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趣又有讽刺的笑话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霸王别姬之IT新篇
  阳光慢慢渗进来,照在项羽那张棱角分明的黑脸上,他吸了口三条五,烟丝缓缓从嘴角中飘扬而出,白雾中依稀可见爬满了红丝的眼眸充满了忧郁…… 
  连续一个月了,他基本上可以说没有合过眼,每天晚上就是在他那一百平方拥有无敌大海景的办公室的电脑前发呆:俺真的要被淘汰出这个网络时代的游戏么?不,曾经,项羽是中原网络业界四大天王,从一个月收入只有五百元的普通程序员,白手起家,创立西楚网(xichu.com),在群雄并起逐鹿中原的网络战国时代奋然崛起,迅速成为中原最著名的门户网站,连续三年在cnnic调查中遥遥领先名列前茅,继而又毫不费力在西洋那死大个股市上市,成为中原科技股成功登陆西洋股市第一家,项羽也因此身家飙升,年纪轻轻就成为了业界第一富翁…… 
  多么美好华丽的过去啊,这一切于他曾经是毫不费力唾手可得的,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网站访问量一落千丈?他的在富翁榜上的排名渐渐落后于那个该死的竖子刘邦甚至到了破产的边缘?什么时候,什么原因?他项羽苦苦思索还是没有结果。
  [垓下聊天室]
  霸王:打令,俺不明白嘛,刘邦那小混混,无才无德胡同窜子一个,丫凭什么跟我项羽争天下?TMD可恶!555555……
  虞姬://comfort霸王
  虞姬轻轻地安慰霸王……
  霸王:真搞不懂,想当年中原还没有普及因特得耐的时候,丫还在胡同里拖着两管鼻涕到处窜的时候,俺们已经搞起这玩意来了。论资力经验,丫有啥资格和俺比?丫不就是那点儿下三滥炒作功夫了得嘛,嘿嘿,俺是不屑跟丫玩这道而已,要玩,他哪里是俺手脚!只恨当年鸿门宴召开互联网讨论大会,没狠心把他那小公司开除出去,落下的祸根……
  虞姬::-) 
  虞姬是项羽的最亲密的网友,当年霸王项羽刚上网,去腻了西洋声色犬马的网站,看腻了没穿衣服的美眉之后,就来到垓下BBS社区贴帖子灌水玩。那次他写了这么一个抒情诗:    如果咱要有一万贯银子,咱就可以开公司;    如果咱要有一万贯银子,咱就可以泡美眉。    问:咱有一万贯银子吗?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咱到现在还是穷光蛋一只;    所以,咱到现在还是臭光棍一条。    所以哪,亲耐的朋友,俺乃:    ――双光居士是也!
  帖子贴出后,马上就有个ID名为“轻侮肥羊”的家伙不知死活就撞上来,对项羽风趣幽默胜王朔,嬉皮深刻灭小波的文才大为倾倒,回帖曰:    奴家在垓下社区轻轻独舞着,    GGMMJJDD们投来异样的目光,“傻B!”    可奴家不在乎,    让奴家飞扬的,     是双光居士绝代风采!~~~*~~~ 
  项羽读罢,当时就没faint过去,半天没回过神来,来回揉了七八十遍眼睛,然后双手合十,念念有词:“谢主赐我如此情深美眉,我想我也没别的追求了,只愿主再保佑咱一回,可别让这美眉是只恐龙就行了,咱这下辈子就一条巷子跟着主走到黑了……”
  一番祈祷之后,项羽翻烂了痞子王朔的大部分著作,颠来倒去看了二三十遍周星星演的《大话西游》,对着镜子观摩了个来钟头,然后自信地对着镜中自己说:“能,我项羽今遭一定能脱离光光的苦海生涯!有王朔和周星星两老师做俺坚强后盾,偶是流氓偶怕谁?”
  豁出去了都。项羽又是派烟又是笑脸,终于从社区管理员手中得到了该名美眉的资料和e-mail,原来“轻侮肥羊”名唤虞姬,乃是货真价实一美眉。
  项羽当时就把从《大话西游》抄来的并结合自身情况修改了无数遍的情深款款情书一封mail过去,信中极尽煽情之能事,名必呼“哼泥”,言必称“心肝baby”――
  “现在,有一段纯真的爱情摆在了俺的面前了,俺告诉自己,要好好珍惜哦,如果哼泥你不答应,俺就等,如果上天问我:你要等多久呀?俺就毫不犹豫地答,俺愿意用一生时间去追求,如果非要俺在这段时间加个期限什么的,俺愿意是:一万零一年!比周星星的还长!”
  果然信刚寄出没几分钟,马上收到虞姬的回信,也是情意绵绵地,充分体现了一个美眉对才子的崇拜爱慕之情。眉来眼去,两人干柴烈火一拍即合,在icq上,在聊天室里,两人卿卿我我旁若无人,很快就到了海誓山盟非君不嫁非女不娶的地步,这段网恋,更曾经被远在流求的一哥们编成一小书,便是后来在网络上风靡一时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了。^_* 
  虞姬是项羽生命中第一个相信如无意外也是最后一个美眉了。虞姬在后来项羽的事业中也起着举足轻重的影响:正是在虞姬甜言蜜语的似水柔情的精神刺激下,项羽一改从前懒散的性格,并萌发自主创业的念头;正是在见多识广的虞姬的从旁谋策下,项羽开始了艰苦的创业。可以说,没有虞姬,就没有西楚网大业,就没有项羽曾经光辉的宏业。
  那时候中原的IT业还没有发展起来,上网也只是极少数人的玩意,高昂的网费使的因特地耐只是贵族的游戏而已。但是,虞姬在西洋留学的时候,就接触了这玩意,她依稀开到了interner的明天,在西洋已是极其普遍,可是在中原大地却还没有发展,于是她建议项羽要把握时机,争当头一个吃螃蟹的人。
  在创业之处,项羽碰到了不少难题,比如人才稀少,比如资金短缺。但在虞姬的支持下,他硬是凭着一股牛劲挺了下来。由于当时在中原做这生意的很少,人们普遍认为这是扔银子的可笑勾当,项羽几乎是独此一家经营,没费多大劲,他的西楚网很快就成为了中原第一大网站。
  虽然月月赔钱,举步维艰,甚至项羽自己本身都产生了放弃的念头,虞姬从旁开导,说网络就是新生活,说网络明天更美好,项羽才勉强支持下来。果然不出所料,一年后,网络在中原大地有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迅速发展,老百姓对这玩意充满了好奇,加上中原电信部门的适时减价,网民数量几何级增长,在几乎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最早经营的西楚网也就毫不费力成为中原网络老大哥,之后虽又有刘邦为代表的老狐狸网(iamfox.com)异军突起,但也仍动摇不了西楚网中原第一大网的地位,项羽根本不把小报记者出身的刘邦放在眼内。
  IT业界总是风云万变令人措手不及的。事情转折、局面突变是在那一次事件当中,事发时甚至聪敏如虞姬也是毫不觉察,它带来的后果也始料不及的。
  话说有一次,一个青楼歌女李MM由于被一风流公子高干子弟包养起来,通过关系,该歌女进入了大学堂跟公子哥们同堂读书。当时封建制度严格,男女不得同堂,甚至女子被认天生是奴婢,无才便是德,这下可是无异是触犯了天条。尽管该名公子把事情包得严严实实,可终究被刘邦和项羽二人知了,这条新闻如经报道是极能吸引网民眼球的。
  当时项羽的态度是不屑此道,他的网站每天有比这更吸引人的新闻,这些私房小事实在不能登出糟蹋了他的清誉。可是在小报记者俗称狗仔队出身的刘邦看来,立马嗅出了其利用价值。
  在其直接领导下,狐狸网策划了一个专题,题目是“青楼女子李MM入学大学堂是不是有辱俺们男人尊严?”专题在刘邦这前度小报记者手下做来可谓是轻车熟路得心应手,再在其得意助手主页高手萧何操刀下,两下子就弄了出来放在狐狸网主页上。
  专题一出,果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男人们久未爆发的荷尔蒙激素是彻底被挑逗出来:“岂有此理,这么一个婊子也敢跟俺们男人一起上学念书,这不是对俺们男人最大的耻辱吗?” 
  狐狸网上,马上掀起了腥风血雨,吃饱饭没事干的男网民同志们的才华彻底在狐狸网的BBS讨论区上得以充分发挥,各种极尽挖苦能事的刻薄骂贴铺天盖地而上,有一叫蒋郎憔悴的无聊哥们撰写的《李MM大学堂入学八股文》在狐狸网发表,引来了数十万人次的点击,无疑是火上加油……狐狸网的访问量直线狂飙,甚至几度抛离了西楚网,当刘邦看到有关数据时,得意地一拍大班桌大笑道:“黑老项啊黑老项,在网络时代你注定是我刘邦的手下败将!”
  那边厢,项羽坐在无敌大海景的办公室里急得直骂娘,只恨自己错过了机会。可是时不待人机不再来,在此次炒作下,刘邦及其狐狸网的知名度猛然提高,在一个月后的cnnic调查中立杆见影,几乎不用怎么拉票,狐狸网异军突起跻身于前十位置。
  可项羽不在乎,甚至不放狐狸网在眼内:“嘿嘿,刘邦这竖子不就是靠他那哗众取宠的下三滥手段加上瞎猫碰上死老鼠歪打正着来的么?下次他就没有这么好运气啦!”
  于是在不久后,在鸿门召开的网络业界研讨大会,刘邦以黑马姿态获得参与权利,会议期间有人批评刘邦炒作手段恶劣,其网站内容粗俗不堪,大大影响网络的纯洁高大光辉形象,建议开除他出会议,作为会议主席的项羽潇洒挥手,表示其宽容大度:“刘邦同志还是好同志嘛,他年纪轻轻就闯了名堂,不容易啊。我们对待同志,是应该以教育手段为主嘛,刘邦同志的问题,也可以作为此次会议的议题的,至于刘邦同志及起狐狸网,作为网络的生力军,我看没有必要开除出去的嘛。”会后,鸿门宴上,项羽甚至还主动和刘邦拉手以示亲民。
  也就是这次会议,刘邦以金钱加美女手段,笼络了许多业界大腕,撬挖了大批技术精英加盟,不到两个月,狐狸网已脱胎换骨今非昔比了,雄厚的技术实力作为后盾,刘邦萧何老练的炒作手段,到半年后又一次cnnic调查,狐狸网远远抛离西楚网坐上IT界头把交椅时,项羽尤在梦里:“TMD,这是真的吗?”   IT业界永远是很真实,很现实的,成则为王,败则为寇,不允许“心太软”的,到项羽明白这些道理,他的西楚网已是江河日下成为昨日黄花了,股价大跌,客户一个一个的走掉,他一帮曾经和他出生入死的手下技术精英倒戈相向跳到狐狸网……他只能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叹气,后悔那次鸿门宴为何不把对手除掉……一切已是“当爱已成网事”了,徒叹奈何!
  明天,他就要到法院申请破产了,就要离开这间见证着他事业起落跌宕的办公室,明天,他就要告别IT界了,何去何从,他心里还没有个底,可是这并不重要,他心里唯一只剩一个结还没解…… 
  [垓下虚拟社区]
  日期:2000年7月31日    信区:爱情故事发信人:xiangyu(西楚霸王)    标题:献给虞姬MM的诗――《垓下歌》
  俺就要离开这个社区离开这个业界了,心里还有个人忘不了,可是,俺是清楚的,你跟这我是没好结果的,所以,俺们分手吧。
  可是临走前,俺有件事放不下的,那就是,咱俩在网上轰轰烈烈爱过了这一回,可是真还没见过面呢,俺特想见见你都长了啥样?
  虽然你说距离是俺们的保护伞,虽然……俺都不管了,想见你,明天上午晌午,江东乌江边,俺会举着一把蓝色的雨伞,等你,不见不散。
  最后俺琢磨一打油诗献给你,吾爱――
  挨踢界兮多渣子,    心太软兮机已逝。    机已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爱死你。
  次日,乌江边,人们都看见一个这么一个身材魁梧、黑乎乎的壮实哥们,居然不伦不类地举着一把蓝色的、上面绘着Hello Kitty的雨伞,象只怀春的小绵羊一般痴情得翘首等人,其恶心状就差点没让大伙呕吐,可这哥们还蛮自我陶醉的样子,孤芳自赏着哩。
  他等到了吗?
  忽然,人群中一声娇滴滴地叫唤:“羽哥……”
  是她了!她来了!人来人往,芸芸众生,过客匆匆,人群中她独自骄傲盛放……项羽闻声回头――   但这一眼,饶是他胃口极好吃嘛嘛香什么都消化得来,他还是忍不住,把昨晚胃里的可乐、黄水都给吐出来了:但见眼前这胖妞,扎着两粗大麻花辫子,泡水面包一般的身段,好比发了福的美少女战士,脸上饱经革命的风雨磨练满是息火火山……
  faint!一个把持不住,昨夜辗转难眠以致精神虚弱的项羽脚一软站立不住人就往乌江里坠落,耳际虞姬声嘶力竭的叫唤、蓝天白云一切一切都在项羽的远远消逝而去了。
  几百年后,人们回忆起当年中原网络血战的IT数字化英雄项羽,还忍不住感慨:“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可是,穷尽人们的想象力,也想不出项羽竟是为一恐龙踩死的,幸运成为网络为恐龙谋杀致死的第一人:)
  2000年7月31日凌晨3时 北京
名人幽默爆笑笑话-最好的作品
大仲马曾和一个女栽缝生下一个男孩,他就是《茶花女》的作者小仲 
马。 
1852年,小仲马的话剧《茶花女》初演受到热烈欢迎。他打电报给当 
时流亡在布鲁塞尔的大仲马说:“巨大,巨大的成功!就像我看到你的一 
部作品初上演所获得的成功一样……” 
对于儿子在文学上的巨大成就,大仲马自愧不如;他既有父亲的高 
兴,又有同行的妒忌,他风趣回答说:“我最好的作品就是你,我亲爱的 
孩子!”
名人幽默爆笑笑话-林语堂
被称为“幽默大师”的林语堂(1895--1976年),一生著作甚丰,  其中最畅销的是1937年完成的《生活的艺术》。该书在美国已经发  行了40版以上,历经数十年不衰。  林语堂不但文章好,而且言谈风趣。有一次,纽约某林氏宗亲会邀  请他演讲,希望借此宣扬林氏祖先的光荣事迹。这种演讲吃力不讨  好,因为不说些夸赞祖先的话,同宗会失望,若是太过吹嘘,又有  失学人风范。  当时,他不慌不忙地上台说:“我们姓林的始祖,据说是有商朝的  比干远相,这在《封神榜》里提到过,英勇的有《水浒传》里的林  冲;旅行家有《镜花缘》里的林之洋,才女有《红楼梦》里的林黛  玉。另外还有美国大总统林肯,独自驾飞机越大西洋的林白,可说  人才辈出。”  林语堂这一段简短的精采演讲,令台下的宗亲雀跃万分,禁不住鼓  掌叫好。  然而,我们细细体会他的话,就会发现他所谈的都是小说中虚构的  人物,或是与林氏毫无关系的美国人,并没有对本姓祖先进行吹嘘,  诚然幽默可喜,不愧为是中国的“幽默大师”。  林语堂以他对中国文化的研究蜚声海外。他的《吾国吾民》译成西  班牙文后,他在南美的知名度也提得很高。当进,巴西有一位贵妇  人,内心钦慕林语堂,恰好有人赠给名马一匹,于是给这匹马取名  为林语堂。后来,这匹马参加马赛,巴西各报,都以大幅标题登出  “林语堂参加竞赛”。比赛结束,这匹马没有得名次,当日晚报的  标题就成了“林语堂名落孙山”,而夺标的马倒没有消息。  消息传到美国,有人将此事告诉林语堂,林语堂微微一笑,说:  “并不幽默。”
名人幽默爆笑笑话-林语堂
被称为“幽默大师”的林语堂(1895--1976年),一生著作甚丰,  其中最畅销的是1937年完成的《生活的艺术》。该书在美国已经发  行了40版以上,历经数十年不衰。  林语堂不但文章好,而且言谈风趣。有一次,纽约某林氏宗亲会邀  请他演讲,希望借此宣扬林氏祖先的光荣事迹。这种演讲吃力不讨  好,因为不说些夸赞祖先的话,同宗会失望,若是太过吹嘘,又有  失学人风范。  当时,他不慌不忙地上台说:“我们姓林的始祖,据说是有商朝的  比干远相,这在《封神榜》里提到过,英勇的有《水浒传》里的林  冲;旅行家有《镜花缘》里的林之洋,才女有《红楼梦》里的林黛  玉。另外还有美国大总统林肯,独自驾飞机越大西洋的林白,可说  人才辈出。”  林语堂这一段简短的精采演讲,令台下的宗亲雀跃万分,禁不住鼓  掌叫好。  然而,我们细细体会他的话,就会发现他所谈的都是小说中虚构的  人物,或是与林氏毫无关系的美国人,并没有对本姓祖先进行吹嘘,  诚然幽默可喜,不愧为是中国的“幽默大师”。  林语堂以他对中国文化的研究蜚声海外。他的《吾国吾民》译成西  班牙文后,他在南美的知名度也提得很高。当进,巴西有一位贵妇  人,内心钦慕林语堂,恰好有人赠给名马一匹,于是给这匹马取名  为林语堂。后来,这匹马参加马赛,巴西各报,都以大幅标题登出  “林语堂参加竞赛”。比赛结束,这匹马没有得名次,当日晚报的  标题就成了“林语堂名落孙山”,而夺标的马倒没有消息。  消息传到美国,有人将此事告诉林语堂,林语堂微微一笑,说:  “并不幽默。”
名人幽默爆笑笑话-最好的作品
大仲马曾和一个女栽缝生下一个男孩,他就是《茶花女》的作者小仲  马。  1852年,小仲马的话剧《茶花女》初演受到热烈欢迎。他打电报给当  时流亡在布鲁塞尔的大仲马说:“巨大,巨大的成功!就像我看到你的一  部作品初上演所获得的成功一样……”  对于儿子在文学上的巨大成就,大仲马自愧不如;他既有父亲的高  兴,又有同行的妒忌,他风趣回答说:“我最好的作品就是你,我亲爱的  孩子!”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精忠报国之BBS版
  话说岳飞辞去了元帅之职,带着岳云张宪二人回到了汤阴老家。汤阴县的地方官员等少不得又忙了一阵,当晚摆了酒席为岳飞一行三人接风。席间岳飞眉头紧锁,闷闷不乐。汤阴县的知县见了,心下不安,便问道:“元帅为何事烦恼?莫不成还在为秦烩等议和之事闹心?”
  岳飞叹了口气,道:“即不在其位,便不谋其政,岳谋即已解甲归田,朝廷的事,还去想他作甚?只是有一桩事,俺从小便闲不住,总要有点事做做才好,岳云和张宪更是年轻人的性子,象这样长久无所事是,岂不憋坏了他们?想来想去又没什么合适的事做,是以烦恼。”
  知县听了不禁微笑道:“原来如此。元帅不须烦恼,下官到有个主意,包元帅和二位公子每天有事做不说,还可学到最新的科学知识,对二位公子以后转业到地方工作不无好处,且花费不多,元帅大可承担得起。”
  岳飞听了,忙问道:“是什么事,你且道来。”
  知县道:“现今全国都在搞一个叫网络的东西,据说是从万里之外的美利坚传入我国的。上网已成为我国青年的一件大为时髦之事,前几天我看了邸报,上网的人被称为新新人类,网虫一族,可见其热。本县在上个月正式开办上网业务,网费一个时辰四钱银子,话费一个时辰三钱,如网费一次性交一两,元帅如有兴趣,下官这就让人给元帅办好,即时开通。元帅上网后,不仅可消磨时间,学习电脑网络知识,更可了解最新的军事情报和军事学术届的最新研究成果,对元帅以后复出也是一件大有脾益之事。”
  岳云张宪听了鼓掌道:“妙极,妙极,咱们早是不曾听说有这样的好事,早知道,在部队上就上了。”
  岳飞沉吟一会道:“既是如此,就烦劳贵县给咱办一下这事,费用俺们还是该交多少就交多少便了。”
  次日电信局之人便来岳飞家安装,来时方知岳飞家尚无电脑,电信局的人少不得又解释了一翻,岳飞虽觉麻烦,且一百两银子一台的电脑又价值不菲,禁不住岳云张宪的一再掇窜,也就答应去卖一台。
  正要出门,却见有人拜访。原来是汤阴县鹏举电脑有限公司的经理听说岳爷要上网,特来赠送本县新进抗金牌电脑一部,岳飞见了忙说:“这如何使得?”经理道:“岳元帅乃是国家的大功臣,理应享受这等待遇,些须小事,何足挂齿,元帅一定要收下,这是本公司莫大的荣誉。”再三再四,把电脑留在了岳飞家中。
  电脑公司的人才走,电信局局长又来,岳飞忙迎入。局长道:“昨夜局里开了紧急会议,一致认为元帅一家精忠报国,素为我等敬仰,且汤阴小县,能出元帅这样一个大人物,也是无尚的光荣,会议因此决定,元帅家的上网费和电话费并入网费全免,俺特来象元帅说一声。”
  岳飞大惊道:“俺何德何能,岂能享受如此待遇。”
  局长道:“元帅不须客气,在下等恨不能为元帅做更多的事。”说罢告辞而去。
  岳飞叹道:“能得父老如此关爱,俺此生也不虚了。”
  闲话休说,当晚岳飞岳云等三人便上网流览,果然是美不胜收,应有尽有,三人先去看了关于军事方面的一些网站,又开始看其他。忽见有一个链接曰论坛,岳云道:“这论坛不知是什么东西,俺看在线人数有一千多,想必是一个好所在,何不进去看看。”说罢用鼠标点了一下。
  进得论坛,却原来尽是些文章,三人点了几篇看了,颇觉不错,再看几篇,又觉无聊,张宪无意中点了一下刷新,却又见有了几篇。三人看了半天,但见论坛内各种文章鱼龙混杂,也有好的,也有差的,也有搞笑的,也有悲哀的,也有古典的,也有现代的,也有诗词,也有小说等等,不一而足。岳飞看了半天,微微摇头,道:“这里面好东西是有的,差的也不少,譬如这古诗词,实在是不堪入目。”
  岳云忽道:“爹爹不是写过一篇满江红吗?何不就贴在上面,也好让他们见识见识。”张宪大声叫好,岳飞笑道:“贴出来没的惹人耻笑,而且俺拼音不熟,打字慢。”岳云一叠声的道:“不怕不怕,我来贴,正好我在部队上当过几天打字员,倒也不慢”于是便点了一下加贴。
  岂知点完后,却有提示说:“如果您是新用户,请现在注册。”岳飞眉头一皱,道:“恁地麻烦。”说话间岳云已进到注册界面。
  只见上面有提示要填笔名,岳飞道:“就填个鹏举吧。”不想填好后却有提示说:对不起,此名已被注册,请重新填写。岳飞皱眉道:“何人如此无聊?俺的名字也要抢。”岳云又填了岳飞,岳云,张宪等数个名字,都被人抢注,岳飞大怒,道:“无聊,无耻,竟有这等事,气煞我也。”说罢抢过键盘,用全拼法打入“怒发冲冠”四个字,不想却一举通过,三人齐声欢呼。
  注册完毕,岳云便将岳飞所写满江红贴了上去,随后便开始刷新,眼看一个时辰过去了,却老也没人跟贴,三人不由气妥,岳飞便道:“先睡吧,夜也深了,明天早上起来看。”岳云等二人甚感没趣,也就睡了。
  次日清晨,岳飞正熟睡间,只听隔壁岳云大喊道:“爹爹快来看,有人跟咱们的贴啦。”岳飞一时被惊醒,一轱碌爬起来,顾不得换衣,飞奔至电脑前,只见岳云张宪二人满脸红光,兴奋不已,便往电脑上看去,只见在满江红下有十数个跟贴,起先一人跟道:“好词,绝妙,读之令人热血沸腾。”后面有人纷纷跟道:“果然好词。”“好。”“妙。”更有人在下面说:“吐血推荐,绝妙好词。”“怒兄真是俺的偶像。”岳飞见了,微微一笑道:“跟贴虽多,但大多是奉承之词,不可太当真了。”
  三人在电脑前坐了一上午,但见跟贴虽不见增加,点数却直线上升,到吃午饭时,已经到了一千多点,岳飞道:“先吃饭,吃完再看,顺便给大家回个贴。”
  吃完饭,岳飞正欲睡个午觉,只听岳云在高声怒喝,道:“岂有此理,卑鄙无耻。”岳飞忙跑到电脑前,问:“何事生气?”
  岳云指着电脑说:“爹爹你看。”只见在满江红最下面,有一人名为哈迷吃,发贴道:“是爱国主义还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评怒发冲冠的满江红。”进去看时,但见洋洋千言,大体是说满江红乃是一首狭隘的民族主义大爆发的词,此词以大汉族主义为其根本特征,歧视女真人,看似爱国,实为狭隘云云,末了讽刺道:“这个名叫怒发冲冠不外乎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这样的人,实为民族团结之大敌,建议斑竹删了此贴,不要让论坛成为民族主义者贩卖其思想的场所。”云云。
  岳飞见了气满胸堂,喝道:“这哈迷吃居然也上网,一派胡言,可恶之极。”张宪道:“到不一定是哈迷吃本人,或许也是冒充的。”岳飞道:“管他真假,此贴不可不回。”说罢顾不得睡觉,口拟回贴一篇,由岳云快速打上,题目就叫:捍卫主权难道是狭隘?――驳哈迷吃之谬论。此篇有两千余字,比之哈迷吃的多了一倍有余。
  打完贴上已是午后,不久就有人名叫梁红玉,跟贴道:支持怒发冲冠,打倒哈迷吃。
  又有一名为铁滑车之人道:哈迷吃是金国的奸细,大家不要上他的当。岳飞见了笑道:“毕竟还是明白人多。”正说间,只见有人名为金兀术,发贴道:这是爱国主义吗?――也谈怒发冲冠的大作满江红。岳飞拍案道:“他也来凑热闹。”岳云道:“待孩儿回他一篇。”说罢便回了一篇名为:什么叫爱国主义?――驳金兀术。
  这时已是下午,论坛上关于满江红的讨论也越见热烈,发言的工有数十人,分别分为两大阵营,一方有梁红玉,铁滑车,牛头山,黄天荡,双枪陆文龙等人,另一方有哈密吃,金兀术,我是女真人,黄龙府等人,岳飞等打了一天的字,不免有些疲惫,岳飞建议道:“今晚出去吃饭,顺便商量一下怎么回答他们。”
  吃罢晚饭,回到电脑旁,打开一看,只见又有新内容,有一人名为秦会,发一贴道:战与和的利弊――论什么是真正的爱国。又有一人名为宋高宗,发贴道:打就能解决问题吗?――与怒发冲冠兄商榷。当既有人道:打倒汉奸秦会,打倒宋高宗。又有人道:请不要轻易打倒,要允许人说话。岳飞怒道:“这两人也来了,好,今晚不睡了,熬个通霄。”
  张宪献计道:“我看在论坛上争论,人多者为胜,元帅何不多注几个笔名,交替使用?此为疑兵之计。”岳云道:“有理。”岳飞沉吟道:“这样怕不好罢,这毕竟不是打仗。让人知道多不好。”
  张宪道:“以前俺听说美利坚有俗话说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想必说的就是这英特网,既然如此,何妨多用几个名字。若是他们用好几个,俺们只用一个,岂不是显得俺们人少,倒是支持他们的人多?反正也没人知道,就多注几个算了。”
  岳飞叹了口气,道:“也罢,就按你说的做。”当下岳云又注了七八个名字。
  话说岳飞等三人一夜没睡,写了两万多字节的长文:永远的爱国主义――兼谈与狭隘的民族主义的区别。此文上下数千年,纵横几万理,三人查了包括十万个为什么在内的十多本参考书,端的是义正词严,热血沸腾。写完后,三人均觉满意,岳飞道:“这一下他们没话说了。”此时天已大亮,三人贴完后就睡了。
  直到下午,三人才起床,顾不得洗脸,便打开电脑,待上网后一看,只见此文后跟了数十个贴子,有叫好的,也有骂的,哈迷吃更发了一长贴,曰:我可以冷笑吗?――驳怒发冲冠之爱国主义。金兀术也发贴道:我害怕这样的爱国主义。秦会也有重量级的长贴,题目叫:秦烩是汉奸吗?――兼谈汉奸的形成和实质。岳飞见了,一阵头晕,道:“实在可气,气死我了。”岳云道:“待我来对付他。”便用新注的笔名靖康耻跟秦会之贴,道:你这狗娘养的给俺闭嘴。才跟完,便有人道:请不要骂人,有理讲理。秦会回道:你不是狗娘养的,你是猪娘养的。岳云大怒,发贴道:你这狗娘养的大汉奸没有权利说话。秦会立刻回道:你这猪娘养的才是汉奸。
  当既有人发贴,道:关于汉奸问题,请看转贴。内附转贴一篇,曰:汉奸发生学。
  宋高宗发贴道:汉奸有没有说话的权利?――谈谈言论自由。岳飞见了说:“这篇一定要回。”便回贴一篇:汉奸有说话的权利吗?
  这时有人出贴道:怒MM息怒,听俺讲几句。岳飞皱眉道:“什么叫MM?”张宪道:“好象是妹妹的谐音。”岳飞又气又笑,道:“真真气死我了,居然把俺当女的。”
  正说间,有人发贴道:关于言论自由,请看什么是自由主义者。有人跟贴道:老大,请不要谈自由主义。岳飞道:“越来越乱了,跑题跑得一踏糊涂。”张宪道:“不如这样,我们不是有好几个名字吗?对每一个不同的问题,用一个名字。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岳飞点头道:“这样也好。”当下三人又是一夜没睡,发了数个长贴:分别叫:爱国主义的实质;汉奸,我永远唾弃你;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写完后,又是东方发白,哈欠连天。
  一觉睡到下午,三人都有点精力不济,岳云上网一看,昨天自己骂秦会的贴子已经不翼而飞,一时大怒,张宪道:“估计是被斑竹之类的删了。”岳飞怒道:“岂有此理,俺一定要讨个说法。”说罢发贴一个,曰:请给我一个删贴的理由。严厉质问斑竹为何删了贴。贴出去不久,有人跟道:有理,俺支持。岳飞等正欣慰间,哈迷吃发一贴道:你以为你是谁?金兀术也发一贴道:斑竹不能删贴吗?秦会也出一数百字节的贴子,道:别摆出一付委屈样。梁红玉出来打圆场,道:怒MM,听俺解释几句。岳云大怒,立刻又发一贴,道:我的贴子错在那里?一时忙乱,却用了另一个ID。此贴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哈迷吃道:请看爱国者的真面目。秦会道:这人究竟有多少个ID?牛头山跟道:用多少ID是别人的自由,与你何干?一时间论坛又乱作一团。
  岳云颇为尴尬,岳飞责备道:“我早说别用那么多的名字。”
  张宪道:“现在最主要的是抓住主要矛盾,问斑竹为什么删贴。”
  岳云又发贴道:请不要转移话题,再问斑竹为什么删贴?
  这时斑竹精忠报国发一贴道:关于删贴的事俺说几句。进去看时,只见里面写着:怒MM昨天有几个灌水的贴子,我把它们删了,主要是为了能让大砖在一版多停留一段时间,这里删贴的尺度比较松,一般只删水贴和广告,特别这两天水比较大,俺删的也就多了一点。
  岳飞皱眉道:“什么灌水大砖,看不懂。”
  正说间,有人发一贴,题目叫:BBS上的灌水与造砖。进去一看,方才了然。
  经过这两天奋战,岳飞等三人深感疲惫,却又欲罢不能,岳飞叹道:“本意是想在网络上找一点有用的东西,顺便也学点知识,却不料搞成这样。”
  张宪道:“不如我们来点高姿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说,顺便也道个歉,这事就算完了,以后也好在论坛继续待下去。”
  岳飞沉吟道:“要我道歉?俺又没错。”
  张宪笑道:“错不错自有公论,先说一声,主要是显得高姿态,更主要的是把这事了结了,并不是说错了。”
  岳飞点头道:“这也有理。这样好了,由我来口述,云儿打字,宪儿在旁边补充。”三人又穷一夜之力,写了一篇三万多字节的文章,题目叫:关于这几天争论的来龙去脉及我的道歉。写完后,三人又看了数遍,贴了出去,岳飞叹气道:“终于把这事了结了,可以睡几天好觉了。”
  次日三人上网来看,只见有无数人跟贴,其中哈迷吃等人也说了一些道歉的话,三人正欣慰间,忽见有人发一万余字节的长贴,题目曰:是道歉还是重新挑起事端?――我看这两天的争论并怒发冲冠的道歉。三人大叫一声,一起昏了过去。
Copyright@http://www.ksiso.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