍有余。
  打完贴上已是午后,不久就有人名叫梁红玉,跟贴道:支持怒发冲冠,打倒哈迷吃。
  又有一名为铁滑车之人道:哈迷吃是金国的奸细,大家不要上他的当。岳飞见了笑道:“毕竟还是明白人多。”正说间,只见有人名为金兀术,发贴道:这是爱国主义吗?――也谈怒发冲冠的大作满江红。岳飞拍案道:“他也来凑热闹。”岳云道:“待孩儿回他一篇。”说罢便回了一篇名为:什么叫爱国主义?――驳金兀术。
  这时已是下午,论坛上关于满江红的讨论也越见热烈,发言的工有数十人,分别分为两大阵营,一方有梁红玉,铁滑车,牛头山,黄天荡,双枪陆文龙等人,另一方有哈密吃,金兀术,我是女真人,黄龙府等人,岳飞等打了一天的字,不免有些疲惫,岳飞建议道:“今晚出去吃饭,顺便商量一下怎么回答他们。”
  吃罢晚饭,回到电脑旁,打开一看,只见又有新内容,有一人名为秦会,发一贴道:战与和的利弊――论什么是真正的爱国。又有一人名为宋高宗,发贴道:打就能解决问题吗?――与怒发冲冠兄商榷。当既有人道:打倒汉奸秦会,打倒宋高宗。又有人道:请不要轻易打倒,要允许人说话。岳飞怒道:“这两人也来了,好,今晚不睡了,熬个通霄。”
  张宪献计道:“我看在论坛上争论,人多者为胜,元帅何不多注几个笔名,交替使用?此为疑兵之计。”岳云道:“有理。”岳飞沉吟道:“这样怕不好罢,这毕竟不是打仗。让人知道多不好。”
  张宪道:“以前俺听说美利坚有俗话说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想必说的就是这英特网,既然如此,何妨多用几个名字。若是他们用好几个,俺们只用一个,岂不是显得俺们人少,倒是支持他们的人多?反正也没人知道,就多注几个算了。”
  岳飞叹了口气,道:“也罢,就按你说的做。”当下岳云又注了七八个名字。
  话说岳飞等三人一夜没睡,写了两万多字节的长文:永远的爱国主义――兼谈与狭隘的民族主义的区别。此文上下数千年,纵横几万理,三人查了包括十万个为什么在内的十多本参考书,端的是义正词严,热血沸腾。写完后,三人均觉满意,岳飞道:“这一下他们没话说了。”此时天已大亮,三人贴完后就睡了。
  直到下午,三人才起床,顾不得洗脸,便打开电脑,待上网后一看,只见此文后跟了数十个贴子,有叫好的,也有骂的,哈迷吃更发了一长贴,曰:我可以冷笑吗?――驳怒发冲冠之爱国主义。金兀术也发贴道:我害怕这样的爱国主义。秦会也有重量级的长贴,题目叫:秦烩是汉奸吗?――兼谈汉奸的形成和实质。岳飞见了,一阵头晕,道:“实在可气,气死我了。”岳云道:“待我来对付他。”便用新注的笔名靖康耻跟秦会之贴,道:你这狗娘养的给俺闭嘴。才跟完,便有人道:请不要骂人,有理讲理。秦会回道:你不是狗娘养的,你是猪娘养的。岳云大怒,发贴道:你这狗娘养的大汉奸没有权利说话。秦会立刻回道:你这猪娘养的才是汉奸。
  当既有人发贴,道:关于汉奸问题,请看转贴。内附转贴一篇,曰:汉奸发生学。
  宋高宗发贴道:汉奸有没有说话的权利?――谈谈言论自由。岳飞见了说:“这篇一定要回。”便回贴一篇:汉奸有说话的权利吗?
  这时有人出贴道:怒MM息怒,听俺讲几句。岳飞皱眉道:“什么叫MM?”张宪道:“好象是妹妹的谐音。”岳飞又气又笑,道:“真真气死我了,居然把俺当女的。”
  正说间,有人发贴道:关于言论自由,请看什么是自由主义者。有人跟贴道:老大,请不要谈自由主义。岳飞道:“越来越乱了,跑题跑得一踏糊涂。”张宪道:“不如这样,我们不是有好几个名字吗?对每一个不同的问题,用一个名字。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岳飞点头道:“这样也好。”当下三人又是一夜没睡,发了数个长贴:分别叫:爱国主义的实质;汉奸,我永远唾弃你;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写完后,又是东方发白,哈欠连天。
  一觉睡到下午,三人都有点精力不济,岳云上网一看,昨天自己骂秦会的贴子已经不翼而飞,一时大怒,张宪道:“估计是被斑竹之类的删了。”岳飞怒道:“岂有此理,俺一定要讨个说法。”说罢发贴一个,曰:请给我一个删贴的理由。严厉质问斑竹为何删了贴。贴出去不久,有人跟道:有理,俺支持。岳飞等正欣慰间,哈迷吃发一贴道:你以为你是谁?金兀术也发一贴道:斑竹不能删贴吗?秦会也出一数百字节的贴子,道:别摆出一付委屈样。梁红玉出来打圆场,道:怒MM,听俺解释几句。岳云大怒,立刻又发一贴,道:我的贴子错在那里?一时忙乱,却用了另一个ID。此贴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哈迷吃道:请看爱国者的真面目。秦会道:这人究竟有多少个ID?牛头山跟道:用多少ID是别人的自由,与你何干?一时间论坛又乱作一团。
  岳云颇为尴尬,岳飞责备道:“我早说别用那么多的名字。”
  张宪道:“现在最主要的是抓住主要矛盾,问斑竹为什么删贴。”
  岳云又发贴道:请不要转移话题,再问斑竹为什么删贴?
  这时斑竹精忠报国发一贴道:关于删贴的事俺说几句。进去看时,只见里面写着:怒MM昨天有几个灌水的贴子,我把它们删了,主要是为了能让大砖在一版多停留一段时间,这里删贴的尺度比较松,一般只删水贴和广告,特别这两天水比较大,俺删的也就多了一点。
  岳飞皱眉道:“什么灌水大砖,看不懂。”
  正说间,有人发一贴,题目叫:BBS上的灌水与造砖。进去一看,方才了然。
  经过这两天奋战,岳飞等三人深感疲惫,却又欲罢不能,岳飞叹道:“本意是想在网络上找一点有用的东西,顺便也学点知识,却不料搞成这样。”
  张宪道:“不如我们来点高姿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说,顺便也道个歉,这事就算完了,以后也好在论坛继续待下去。”
  岳飞沉吟道:“要我道歉?俺又没错。”
  张宪笑道:“错不错自有公论,先说一声,主要是显得高姿态,更主要的是把这事了结了,并不是说错了。”
  岳飞点头道:“这也有理。这样好了,由我来口述,云儿打字,宪儿在旁边补充。”三人又穷一夜之力,写了一篇三万多字节的文章,题目叫:关于这几天争论的来龙去脉及我的道歉。写完后,三人又看了数遍,贴了出去,岳飞叹气道:“终于把这事了结了,可以睡几天好觉了。”
  次日三人上网来看,只见有无数人跟贴,其中哈迷吃等人也说了一些道歉的话,三人正欣慰间,忽见有人发一万余字节的长贴,题目曰:是道歉还是重新挑起事端?――我看这两天的争论并怒发冲冠的道歉。三人大叫一声,一起昏了过去。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国中网bbs王朔接受百名网虫专访实录!
【堕网之鱼】 
偶像您吃饭怎么这么久啊,看样子我是等不到了。。。。。 - sogo   bozo你来了没有啊帮我占个位子我去看看同事家里可不可以泡网, - sogo 
大家晚上好,我现在已经来到了现场,有什么问题可以开始提问了。 - 王朔 
您想不想得诺贝尔文学奖? - simonx   当然想了,不就是一百万美金吗! - 王朔 
  sogo快来啊。我一屁股坐俩凳子,大伙都要和我急了。 - bozo   bozo我杀回来了!腾个地儿我坐!嘿 - sogo 
  听说你给话剧做过投资,是吗?你会不会给话剧写剧本? - 话剧爱好者   如果说是投资,是给孟京辉的《我爱XXX》,但我不会给话剧写剧本,给他们写现   在基本上是不给钱的。 - 王朔   我特喜欢孟京辉,您对他的实验话剧感觉如何?(记得您曾说过喜欢达里奥佛) - 宁财神   是,你可以参见本站的何东写的文章,我特别喜欢孟京辉的戏,他的达里奥福的 《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我特别爱看,笑得我都快尿出来了。我认为孟导的话剧是中国最好看的,他是中国最有前途和希望的话剧导演。 - 王朔 
  现在在网上盗版严重,各大书库中都存有“看上去很美”的电子版,对这种盗版 你会采取行动吗? - 宁财神   对电子盗版我不会有什么行动,可能没有什么太多的商业行为。 - 王朔 
  王朔,现在你的书盗版的太多了,我都是去新华书店买的,但还是怕是盗版,你能帮我分辨吗? - 钱公子   你不用分辨了,只要你看书印刷的还可以的话就买吧。 - 王朔 
  我帮commando问个问题:为什么他喜欢把男主人公叫方言 - sogo   这个名字是编辑改的,我以前叫他"王八蛋"。 - 王朔   在你小说中出现的很多的"方言"确有其人吗? - 小黑   方言只是一个人称的代指,我第一次用这个名字是在《玩的就是心跳》中,自己   觉得特得意。后来发现这是我们院一个老头的名字。 - 王朔 
  老王:网上有个痞子蔡(台湾)知道吗?有些你的风格。   那厮轮圆了呲,也不过一伪文学青年,根本不是个儿。 - 宁财神   痞子全这样,并不是他有我的风格。 - 王朔 
  王朔老师,请问您是怎样想起“网上小说接龙”这一创意的? - cwd   不是我的创意,是国中网的,我到现在还没有这个想法呢。 - 王朔   王同志:搞个网上“瞎说”接龙是很不错,关键是怎么运做,什么时候能开始? - 老条   那么我就依了你吧,不过得过些日子,因为我现在忙着写小说。 - 王朔 
 的故事起码也得是小学生才能干得了,你是不是记错了时间和地点. - 大骨头汤   我还就早熟了,我上学的时候都有生孩子的。 - 王朔 
  朱文的“痞”还是与您有区别的。相似的更多的是语言风格。朱文与王朔是两代 人,王朔更多的是背叛和玩世不恭,――毕竟是大院里出来的孩子。而朱文更多的是认同下的痛苦与焦虑 - 哈哈   您都看明白了,还用我说什么呢? - 王朔 
  老王,我觉得你丫最傻的一件事,就是和那个姓冯的一块拍那个电影,我是你爸爸, 你说呢. - 大骨头汤   对,你说得太对了! - 王朔 
  老王,我觉得你丫第二傻的一件事,就是建这个网页,后悔了吗? - 大骨头汤   我觉得我还是挺聪明的。 - 王朔 
  《看上去很美》又送光盘,又是精巧的封面设计,却只要多大洋,出这本书你赔 了吗? - 小土豆   没有,我、出版社、零售商、盗版书商都赚钱了,就是读者平均每人赔了20元! - 王朔 
  实际上你以前说的读者群和现在这本看上去很美的读者群是不一样的吧。以前的   那拨也许不能接受现在这种方式,比较曲折点的方式吧。您怎么看。 - bozo   我觉得老的就得换下去,读者也一样呀,就得更新呀! - 王朔 
  你觉得倪萍还是杨谰可爱? - 原始天尊   她们俩岁数都大了 - 王朔 
  王朔,请问“浮出水面”这个小说名和小说内容有什么关系? 
小说名字和内容没什么关系 - 王朔 
  在本论坛刚开张的时候有网友转贴了陈村写你的一篇大文字,接着有人说您特烦 陈村,不知是不是这样,如果让你合现代作家里的某歌人结义兄弟你会选谁?(或者你最欣赏谁?) - -妄说   我不烦陈村,算起来我们还是朋友,他的文章只是爱开玩笑,如果我连这点玩笑   都开不起不就麻烦了吗!另外我和谁也不结义。 - 王朔 
  《看上去很美》是不是你说的一不留神成了《红楼梦》的作品? - 观众   也没准是“飘”呢?反正不是红楼梦就是飘。 - 王朔 
  我觉得看上去很美的结尾有点乱,是您的思路有点乱,还是实际上是我理解不了   的一种秩序那?是您有些着急了吗? -bozo   是我的思路乱,这可能跟我随机的太度有关 - 王朔 
  你看上去很美一回,美出了多少¥呀?!嘻嘻!   不是特别多,相当于一个农民干十五年,没教农业税 - 王朔 
  王志文如果拍给我顶住一定轰动 - jm   点点头:啊,轰动吧。 - 王朔 
  如果生要选个人出来演青年时代的方言(我是指看上去很美的续集),你会挑谁 ? - 宁财神   我还真想不出这个人来。 - 王朔 
  我买了你的一套文集,可惜看了一半才发现是盗版 :( 又让你的收入减少了一部分.你难道不想对此采取一定的措施吗 - 小黑   Re: 我刚花75元买了套盗版,是敦煌出的! - 老条   国家那么多军队和警察都没办法,我有什么办法?! - 王朔 
  以前总是说。玩文学,现在还是吗 - klao   都是一个意思,不过现在不这么说了。 - 王朔 
  能说说中国的女演员你都欣赏谁啊!:p - alian   说个远的吧,法国的我比较喜欢苏菲玛索。 - 王朔 
  王朔你说过的最正经的一句话是什么?你没入党吧,不是"时刻准备着"吧 - ?   我说的就是这句话。 - 王朔 
  谈谈你对"还珠"和赵薇的看法吧! - alian   那都是傻冒。 - 王朔   王朔,对"还珠"这样评价的,你是第一人,我真佩服你。下回见到卖你盗版书的,我一定去举报。决不让你吃亏! - 钱公子 
  老王,我觉得你丫所有的傻事加一块,也没有你今晚到这来冒傻气更傻的了,你说呢 . - 大骨头汤   要不然我没你聪明呢!!! - 王朔 
  你觉得《空中小姐》如何,第一部小说,写的时候是不是也甭痛苦 - klao   我写了十多万字给删成三万,能不痛苦吗? - 王朔 
  还有个问题:《空中小姐》里的王眉是确有其人吗? - style   没那么一人,那是我编的。 - 王朔 
  一个好俗套的问题,也是我这个俗人好想知道的问题,你最满意你文章中那个女性? - titi   我文章中的女性都是一个人 - 王朔 
  你最可心的红颜知己是谁,你敢说出来吗? - 原始天尊   我说出来你也不认识 - 王朔 
  写作的人绝对应该泡网!因为(1)网络增强作品的互动性,能第一时间看到读 者的反应。(2)能刺激灵感,最大范围的搜集素材,能找准热点……所以请王老师多上网,不要跟我们有距离,叫我们想得发慌 - sogo   不会的。 - 王朔 
  你就是通俗点的钱种书,其实那家伙还不如你,他就玩清高,没劲透了。 - bozo   说得没错 - 王朔   谁侮辱我家老钱我跟他急!!我说宝猪妹妹你拍马屁也太不知道轻重了吧 - sogo   说得没错,做错了! - 钝刀   靠!你拍马屁也忒过了点吧?钱钟书不如他?搞错! - titi 

我个人以为:糅合了三部小说的电视剧《过把瘾》比小说《过把因就死》要精彩的多。(也许是男女主角的演义太好)唯一不好的是电视剧的大结局,完全丢失 小说中对俗人爱情的辛辣讽刺的意味,而且也对全剧有一种风格分裂。另外,是 剧本先写就还是小说先写? - 哈哈   小说先写。 - 王朔 
  如果你来当导演,你最想拍的是你作品哪一部? - 小黑   我不想拍自己的作品,如果要拍我倒想拍鲁迅的一部作品。 - 王朔 
  你对第七条军规怎么看? - yhx   只听说过第二十二条军规,你是不是差了15条? - 王朔 
  《看上去很美》 - sogo   农民,看上去很美不怎么样,是个过度产品而已。乱拍啊。 - bozo   盲流!我就是最喜欢这一部!!!! - sogo   作为文学青年,我觉得看上去很美写得不错,另外我最近的电脑坏了而且我还得   了针眼。所以一直没有在网上。 - 王朔 
  你小说中很多少年都喜欢打架,你小时候经常打吗?是属于奋不顾身的那种,还是光喊不上的那种? - 小黑   我属于竟挨打的那种,一旦靠近点就挨打。 - 王朔   咳!你真可怜!你的块儿也不小啊 - 小黑 
当初就是看完您的小说,我才从上海来北京生活的。在写这些小说的时候,您曾 想过会有这么的影响力吗? - 宁财神   Re: 有这么玄乎吗?我是不信! - 老条   我倒也想过了 - 王朔 
  你建网站的目的是什么?给自己的名加点颜色? - Bear   我不用加什么颜色,总共不过两百万网民! - 王朔 
  你最喜欢的是哪一部作品?《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 小土豆   就依了你吧,就是那个吧! - 王朔 
  王朔,你书中的于观、马青、杨重等人是否是你生活中的朋友? - 钱公子   对他们都是我生活中的朋友。 - 王朔   王朔,你身边的朋友都和书里的那样,太有趣了。和他们侃很有意思吧? - 钱公 子   侃多了也挺累的。 - 王朔 
  《新语丝》提问一:有没有听说过网络文学刊物?比如《新语丝》?你能否这些网络刊物写一些文章? - wangpei   我听说《新语丝》,但暂不会为他们写一些文章。 - 王朔 
  《新语丝》提问二:有没有关心过文坛上的一些先锋实验作品?觉得如何? - wangpei   回答问题二 您所指的是前些年的先锋作品吗?请您说得具体些,因为现在的先锋作品太多了。 - 王朔   重复《新语丝》提问二:具体说来,你喜欢苏童、余华、格非、方方、残雪、马原、林染、这一堆人的作品吗? - wangpei   都喜欢,其中就残雪我看着有点费劲。- 王朔 
  《新语丝》提问三:在文学圈子里最让你闹心的是些什么事情? - wangpei   《新语丝》提问四:有没有特别喜欢的作家? - wangpei   对不起,我现在没在文学圈子里。我当然有特别喜欢的作家,你可以参见国中网   网站的一篇答记者问的文章。 - 王朔 

《新语丝》提问五:七年没有写小说,都在干些啥呢? - wangpei   瞎混,天天瞎混,吃饭、喝酒、泡卡拉OK。 - 王朔 
  《新语丝》提问六孩子多大了? - wangpei   重复《新语丝》提问六:写《看》一书时,是否也观察了自己孩子的一些事情作为参考? - wangpei   不好意思,孩子已经判刑了。 - 王朔 
  《新语丝》提问七:一定有很多文学女青年跟你表示过好感,能否请问你一般是怎么处理的? - wangpei   没有这么回事,我原来接到过一封来信,我去见了一面结果太让我失望了,因此再没见过其他的。 - 王朔 
  《新语丝》提问八:现在什么事情可以让你更有成就感? - wangpei   没有什么事情让我有成就感。 - 王朔 
  《新语丝》提问九:你现在也算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了,为什么不设一个王朔文学奖呢? - wangpei   请问什么叫我有一定经济实力了? 我现在其实还很穷。 - 王朔 
  《新语丝》提问十:为什么不写一些杂文之类的东西? - wangpei   它不卖钱,稿费太底。 - 王朔 
  《新语丝》提问十一:对于中国电影的现状,有什么要说的吗? - wangpei   中国现在已经没有电影了,最近也没看过什么电影。 - 王朔 
  《新语丝》问题十二:在冯小刚近期的电影《甲方乙方》《不见不散》里,表现   出一种对你风格的模仿,你对这两部电影如何评价?你对冯小刚导演怎么评价? - wangpei   我没看过这两部电影。对冯小刚也没什么评价。 - 王朔 
  《新语丝》提问十三:除了你自己的作品外,能否给网络上的文学爱好者推荐一些书? - wangpei   推荐书只有鲁迅那些文人干的事,我不给年轻人当老师。 - 王朔 
  《核桃壳》对王朔的提问一:你喜欢摇滚乐吗?你喜欢崔健吗?你和崔健喝过酒吗? - wangpei   我和崔建喝过酒,和他和关系还不错。 - 王朔   ?你最喜欢老崔的那首歌? - huyj   "浪子归"好象是这个歌名。其中有一句歌词是"我要骑上一匹白马,把那时光紧紧追"。 - 王朔 
  《核桃壳》提问五:假如香港中文大学或者北京大学授予你"名誉博士"学位,你   会接受吗?假如浙江大学聘请您去做"中文教授",你会答应邀请吗? - wangpei   让他们都玩去。 - 王朔 
  《核桃壳》提问七:为什么我们中国作家就得不了一个诺贝尔? - wangpei   因为中国作家都得了矛盾奖。 - 王朔 
  《核桃壳》提问九:除了毛主席的诗词,你还读过其他的诗吗?你最喜欢的诗词是哪一首? - wangpei   我还看过唐诗100首,最喜欢的是"抬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 王朔 
  《核桃壳》提问十:中国现在很多事情是能做不能说。作为一个公民,你认为中   国大陆是否应当建立合法的"红灯区"和"赌场"?" - wangpei   这个问题你什么时候选我当人大委员长了再回答你吧。 - 王朔 
  《核桃壳》提问十一:中国古代的文人生活很浪漫,一般都是深更半夜,三四个   好友,童子划着小船诤?铮??聘呈??忱锉б桓雒廊耍?偬??笔钡牧餍懈枨   ?裁吹摹6哉庵稚?睿?训滥悴幌勰铰穑? - wangpei   那得先是地主,怀里抱得美人也不是小保姆或是歌里的小姐。 - 王朔 
  《核桃壳》提问十二:谢谢你今天晚上回答我们的问题,最后一个问题:你相信宗教吗? - wangpei   我都全信了一遍,现在准备信尤太教。 - 王朔 
  有名的,初了你和王小波不是作协的,还有谁,你喜欢王吗? - well   谁说我不是作协的?我没王小波那么有骨气。 - 王朔 
  王朔,你好多作品都拍了电影了,你觉得哪部最好? - 钱公子   阳光灿烂的日子 - 王朔   你对阳光灿烂满意吗,我觉得挺好的,姜文看得懂你的东西。 - bozo   /me 正色道:我很满意。 - sogo   呵呵,我开始喜欢你了。 - bozo 
  你泡妞的经典之作是哪次? - 原始天尊   那就是"一半火焰,一半是海水" - 王朔 
王朔我觉得等你写不出小说了的时候你可能会去开家酒吧茶馆或者被人拉着接你   的旗号作生意那时侯你可能会为多年前生意场上的失败雪了耻了 - ??   人一走茶就凉,那时候谁会拉着我的旗号做生意?我可能会开酒吧,见一个宰一个。 - 王朔 

有一种世纪末情绪。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你最愿意跟谁呆在一起? - wangpei   赶上谁是谁吧,那恐怕是没法挑的吧。 - 王朔 
  你不是爱看侦探小说吗?有没有写完这个系列写侦探小说的打算不过估计你写不 了侦探小说 - ??   我准备写武侠小说,我觉得金兄写的比较差。 - 王朔   金庸写得差?差在哪里?王朔也太狂了吧 - ? 
  你觉得金庸如何?你说打算写以后武侠,你觉得你的把握在哪里?你的优势是什 么? - ?   我觉得他一般,这就是我的优势。 - 王朔 
  我看过2个孩子发表在网上的声称模仿你的小说,得到观者的评语都是"你丫差得   远哪"王朔你搞个王朔小说模仿秀如何? - ??   我没什么意见,但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你来负责吧。 - 王朔 
  hahaha 我家bozo从来大将风度今天见了偶像居然也芳心大乱动不动就激动呀 - sogo   芳心大乱的是位先生吗? - 王朔 
  王朔你上网的感觉好点了吗?还觉得跟网上的人说不着吗?我还是觉得你这样的   人该是个网虫的。只不过不象你写小说那么赚钱。:) ??   我想我将来会上网的,越活越没劲就只有上网了。 - 王朔   王朔,你怎么到活的没劲时才上网,难道你把上网和自杀混在一起 - 秃子   这和自杀不是一回事,没得没劲了就只有上网才能解脱,才能找到生活的意义吗 
  苏童小说中少年暴力写的很细致,看上去血腥味很浓,而你小说中该类描写也不少   ,你不怕担教唆的罪名吗? :) - 小黑   现在的孩子还让我教嗦,他们什么坏不会呀!!! - 王朔 
  王兄,干吗叫“看上去很美”呢?哪儿美? - 强子   我自个儿美,我自个儿的心情美。 - 王朔 
  老王,是不是老了,不再写爱情小说了,如果再写会不会比以前的好? - 观众   我谈恋爱还可以,不算老。 - 王朔 
  能再延长半个小时吗?今天难得这么齐你就再依大家一次吧! - 老条
  我想问个敏感的问题:在您的书里处理“性”的场面都一般都在卧室门口戛然而 止,多是笼统的描述和暗示,偶尔有隔靴搔痒感,现在大家都越写越细了,您会 不会也找机会给大伙来次痛快淋漓的? - -妄说   您要好这口,我下次给您单来一个。 - 王朔 
  朔爷,现在沈旭佳同志在旁边深情地注视着您吗? - 宁财神   没有,都是新认识的妞儿。 - 王朔   Re: 原来你真好这口,佩服!都是你的“迷”吧,您这素材也来的太快了,我说了还不到10分钟呀! - 老条 
  王朔该找个大学进修一下,就当镀金,当流氓也要当高级一点的,对吧? - jm   对呀,说得对呀,但是中国大学就算了吧,我怎么也得是个硕士。我准备去美国   朱丽娅音乐学院去学作曲。 - 王朔   老王,若是不写小说,你会作什么? - alian   那就当做曲家。 - 王朔 
  到美国没被劫吧? - yhx   国泰民安,一次都没有。 - 王朔 
  王兄,您平时是不是挺爱哄人家聊天,您那语言怎么看怎么不象是从书里出来的 ,您都看些什么书?- 强子   我不看书,我就到街上听人说话去,要不你看着新鲜呢!!! - 王朔 
  朔爷,北京现在还有一大仙(王俊),侃得也挺好,您看过他的段子吗? - 宁财 神   是原来北青报的吗?倒是听说过。 - 王朔 
现在在您边上的都是新妞。啥时再写一篇煽情的,与浮出海面叫叫板? - 哈哈   你丫是一流氓吧?怎么老问这问题? - 王朔 
  王朔一个人跟大家打嘴仗累吗?还是过瘾? - ??   也不是我输入文字,一点都不累,改天的我眼睛好我我会挑一个细细的跟他们打 一次嘴仗。 - 王朔 
  王朔,我觉得你再多写几集"编辑部的故事",你的作品就得让葛优演,上海卫视半夜放,我还爬起来看呢。 - 钱公子   我不太同意你的观点,我不打算写了您继续吧。 - 王朔 
我总觉得您写的玩儿的就是心跳看玩的感觉和麦田守望者有点像,可闹不清哪儿像   ,您写的时候参考过么?还是英雄所见略同? - 宝宝哥   这个我还真可以告你实话,确实参考过,但不是塞林格,是法国一作家墨迪亚克,书名就不告你了。 - 王朔 
  老王,国中网的妞还漂亮吗?别看花眼了不理我们哦 - 小黑   挺漂亮的,这就是我上国中网的原因。 - 王朔   王朔你敢回答这个问题吗你来一次国中网他们给多少银子的? - ?   他们鸭一分钱都不给我,我都很气愤,感谢你提出这个问题。 - 王朔   你来国中网一次,可以赚多少钱? - 原始天尊   应该是隐性效应吧。王老来一趟国中网:国中网的人气上升10000点,老王的新旧   作品,发行量净增20万 - sogo   没钱,要是这钱都挣,我成什么人了? - 王朔 
  当了作家之后,您的生活是不是就终结了,没有的可写了? - 强子   当作家是因为没劲,当了作家更没劲了 - 王朔 
  写书难么?是不是闲呆着的时候老有一种欲望,写了也就写了? - 宝宝哥   太对了,没错儿! - 王朔 
  有人说,念书多就念傻了,学历越高越傻,你同意吗? - 乌兰宝力格   分人,有傻的,也有机灵的,钱钟书多机灵啊! - 王朔 
  王朔.我曾经一口气用了三个夜晚看完乐你的'精选--纯情卷'。。。感觉非常不错   。但现在再读你的文章时。这种感觉荡然无存。是时间改变了我还是改变了你? - rainman   是您成熟了 ! - 王朔 
  王老大号召力太强了,拉他到我们主页的bbs来呆会儿就爽了。我说bozo,你看着   有什么好帖子帮我粘下来email给我我去泡方便面了呆会儿回来 - sogo   哎呀,我佩服死了,每个回答都透着机灵。你明儿自个来瞧吧。你那个太慢了,   早给挤爆了。 - bozo   我呸丢我家的人,跟没见过名人似的,我要是他那么大名气我回答读者问题更机灵。一个人出了名就是拽 - sogo   太对了 - GGG 
  哦!原来在街头边听人聊天都可以成作家,那我有时间也多出去听人聊聊(老站在别   人旁边不会被当成小偷吧) - 小黑   关键要领是别把手伸进别人兜里,那你站多长时间别人都不会把你当小偷。 - 王朔   葛优也说他的表演也是出自他爱在街上听人聊天,我看你们两对聊可能灵感会更多- 小黑   葛优一见人就说不出话来。 - 王朔 
王朔王朔我爱你,爱你爱到心窝里;王朔王朔我恨你,恨你恨到骨头里;王朔王   朔我追你,就象猎人追狐狸;王朔王朔我亲你,就象老汉啃玉米。。。。。。 -   暗恋王朔   Re: 王同志,你把这个帖子回好了咱哥们就真服你! - 老条   您是哪个村的老太太 - 王朔   成了名的人都这样,记姓不好,咱俩不一村的吗?:) - 暗恋王朔   那就是分别的年头太长了。:) - 王朔 
  老王没事多来这看看,给你办个站挺辛苦的,你别什么都不管啊.当心以后都不买你书了,让你没饭吃 :) - 小黑   那就由不得您了! - 王朔 
  王老要走了!我要给你写信!给个妹儿地址吧!!!老大 - sogo   wangshuo@bj.china.com - 王朔 
  本人最后一个问题:卡拉OK里你最爱唱的歌是―――― - -妄说   最后一个回答―最爱唱的歌是心太软心太软 - 王朔 
  [画外]   海晴:能保证他是王朔本人么?   sogo姐姐:喝喝,只有王朔才有密码。不过他是一人回答,许多人帮他打字。
医疗幽默爆笑笑话-记性
“我本来希望当一名运动选手,代表国家参加国际性比赛。”  “为什么没有实现呢?”  “因为我这个人记性不好,常常把东西搞混。有一次,我还把垒球误当作铅球扔呢。”  “那你现在做什么?”  “在药房当配药员。”
儿童幽默爆笑笑话-记性差
儿子:“爸爸,你的记性一定不好。” 父亲:“怎么不好?” 儿子:“奶奶常说你娶了媳妇忘了娘。”
儿童幽默爆笑笑话-记性差
儿子:“爸爸,你的记性一定不好。”  父亲:“怎么不好?”  儿子:“奶奶常说你娶了媳妇忘了娘。”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新婚培养计划
有人问新婚不久的王小二:“你婚前说,你结婚后要培养你老婆在厨房里做个经济学家,在客厅里做个贵妇,在卧室里做个荡妇,不知你实现了你的目标没有?”  王小二摇了摇头回答说:“也许是我的老婆记性不好,他把我的要求记混了。依现在的情形,她在厨房里像个贵妇,在卧室里像个经济学家,在客厅里倒是像个荡妇。”
鬼话幽默爆笑笑话-记 性
  一位医生专治记性不好。有患者就诊,医生卖给他一大包药。  几天后,又来,说没见好转。医生又卖给他一大包药。患者走后,医  生对老婆说:“这包药他又忘记拿了,放起来,等下次仍卖给他。”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巧借东风外传
  人物:东吴气象局局长――局;诸葛亮――诸;周瑜――周;门卫――卫;旁白――旁    道具:《少男少女》一本;红包一个;手表两块;破折扇一把;计算机一个;手机一部;放大镜一个;电视天线一根。
  第一幕
  旁白:话说东汉末年,群雄逐鹿。周公瑾火烧赤壁的丰功伟绩想必大家早有耳闻,而我们给您展现的,则是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故事最初发生在东吴气象局局长的家中:
  (室内一桌两椅,周局长端坐桌旁,举着本《少男少女》看得津津有味。此时,门卫走了进来)
  门卫(行纳粹军礼):嗨,孙权!
  局长(起立,还纳粹军礼):嗨,孙权!有什么事吗?
  卫(走近一些,将头伸向局长):头儿,外面有个家伙要见您。
  局:他预约了吗?如果没有,就打发他走吧。没见我正在学习东吴党“三大”关于孙刘联盟建立抗曹统一战线的会议精神吗?
  卫:头儿,那家伙看样子有点儿来头,不好打发;况且我看他不像空着手来的。局(抚摸自己的将军肚):噢~~(几秒钟之后)叫他进来吧。
  卫(行军礼):嗨,孙权!
  局(还军礼):嗨,孙权!
  (门卫下,诸葛亮上)
  诸:哎呀,周局长!久闻大名,如雷灌耳,今日一见,真我之福也!(对观众,轻声地)我先奉承奉承他再说。
  局(略不耐烦地)你是谁呀?找我干什么?
  诸:在下不才,复姓诸葛,单名亮,字孔明,人送绰号卧龙,是刘皇叔的谋臣。
  局:噢,诸葛(猛地,吃惊状)什~~什么?诸葛亮?!(起身,绕诸一周,上下打量,然后对观众)哎呀!此人虽然个头不高,但四只眼睛中射出一股英武之气,不同凡人呐!不过,我还得试探一下。(对诸)你说你是诸葛亮,有谁能证明?现在世上假货太多,前几天我刚买了一条金利来皮带,才扎了一天,打了个喷嚏就给撑断了。我让小海子,就是“打假”的那个王海,给做了个鉴定,才知道那哪是牛皮的,是牛皮纸的。你这诸葛亮也保不准是真的。你有介绍信吗?
  诸(从怀里取出介绍信):这是我的介绍信,上面还有刘皇叔的大印。
  局:好,稍等(取出放大镜,逐行审阅,随后对光检查,再放下信和放大镜,做兴奋状,与诸热情握手,用力地)哎呀,果真是孔明先生!来来来,快请坐!(二人坐好)
  局:孔明先生,您此次来有何赐教啊?
  诸:不敢当!在下听说你们东吴的气象事业非常发达,最近又引进了国外最先进的巨型计算机,现在可以准确无误地预报未来96小时的天气情况。可有此事吗?
  局:先生您的情报系统也够厉害的!不过不是未来96小时,而是未来96小时23分25秒!
  诸:太好了!那您可否赐教一下,近几日来是否有东风呢?
  局:这个问题不好办吧!要知道这可是国家机密啊!不好随便外传的。先生也是干保密工作出身的,这其中的规矩应该知道啊!
  诸:哎呀!您瞧我这记性!(从怀里取出一鼓鼓的红包,在桌上推向局长)这点小意思,还望您笑纳。
  局(拿起红包,捏了捏,放入抽屉):当然,这事儿也不是办不了,毕竟咱们是盟友嘛!不过,我们的计算机还没处理完那些数据。这样吧,您把您的传呼号留给我,到时候我给您打个传呼,怎么样?
  诸:那太好了!不过还有件小事要麻烦您。如果周都督这几天问起天气情况,您可否替我打个马虎眼呢?
  局:先生,先生,先生!您怎么老给我出难题呢?要知道周都督是我的领导,官大一级压死人呐。况且他还是我表叔的堂侄的表哥,我这官就是他给弄的,我怎么好瞒他呢?
  诸:我知道您有您的难处,可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这次到东吴来也没带多少钱,当然,我们本来也没多少钱,就连刚才那点儿小意思,也是当年刘皇叔编草鞋编花篮攒下的。要不这样吧(从腕上摘下表)我这儿还有块瑞士产的雷达表,您要是不嫌弃就收下。
  局(一边收表一边说):先生,您可太见外了!咱们谁跟谁啊?您这么一弄,好像我是个贪财的官僚,只认钱不认人;好像人与人之间只有赤裸裸的金钱关系似的。好,为了您这位够意思的朋友,这个谎我帮您圆!不过我常听别人说,诸葛亮的智慧都体现在他那把羽扇上。您可不可以把您的羽扇送给我呢?
  诸:这好说!不过今天我是微服私访,怕被别人认出来,也就没带。您也知道,我那羽扇就跟我的名片似的。这样吧,明天我派专人给您送来,怎么样?
  局:那太好了!咱们一言为定!
  诸:那在下告辞了。恕不远送。
  诸(边退场边对观众说):这个姓周的,比周扒皮还狠呢!
  第二幕
  旁白:两天后,诸葛亮应周瑜之约,前往东吴都督府商谈军务.
  诸(手执破折扇):刚才,那位周局长给我打来传呼,说据气象预报明天下午两点开始刮东风,而且一刮就是三天,还是六级大风呢!真太令我高兴了.什么?您各位问这把扇子?实不相瞒,我的羽扇送给了周局长,可东吴这儿除“四害”工作不得力,蚊子太多,所以我只好拿它赶赶蚊子了。(说话间,到了都督府)公瑾在家吗?
  周:哎呀,孔明兄,你总算来了,一切可好?
  诸:好,好!公瑾,我看你红光满面,一定有什么喜事吧?
  周:不瞒您说,我刚从跑马场赚了20万,准备破曹之后带小乔去夏威夷度二次蜜月。哎,孔明兄,你先前总是手执羽扇,风度翩翩,今天怎么这么掉价儿?
  诸:啊?噢……公瑾有所不知,刘皇叔近日正在军中搞整风严打运动,要领导干部以身作则,把我们的工资都降了两级。为了节约,也为作表率,所以我拿了把破折扇。
  周:孔明兄,这也太寒碜了。这样吧,我送你一把羽扇,如何?
  诸:这在好不过!可刘皇叔的严打之中也领导干部的受贿问题,这事儿要是让他知道了,我今年的奖金就泡汤了。
  周:你们实在太惨了!要知道我们这儿连吃饭都是公费报销。
  诸:你们太幸运了!对了,你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周:现在曹军已中了我们的连环计,火烧曹军战舰的内因已具备,就差外因中的东风了。不知兄台有何高见?
  诸:在下不才,少十研读过《周易》,懂得些法术,愿助公瑾一臂之力,自明日下午两点起借得三日东风,怎么样?
  周:此话当真?若是借不来呢?
  诸:那在下随都督处置。但若是在下借来了,也不求别的,您开的东吴船舶大托拉斯的股份给我六成,怎样?
  周(掏出计算器,计算状):孔明兄,你的胃口太大了点儿吧?这不等于我把公司让给你了吗?我只能给你三成股份,怎么样?
  诸:公瑾,你太小气了!难道我孔明的命就值你三成股份?怎么说我还顶三个臭皮匠呢!
  周(思考中):请稍等片刻,我昨晚喝了杯凉茶,正闹肚子,等我先去更衣。(周瑜下,上前,左顾右盼,以手掩鼻)昨天就让他们来修这抽水马桶,到现在还没修好,看我怎么炒他们的鱿鱼!(从怀中取出大哥大,拨号)喂,气象局吗?我找周局长……哦,你就是?太好了!我是周瑜。小周啊,我问你,最近几天有没有东风啊?……没有吗?……好,太好了!改天我请你喝酒!再见!(将手机放入怀中,转一圈后上来)孔明兄,这个赌我打定了!来,咱们“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要”。明天我静候你的佳音。
  (二人下)
  第三幕
  旁白:第二天中午,周瑜早早的来到祭风台。
  州(急急忙忙的上):各部门注意,摄像、音响、灯光,各就各位,随时准备拍摄诸葛亮跌分的镜头!
  诸(缓步而上,手执电视天线):公瑾来的好早啊!
  周:孔明兄手里拿的是什么?
  诸:哦,这是一件宝物,名曰“如意金箍剑”,可长可短。
  周:这是哪产的?
  诸(面向观众,微笑的):这是山东实中工艺品厂的专利产品,专利号为007。此乃居家旅行、装神弄鬼之必备物品。货到不多,预购从速。有意购买者请与销售科“章京上行走”梁成先生联系,电话:666741,简记为“六六六气死你”。
  周:原来如此!孔明兄能否帮我买一把呢?
  诸:没问题!我让他给你打八八折。
  周:太感谢了!那请登台做法吧。
  诸:公瑾,能否借手表一用?我的三天前被人偷走了。
  周:小CASE!(递表给珠)孔明兄,你看我这表,这是我托鲁肃在联合国开世界环保大会时从瑞士捎来的真正的雷达表,还是27钻的呢!
  诸:果然是好表!(戴上表,缓步登台,执天线而立):《祭风文》晴,我所欲也,风,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晴而取风者也。生,我所欲也,股份,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股份者也。(看表,)开始倒计时:Five,Four,Three,Two,One.Come.Come.
  周(迷眼状):唉吆我的天哪,怎么这么大的风啊?!(摇头叹息)孔明真神人也!可怜我那五成的股份!看来和小乔的夏威夷浪漫之旅的计划要改一改了!(落魄,下)
  诸(左顾右看,轻声的)他忘拿表了!(窃喜,下)
Copyright@http://www.ksiso.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