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话语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古代幽默爆笑笑话-无功受禄
晋朝某皇帝得太子,赐群臣汤饼宴,有位大官起立曰:"贺陛下祠嗣之有人,愧吾等  无功而受禄。"  帝正色曰:"卿何语!此事岂可使卿等有功?"  小和尚
有个小和尚,三更半夜拿根长竹竿跑到院子里,对著夜空又挥又打,闹得不可开交。  终於,惊动了老和尚。老和尚喝问道∶「三更半夜不睡觉,你在搞什麽鬼?」小和尚  诚惶诚恐鼓起勇气的回答∶「师傅,我想要天上的星星,可是,不管我怎麽努力的挥  打,始终就是打不下来……」老和尚一听顿时火冒三丈,破口大骂道∶「你这个大笨  蛋,连这麽简单的问题也不知道,真是蠢得不可原谅。站在那种地方怎麽打得到…。  你不会爬到屋顶上。」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舌战群儒之IT篇
  却说鲁肃、孔明在长安大戏院辞了玄德、刘琦,坐电梯望写字间来。二人在电梯中共议。鲁肃说:“待会见了公司总裁,可别提曹操网站兵多将广,又得了拿屎待客的IPO哦。”孔明一撇嘴:“咱是什么人啊…”说话间,已到公司大门,鲁肃请孔明先同前台妹妹聊会天,自己找公司总裁孙权去了。孙权正在同诸位CXO在开会,听说市场总监鲁肃回来了,赶紧问:“子敬去探得怎样?”鲁肃说:“孩子没娘说来话长啊。”孙权打开OUTLOOK将曹操的收购意向的EMAIL给鲁肃看。大致内容如下:“操听命于VC,奉钱伐罪。旄麾南指,网站莫不束手,嘉里之民,通通望风归顺。今统美刀数亿,带宽千兆,欲与将军会猎于光华长安,共伐骚狐,同分股票,永结盟好。幸勿观望,速赐回音。”鲁肃问:“您老觉得…?”孙权神经质地动着鼠标并不答话。运营总监张昭说:“曹操钞票多多,CNNIC排名第一,实在是难以抗拒你的容颜哦。给我一个拒绝的理由先?”众CXO皆曰:“子布之言,正合天意。”孙权深谙沉默是金,开始把玩在美国白宫购得的正宗古巴哈瓦那GOOD-TASTE雪茄。张昭又说:“我看不必多疑。如果并购,咱们公司员工…”孙权依旧低头不语。
  闷了一会儿,孙权拿了杯子出了会议室,鲁肃说空调太冷,跟了出去。四下无人,孙权拍着鲁肃的肩膀,分给一枝雪茄,说:“你丫倒也说话呀!”鲁肃受宠若惊,急欲表白:“刚才那帮鸟人,害你呢!您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公司给卖了呢?公司里别人都可以,您可就不行啦。”
  “说来听听?”
  “公司卖了,象咱这样,慢慢混也是个什么O啊;您老干嘛去呢?顶多是个董事,要车没车,的票还没得报,连个PPMM都没得跟,岂不太不爽了?大家都有小算盘哦…”
  “他妈妈的,还是咱哥俩好!可是操这厮刚在拿屎待客上市,又吞并了诸多网站,恐怕…”
  “我刚才路过楼下骚狐,把诸葛瑾的弟弟诸葛亮找来了,你看看他怎么说。”鲁肃心想,到长安大戏院喝花酒的事就别提了,公司财政正困难呢,省得孙权听了心疼,分心。
  “那个什么卧龙睡上铺先生来了?”
  “现在估摸在外面技术部的机器上CHECK MM的EMAIL呢。”鲁肃知道,孔明没什么MM,八成在看操网的新闻频道。
  “那还不快把他请到忠义堂杀杀那帮鸟人的嚣张气焰,我就不去了。”孙权心想,做好REPORT把VC对付了先。
  鲁肃连忙去找孔明,在技术部寻了半天,结果在总裁办公室外面找着了。正陪助理MM聊得热火朝天,互留手机相约七夕呢。鲁肃暗叹:“世风日下啊,孔明这呆头鹅也开始B2B,泡MM了”
  到了会议室。一班CXO二十余人,一水公司LOGO的棉质T-SHIRT,怕是某次活动没发完的。鲁肃介绍说,总裁依据在美国读MBA时教授先生教导的理念,要求统一着装,据说有助团队精神,同时防止自然资源浪费,可见是个环保主义者。孔明逐一相见,各问姓名。交换完名片,坐于客位。张昭等见孔明丰神飘洒,器宇轩昂,帅哥气十足,很不以为然。
  张昭首先发言:“听说孔先生自比丁磊。真的吗啊啊啊????”
  孔明:“啊你个头啊,啊,咱自比丁磊怎么啦?咱还没自比逼儿?该死呢!要说那是刘备太臭,没兵没将,我有什么办法?多亏了咱还会上市,这个你行吗?就知道在这坐着发依妹儿,咱们楼上楼下的老邻居,也没看你给咱提供啥PAGEVIEW的说。”
  这一篇言语,说得张昭并无一言回答,红了脸擦黑板去了。心里暗道,这小子嘴巴这么厉害,怎么以前去骚狐没见识过,哪天把他挖过来,唉,股票期权现在是骗不了人啦。
  座上忽一人抗声问:“曹操那么多PAGEVIEW,你就不怕?”
  孔明视之,乃技术总监虞翻也。
  孔明说:“曹操号称百万PAGEVIEW,水分大着呢,咱虽然不多,但以一当十,都是咱狐扯来的忠实用户,乘以10也和曹操差不多啦。”
  虞翻不能对,自己网站的用户还不多半是以手机为诱饵请大一学生们注册的,埋头在卸掉了软驱的偷食粑笔记本上做会议记录。果然技术总监,键法奇快,非独孤九键可比,都是在聊天室练出来的。
  座间又一人问:“孔明是不是想学苏秦、张仪呀?”
  孔明视之,乃市场部步骘也。
  孔明:“是又咋啦。你也配谈苏秦、张仪?!!人家苏秦揣着六个跨国大公司的总裁章,张仪也两次被某国际知名投资机构俜为资深顾问,请问您老先生是…”
  那步骘只是个部门经理,顿时默然无语。他没有雪茄可玩,纸烟又太软太细没什么好玩的,只好象个中学生似的转笔。
  忽一人问曰:“孔明以为操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孔明视其人,乃薛综也。
  孔明:“曹操乃工贼内奸也,又何必问?”
  薛综:“这话就不对了。INTERNET传世至今,天数将终。现在操大康(CaoDotCom)已有天下三分之二,人心所归,皆以为门户,敢问先生IE首页可是http://dailynews.cao.com.cn?”
  孔明厉声曰:“薛敬文说出这种话实在让人心寒啊!难道贵公司员工不把自己的网站做自己的首页么?现在曹操跑到拿屎待客上市,走资本主义的尾巴路线,而且洋钱都让鬼子赚跑了,如此篡逆之心,天下有人民币而无美刀之士所共愤。你的立场都站到哪里去了?还是回家多学学实践论和矛盾论,没受过三讲教育的人,跟小MM聊天去吧。”
  薛综满面羞惭,不能对答。他那套和小MM聊天胡搅蛮缠打情骂俏的本事被孔明这么一说,倒也拿不出手了。
  座上又一人应声问:“操可是名门望族。你家刘备虽说出身中国的MIT美国的清华德国还是美国的?待考,克来顿,不过是在建国门外面玩了回滑板,和中关村卖光盘差不多,也称什么数字英雄。哪有人家根正苗红?”
  孔明视之,乃陆绩也。
  孔明笑曰:“根正苗红又咋啦,那更不应该反社会主义。我家刘备虽然玩滑板,但志向远大。你丫一个偷公司鼠标垫回家自己用的毛头小子,懂啥?”
  陆绩语塞,赶紧缩回双手,上面戴了他在COMDEX CHINA 2000展览会上用IBM工程师赠给他的名片换来的CISCO手表呢。感觉自己夕阳武士的形象全给毁了。
  座上一人忽曰:“孔明强词夺理,不必再言。请问孔明常去哪个BBS,发过什么帖子没有?”
  孔明视之,乃严峻也。
  孔明:“什么BBS,聊天室之流,都是骗小MM们的FOCUS和FEELINGS的FOOLISH举动,舞文弄墨安能兴邦立事?”
  严峻低头丧气而不能对,心想:水母青蛙这样的BBS丫的想来也不放在眼里,俺只是区区一副版主,而且不是什么谈情说爱,飞跃重洋这样的热门版,唉。
  忽又一人大声曰:“我知道你这种只会说大话的人,写不出论文,可能连学位都没拿到呢,也不怕在座的洋博士们笑话?”
  孔明视其人,乃汝南程德枢也。
  孔明:“没有又咋啦?鲁迅有学位么?钱钟书也没得博士论文的作。Lea Mating(李梅亭),就是围城里那个头薅得跟葛优似的,各著名学报上发的兼职广告都没你发的PAPER多,还不是一样混了个主任。” 
  程德枢不能对。他熬了个冷门洋博士回来,盼着回来在B大做个学术带头人,可是专业实在太冷,没什么经费,还不如来网站混呢。
  当时还有张温、骆统二人想发言。忽一人破门而入,媚声说到:“孔明可是当世帅哥,数字英雄的开路先锋,你们这些人在聊天室斗嘴上瘾了,空谈误国啊。诸葛DD,过来过来,可有GF没?二天给你绍介一个先。”众视其人,乃零陵人,姓黄,名盖,字公覆,现为公司财务总监。
  此话一出,顿时勾起诸人心里永远的痛。以下辩论MM不宜,进而少儿不宜,逐步沦为大学男生宿舍卧谈会里的糟泊毒草,侃到兴头上大家早就忘有个什么操大康的事了。 
  纯为搞笑而作,没有下回分解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新鹿鼎记之妖怪培养计划
  作者arshioul
  傻小子令狐冲命大福大,刚刚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被华山大学小人系开除,就被同校不务正业系的元老风清扬看中,拉到了不务正业系。
  姜是老的辣,风清扬看出令狐冲性格放荡不羁,不拘泥于传统理念,有创新精神,还带点藐视权威的胆识。只要悉心培养,不出十年,必是一代网络老鸟,不名则已,一名惊人,不废则已,一废冲天,无人能出其右。先扶植他办学生企业,再想办法进一步发展坐大,然后是吞并市场,兼并竞争对手,把企业办成跨国型的世界大企业,一举挤进世界500强。
  到时候令狐冲的公司上了市,发行股票,扩容,二次发行股票……自己是他的教练、顾问、恩人、领队兼老保姆,不仅拥有大量股票期权,分红多多,还能气死嵩山大学空闻方丈校长,武当山大学的张三丰道长校长,趁机将这两所学校兼并过来,我来任校长。风清扬晚上躺在床上做梦越想越美,口水流了一地。
  于是风清扬第二天起来,宏伟的学生企业领袖妖怪创业孵化器计划马上开动。
  计划参照了娱乐界包装娱乐明星的流程,融入了IT业界的管理人才培训、体育明星的体能锻炼、社交界的交际功能训练、心理学的挫折训练等等先进的妖怪培养理念,中国网络界的一只年轻的妖怪就这样冉冉升起。
  8:00~9:00AM,互联网通用语言培养,内容广泛,针对互联网上的各种主流文化语言,有英语、汉语、德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俄罗斯语、阿拉伯语等等,目的是打好令狐冲的语言基础,为跨文化、跨国家、跨地域的经济交流做好准备。课程结束休息10分钟;
  9:10~10:10AM,风清扬独创的“独孤九剑”黑客编程、反黑客编程、黑吃黑编程,内容有九个部分:破域名、破IP地址、破服务器、破路由器、破负载均衡器、破电子邮件服务、破程控交换设备、破缓存区、破局域网终端。
  这部分课程是整个妖怪培养计划的重点之一,成败的关键,目的是培养攻守皆备的军地两用人才,和平时期能抵御网络流氓的不良性侵犯,战争时期能进行网络大战,摧毁敌方的网络通讯,造成混乱,为联机作战我方的神族盟友航空母舰机群的大举进攻,创造有利条件。课程结束休息10分钟。
  10:20~11:20AM,企业领袖妖怪管理技巧课程,内容有商业计划书的枪手撰写,隐瞒真相、欺骗VC,管理团队之威逼利诱,普通员工的招募(包括挖墙脚训练),财务做假帐、避税,客户虚情假意肉麻微笑服务等等。这部分课程是管理的重点,以后企业出效益就要靠这部分,是非成败在此一课。课程结束休息10分钟。
  11:30~12:00AM,表扬能力训练,内容有欺上瞒下,栽赃陷害,满天叫屈,狗眼看人,两面派大变脸等等,这部分课程属于辅修课程,时间较短,但是也要认真学好,以求达到“忍人所不能忍,做人所不能做”,“要多牛有多牛,要多贱有多贱”的地步。
  12:00~12:05PM,宗教祈祷训练,内容有阿门,上帝保佑,感谢赞美主等,主要是让精神有所寄托,祈祷被伤害的人们及其冤魂不要来搞打击报复,不要搞恐怖主义,他们都是为了光荣的事业而牺牲的。 
  12:05~12:35PM,午餐时间,这也是一种修炼,会设有专门反间谍成员,传授防毒、验毒的技巧,此外,还必须将午餐全部吃完,一丝半点不得浪费,培养企业领袖妖怪的节约意识和紧迫感。
  12:35~13:00PM,午睡时间,这是按照花旗国白宫的作息特征CAT NAP,人家叫猫盹,风清扬这里叫妖怪打坐,有中国特色。
  13:00~14:00PM,个人魅力训练,内容有走路、站姿、坐姿、穿着、衣服搭配、演讲、辩论、歌唱、舞蹈、文学,还有泡妞实用技巧,如搔首弄姿、抛媚眼、接吻、抚摸……(编者按:以下内容少儿不宜,删去XXX个字,请大家自己想像)课程结束休息30分钟。
  14:30~16:00PM,NBA篮球训练,完全照搬,开赛先唱国歌,然后是四节制比赛,每节15分钟,中间有三次休息,每次3~5分钟,剩下的一些时间属于技术暂停时间。这个训练不是玩,而是培养妖怪的团队合作和拼搏意识,面对强敌,能团结一致,克敌制胜。课程结束休息30分钟。
  16:30~17:00PM,放松训练,这是为了可持续发展考虑,内容有卡拉OK,洗桑拿浴,高尔夫球,保龄球,酒吧娱乐,扔飞镖,看书,按摩,看电影,打联机游戏D版帝国时代II等等。本课程结束不休息。 
  17:00~18:00PM,开会谈判训练,现代商业会谈兼有会议和谈判的性质,时间长,细节多,斗争性强,有向奥林匹克马拉松发展的趋势,对选手的耐力、体力都有很高的要求。
  风清扬安排了13名神经病人,一字排开,同时与令狐冲对话。他们一个个前言不搭后语,思路混乱,应付一个就很头疼,何况要应付13个。令狐冲在这个项目上一直表现得不太好,其实风清扬对这个实验期望值也不高,因为的确很难。
  可是练着练着,令狐冲突然开了窍,他能把自己也变成一个神经病人,说话含糊不清,颠三倒四,毫无逻辑性,13个神经病人都缠不过他。风清扬大喜,逢人就讲,这次他走运了,找到一个高智商的偏执狂弟子。花旗国的电影导演根据这个题材,拍出了很多另类的电影,其中有两部,一个叫“晴人”,另一个叫“爬进疯人院”,都得了大奖。
  18:00~19:00PM,晚餐及看电视新闻联播节目。
  19:00~23:00PM,夜间打工兼挫折训练,风清扬把令狐冲安排在朋友不戒和尚的“不戒酒吧”作酒保打工,那个地方是三不管区域,治安情况很恶劣,又是红灯区、贫民窟,人口组成十分复杂,毒贩、逃犯、妓女、嫖客、密探、间谍、变态狂、同性恋之流经常在此出没。
  风清扬煞费苦心,想要锻炼令狐冲一番,没想到令狐冲适应能力很强,入行没多久,调制鸡尾酒的功夫练得纯熟,人又长得英俊,流行歌曲又唱得好,还懂乐器,会谱曲,立刻成为“不戒酒吧”的主持人、歌手、酒保兼大众情人,集三千宠爱于一身。
  他自行谱曲、演唱的同性恋文化歌曲《兄弟》,是第10届同性恋大会的主题曲,为“不戒酒吧”引来上万名同志。演唱那天,酒吧被挤得水泄不通,摩肩接踵,玻璃砸掉,桌子踩扁,楼面挤塌,门面撑大,所有的饮料价格TRIPLE,仍然全部被一售而空,最后不戒和尚连自来水都冒充矿泉水拿出来买,还是被人大扔臭鸡蛋。
  情况发展得不可控制,居然有青红帮和袍哥两路黑帮要挟不戒和尚,声称要包掉令狐冲。不戒和尚自己很想跟风清扬讲,把令狐冲永远留在他酒吧里做摇钱树,不过令狐冲自己不同意。
  “不行,”令狐冲大摇其头,“因为我已经被包掉了。”
  “已经被包掉了?不可能啊,老弟,你才出道啊。噢,我知道,你想多要点钱,年轻人,没关系,开个价吧?” 
  “我不骗你,我的确已经被包掉了。包我的人是恒山女子模特网站两位CXO,定闲女士和定静女士。”令狐冲平静地回答。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李宽戒网
  李宽戒网已有半年多了。 十多年未曾谋面的老同学从国外回来,挂电话邀李宽到酒店一叙,李宽兴高采烈而去, 敲开房门,见到屋内架势,却瞠目结舌。只见房内数人正围着桌上几台电脑、 MODEM、 几根电话线端正而坐,居中的一位中年妇女正侃侃而谈,身边的听讲者个个虔诚认真, 如痴如醉。李宽一看,便彻底明白了,原来又是INTERNET。 这种阵式李宽已见识过好多次,两年前他曾被一位早就完全记不起名字的初中同学骗去 听了一次“网课”;一年半前到某个度假村度假的时候被一群头扎黄丝带的网商用地毯 式轰炸方法抢走了半天的游玩时间;大半年前,李宽还被一位被他抛弃的老情人诓去听 了一场网大会;几天前,一伙网虫还拉他到青秀山,烧烤玩了一整夜。 李宽久经这种考验,临危不惧不惧,先与老同学礼行问候叙旧,然后端坐于床沿,磨刀 霍霍,严阵以待,兵来以便将挡,水来则用土掩。 老同学用很亲切的语言及表情,把李宽介绍给室内的四位朋友,一位从台湾来的妇人, 一位香港来的瘦子,两位本城的人:一位是胖子,另一位是很年轻的姑娘。姑娘长得很 漂亮,李宽便多看了两眼。介绍完毕,台湾妇人率先关心李宽,问李宽在做什么工作。 李宽回答说没有工作,一介无业游民。香港瘦子先乐了,说那你来得正好,来得正是时 候。李宽很客气地笑了笑,没有回问他,如何来得好,如何来得正是时候。 老同学指着台湾妇人,对李宽说,她原是一位大小姐,祖父是教授, 父亲是将军,原 本性格乖僻,爱玩爱享受。老同学说到这里,台湾妇人便大笑插言道,我还好吃懒做, 脾气臭臭呢。于是大家都笑了,等着老同学说下文。老同学说,她后来参加了我们的组 织,发现了人生的最大意义,从此改变了一生。李宽笑了,这次只有李宽一个人笑,显 得很孤单。李宽笑完后对老同学说,你不要用组织这个词,你从国外来,不知道这个词 我们用惯了别的意思,容易误会,容易把人吓跑的,你说的应该是公司的意思吧。老同 学说,也不完全是公司那么简单,应该说是一种事业,一种人生的存在形式,比方说吧 ,今天晚上我们要去听一位传奇人物的演讲,这位传奇人物你知道多有号召力么?我们 几千人从全世界四面八方来,就为了今晚听他一次讲课。你看到了,她从台湾来,他从 香港来,我从美国来,在这间房间里就有四个国家来的人。我们的事业遍布全世界三十 六个国家,大家长途跋涉自费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来接受这位传达人物给我们的帮助 。你说,这难道只是做生意这么简单的事么?李宽看了看那台湾妇人和香港瘦子,摸摸 鼻子说,好象台湾和香港还算不上国家吧。台湾妇人先是愣了愣,然后很大声地笑了, 笑着说那是李登辉的事情,我们不管。李宽说,我很想管,介是我管不上。李宽说完也 笑了。大家见李宽玩了一点点幽默,就都很配合地一起笑了。 李宽对INTERNET事业的红火形势还是略知一二的。李宽不明白的是这位老同学怎么也举 着一杠大旗杀了回来,听说此人在美国读了文学硕士,何以不搞文学?不过细想之下, 李宽也就不太奇怪了,想来中国人在别人的国家是搞不了文学的,老外写的那些鸡肠总 不能和中国人的方块字搅到一块儿,倒是INTERNET能搅到一起。 老同学问李宽的经济情况,李宽回答说还过得去。老同学问李宽真的是无事可做么?李 宽回答说千真万确。老同学便说,这样不就证明了我们有缘么?今晚我要带你去见见我 们那位传奇人物,见过之后你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李宽说我小时候跟大人们上北京 见毛主席席的时候就以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老同学知道李宽确实上北京见过毛主席 ,便乐了,哈哈笑着说那时候我们可真羡慕死你了。香港瘦子这时便插话说,今晚你跟 我们去见了这位传奇人物,一定就像你见毛主席那样,会改变你一生的。 李宽笑笑说,我这一生已经改变过好多次,再也不想改了。 台湾妇人给李宽倒了一杯茶来,李宽道谢连连接过茶杯时,她娇声责备老同学说,好朋 友来了也不倒一杯茶,难怪你现在才做到“蔚蓝”子爵哪。老同学嗬嗬一笑,说大姐批 评很对,我一定要多多向你学习。台湾妇人所说的“蔚蓝”子爵,是她们这些网虫的级 别标志,分公、侯、伯、子、男五个爵位, 再配以七种颜色交错组合而成系列, 李宽 那位诓他去参加INTERNET大会的不计前嫌也不怕老公吃醋的老情人,便在这个系统做到 靛青男爵。台湾妇人坐到李宽身边,对李宽说,看见你这么年轻,我真的很鼓舞哪。这 句话把李宽吓了一跳,幸亏台湾妇人的话没有停顿,才没有让李宽产生误会。台湾妇人 说,我像你这样年轻的时候呀,真是什么东西都不信的,第一次有人向我介绍 INTERNET,把我带去网大会,见到人家在讲台上激动得要死哭天抢地,还笑人家,说怎 么这样嘛,好神经病哪!台湾妇人很亲切地拍了拍李宽的肩膀说,你这样和和气气地听 我们说话,态度这么友好,真是一个INTERNET的好人才,起点很高,会很快成功的。你 知道么,我以前骂我的老师还骂得很凶呢,我骂他叫我去INTERNET太瞧不起我了。其实 呀,后来我跟着老师多上了几次,多听了几次网虫们的现身说法,才开始慢慢接受了它 。我慢慢去做,慢慢才认识到这份事业才是我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你有这种悟性,应 该度一度,慢慢认识。上不上你可以自由选择,但是有没有机会参加,就要看有没有缘 份了,今天你到我们这里,说明你真的是有缘分的。你知道么,外面抢着要进会场的有 好几千人呢,标都抢光了,我们的标到现在都没落实到手。隔壁有个新加坡来的,说要 用一张回程机标换一张入场的标,还换不到呢。不过你放心,我们一定能帮你抢一张来 。李宽说,我没有兴趣上网,不必麻烦大家帮我任职了,君子不夺人所爱。 本地胖子问李宽,为什么不喜欢。李宽回答说,我没有喜欢也没有不喜欢,对互联网这 种东西我无从判断它的是非好坏,我只是不想。老同学说,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它。李 宽说,不管了解还是不了解,我确实是没有兴趣。香港瘦子说,既然你不了解,就不能 说自己有没有兴趣,应该先体验体验再说。李宽说我也不了解地球引力的作用,可我没 有打算自己跑到十八层楼上跳下来体验体验再说。可是人活着总得找点什么事做一做吧 ? 说话的是那位一直没有出声的漂亮姑娘。李宽转过身子正对着姑娘说,你说的没错,不 过这世界上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我不一定非要做INTERNET。 话音刚落,香港瘦子便鼓起掌来,啪啪作响。李宽不明所以,回头看那香港瘦子。香港 瘦子拍完掌后说,你这句话我起码听过三次,讲这句话的人当时都觉得很有道理,但后 来都不这样认为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我给你讲个事实你就知道了,我们网上,有很多 人原来都不上网的,他们有的是银行经理、企业家,有的是学校老师,有的原来还是画 家,音乐家,他们本来都以为他们有着很值得做的事情,没错,那些事都很值得做,但 他们现在都认为,世界上还有一样更加值得做的事情,就是网上冲浪!不是有篇《网上 自有颜如玉》的文章吗?……李宽想,这香港瘦子说的那位音乐家如果原来真是个音乐 家的话,现在则一定不是音乐家,而是在五线谱上画符的工匠。但李宽没有把这拘话说 出来,而是对他们说,INTERNET是否值得,我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老同学很用力地 摇头说,你没有吃过西瓜,怎么知道西瓜好不好吃呢?要知道大海有多么宽阔,你得上 船出海才知道。大海有多大,我看电视就知道了。李宽回答说,至于西瓜好不好吃,我 也没打算知道,我不吃西瓜也一样可以活着。香港瘦子很诧异地问,你就活着这么简单 ?李宽说,你认为人活着越复杂就越好么?香港瘦子说,总应该做点事业。李宽说,不 做事业不是更简单更好?香港瘦子说,生活应该越丰富多彩越地,不做事业怎么会有人 生色彩。李宽说,我要是把时间都花去做事业了,色彩不就太单一了么,这显然就更加 不会丰富多彩了嘛。 老同学用了很悲悯的目光看着李宽说,没想到你……,要是大家都像你这样,国家怎么 兴旺发达!李宽开解老同学说,你放心,你我这样的人你见不着几个,不然INTERNET上 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网虫。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计算机语言
五花八门的计算机语言常常使我们程序员搞不清正在使用的是哪一种。下面的一次小 型会议将有助于澄清你的疑惑。 任务:射你自己的脚 c:射你自己的脚。 c++:你不留神生成了一堆你自己的实例,所以只好挨个射他们的脚。紧急援救是 不可能的,因为你不知道哪个是你的真拷贝,哪个只是指向你的指针。 fortran:你逐个射你的脚趾,一直循环到射没了所有的脚趾,然后你读入下 一只脚并重复之。如果你没了子弹,你也得接着射,因为你没有意外处理机制。 pascal:编译器不允许你这么干。 ada:在你仔细地包装好了你的脚后,你试图以并行的方式上弹,扣扳机,尖叫, 并射你自己的脚。然而,当你试了一下后,发现你的脚类型不对。 lisp:你用拿着枪的四肢拿着的枪射你的拿着枪的四肢。 forth:。脚的己自你射 prolog:你告诉程序你想射你自己的脚。程序会自动找到具体的计划,不过语 法上是不允许把这些计划告诉你的。 basic:你用水枪射你自己的脚。如果是在大系统中,重复直至你的下半身被水 浸没。 visualbasic:你其实只是装出好象是射了你的脚的样子。不过你觉得这 么干更有趣所以也不在乎倒底射没射。 unix: %lsfoot。cfoot。hfoot。otoe。ctoe。o %rm*。o rm:。onosuchfileordirectory %ls % paradox:不但你可以射你自己的脚,你的用户也可以。 access:你用枪瞄准了你自己的脚,但子弹却把旁边所有标着borland 字样的软盘打出了洞。 assembler:你试图射你自己的脚,结果发现你还得先自己来制造出枪支, 子弹,瞄准具,和你的脚。 modula2:当终于明白用这个语言什么也干不了时,你一枪射穿了你的脑门。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李宽戒网
  李宽戒网已有半年多了。
  十多年未曾谋面的老同学从国外回来,挂电话邀李宽到酒店一叙,李
宽兴高采烈而去,敲开房门,见到屋内架势,却瞠目结舌。只见房内数人
正围着桌上几台电脑、 MODEM、几根电话线端正而坐,居中的一位中年妇
女正侃侃而谈,身边的听讲者个个虔诚认真,如痴如醉。李宽一看,便彻
底明白了,原来又是INTERNET。
  这种阵式李宽已见识过好多次,两年前他曾被一位早就完全记不起名
字的初中同学骗去听了一次“网课”;一年半前到某个度假村度假的时候
被一群头扎黄丝带的网商用地毯式轰炸方法抢走了半天的游玩时间;大半
年前,李宽还被一位被他抛弃的老情人诓去听了一场网大会;几天前,一
伙网虫还拉他到青秀山,烧烤玩了一整夜。
  李宽久经这种考验,临危不惧不惧,先与老同学礼行问候叙旧,然后
端坐于床沿,磨刀霍霍,严阵以待,兵来以便将挡,水来则用土掩。
  老同学用很亲切的语言及表情,把李宽介绍给室内的四位朋友,一位
从台湾来的妇人,一位香港来的瘦子,两位本城的人:一位是胖子,另一
位是很年轻的姑娘。姑娘长得很漂亮,李宽便多看了两眼。介绍完毕,台
湾妇人率先关心李宽,问李宽在做什么工作。李宽回答说没有工作,一介
无业游民。香港瘦子先乐了,说那你来得正好,来得正是时候。李宽很客
气地笑了笑,没有回问他,如何来得好,如何来得正是时候。
  老同学指着台湾妇人,对李宽说,她原是一位大小姐,祖父是教授,
父亲是将军,原本性格乖僻,爱玩爱享受。老同学说到这里,台湾妇人便
大笑插言道,我还好吃懒做,脾气臭臭呢。于是大家都笑了,等着老同学
说下文。老同学说,她后来参加了我们的组织,发现了人生的最大意义,
从此改变了一生。李宽笑了,这次只有李宽一个人笑,显得很孤单。李宽
笑完后对老同学说,你不要用组织这个词,你从国外来,不知道这个词我
们用惯了别的意思,容易误会,容易把人吓跑的,你说的应该是公司的意
思吧。老同学说,也不完全是公司那么简单,应该说是一种事业,一种人
生的存在形式,比方说吧,今天晚上我们要去听一位传奇人物的演讲,这
位传奇人物你知道多有号召力么?我们几千人从全世界四面八方来,就为
了今晚听他一次讲课。你看到了,她从台湾来,他从香港来,我从美国来,
在这间房间里就有四个国家来的人。我们的事业遍布全世界三十六个国家,
大家长途跋涉自费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来接受这位传达人物给我们的帮
助。你说,这难道只是做生意这么简单的事么?李宽看了看那台湾妇人和
香港瘦子,摸摸鼻子说,好象台湾和香港还算不上国家吧。台湾妇人先是
愣了愣,然后很大声地笑了,笑着说那是李登辉的事情,我们不管。李宽
说,我很想管,介是我管不上。李宽说完也笑了。大家见李宽玩了一点点
幽默,就都很配合地一起笑了。
  李宽对INTERNET事业的红火形势还是略知一二的。李宽不明白的是这
位老同学怎么也举着一杠大旗杀了回来,听说此人在美国读了文学硕士,
何以不搞文学?不过细想之下,李宽也就不太奇怪了,想来中国人在别人
的国家是搞不了文学的,老外写的那些鸡肠总不能和中国人的方块字搅到
一块儿,倒是INTERNET能搅到一起。
  老同学问李宽的经济情况,李宽回答说还过得去。老同学问李宽真的
是无事可做么?李宽回答说千真万确。老同学便说,这样不就证明了我们
有缘么?今晚我要带你去见见我们那位传奇人物,见过之后你就知道自己
该做什么了。李宽说我小时候跟大人们上北京见毛主席席的时候就以为知
道自己该做什么了。老同学知道李宽确实上北京见过毛主席,便乐了,哈
哈笑着说那时候我们可真羡慕死你了。香港瘦子这时便插话说,今晚你跟
我们去见了这位传奇人物,一定就像你见毛主席那样,会改变你一生的。
李宽笑笑说,我这一生已经改变过好多次,再也不想改了。
  台湾妇人给李宽倒了一杯茶来,李宽道谢连连接过茶杯时,她娇声责
备老同学说,好朋友来了也不倒一杯茶,难怪你现在才做到“蔚蓝”子爵
哪。老同学嗬嗬一笑,说大姐批评很对,我一定要多多向你学习。台湾妇
人所说的“蔚蓝”子爵,是她们这些网虫的级别标志,分公、侯、伯、子、
男五个爵位, 再配以七种颜色交错组合而成系列, 李宽那位诓他去参加
INTERNET大会的不计前嫌也不怕老公吃醋的老情人,便在这个系统做到靛
青男爵。台湾妇人坐到李宽身边,对李宽说,看见你这么年轻,我真的很
鼓舞哪。这句话把李宽吓了一跳,幸亏台湾妇人的话没有停顿,才没有让
李宽产生误会。台湾妇人说,我像你这样年轻的时候呀,真是什么东西都
不信的,第一次有人向我介绍INTERNET,把我带去网大会,见到人家在讲
台上激动得要死哭天抢地,还笑人家,说怎么这样嘛,好神经病哪!台湾
妇人很亲切地拍了拍李宽的肩膀说,你这样和和气气地听我们说话,态度
这么友好,真是一个INTERNET的好人才,起点很高,会很快成功的。你知
道么,我以前骂我的老师还骂得很凶呢,我骂他叫我去INTERNET太瞧不起
我了。其实呀,后来我跟着老师多上了几次,多听了几次网虫们的现身说
法,才开始慢慢接受了它。我慢慢去做,慢慢才认识到这份事业才是我生
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你有这种悟性,应该度一度,慢慢认识。上不上你可
以自由选择,但是有没有机会参加,就要看有没有缘份了,今天你到我们
这里,说明你真的是有缘分的。你知道么,外面抢着要进会场的有好几千
人呢,标都抢光了,我们的标到现在都没落实到手。隔壁有个新加坡来的,
说要用一张回程机标换一张入场的标,还换不到呢。不过你放心,我们一
定能帮你抢一张来。李宽说,我没有兴趣上网,不必麻烦大家帮我任职了,
君子不夺人所爱。
  本地胖子问李宽,为什么不喜欢。李宽回答说,我没有喜欢也没有不
喜欢,对互联网这种东西我无从判断它的是非好坏,我只是不想。老同学
说,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它。李宽说,不管了解还是不了解,我确实是没
有兴趣。香港瘦子说,既然你不了解,就不能说自己有没有兴趣,应该先
体验体验再说。李宽说我也不了解地球引力的作用,可我没有打算自己跑
到十八层楼上跳下来体验体验再说。可是人活着总得找点什么事做一做吧?
说话的是那位一直没有出声的漂亮姑娘。李宽转过身子正对着姑娘说,你
说的没错,不过这世界上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我不一定非要做INTERNET。
  话音刚落,香港瘦子便鼓起掌来,啪啪作响。李宽不明所以,回头看
那香港瘦子。香港瘦子拍完掌后说,你这句话我起码听过三次,讲这句话
的人当时都觉得很有道理,但后来都不这样认为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我
给你讲个事实你就知道了,我们网上,有很多人原来都不上网的,他们有
的是银行经理、企业家,有的是学校老师,有的原来还是画家,音乐家,
他们本来都以为他们有着很值得做的事情,没错,那些事都很值得做,但
他们现在都认为,世界上还有一样更加值得做的事情,就是网上冲浪!不
是有篇《网上自有颜如玉》的文章吗?……李宽想,这香港瘦子说的那位
音乐家如果原来真是个音乐家的话,现在则一定不是音乐家,而是在五线
谱上画符的工匠。但李宽没有把这拘话说出来,而是对他们说,INTERNET
是否值得,我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老同学很用力地摇头说,你没有吃
过西瓜,怎么知道西瓜好不好吃呢?要知道大海有多么宽阔,你得上船出
海才知道。大海有多大,我看电视就知道了。李宽回答说,至于西瓜好不
好吃,我也没打算知道,我不吃西瓜也一样可以活着。香港瘦子很诧异地
问,你就活着这么简单?李宽说,你认为人活着越复杂就越好么?香港瘦
子说,总应该做点事业。李宽说,不做事业不是更简单更好?香港瘦子说,
生活应该越丰富多彩越地,不做事业怎么会有人生色彩。李宽说,我要是
把时间都花去做事业了,色彩不就太单一了么,这显然就更加不会丰富多
彩了嘛。
  老同学用了很悲悯的目光看着李宽说,没想到你……,要是大家都像
你这样,国家怎么兴旺发达!李宽开解老同学说,你放心,你我这样的人
你见不着几个,不然INTERNET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网虫。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计算机语言
  五花八门的计算机语言常常使我们程序员搞不清正在使用的是哪一种。下面的一次小 
  型会议将有助于澄清你的疑惑。 
  
  任务:射你自己的脚 
  
  c:射你自己的脚。 
  
  c++:你不留神生成了一堆你自己的实例,所以只好挨个射他们的脚。紧急援救是 
  不可能的,因为你不知道哪个是你的真拷贝,哪个只是指向你的指针。 
  
  fortran:你逐个射你的脚趾,一直循环到射没了所有的脚趾,然后你读入下 
  一只脚并重复之。如果你没了子弹,你也得接着射,因为你没有意外处理机制。 
  
  pascal:编译器不允许你这么干。 
  
  ada:在你仔细地包装好了你的脚后,你试图以并行的方式上弹,扣扳机,尖叫, 
  并射你自己的脚。然而,当你试了一下后,发现你的脚类型不对。 
  
  lisp:你用拿着枪的四肢拿着的枪射你的拿着枪的四肢。 
  
  forth:。脚的己自你射 
  
  prolog:你告诉程序你想射你自己的脚。程序会自动找到具体的计划,不过语 
  法上是不允许把这些计划告诉你的。 
  
  basic:你用水枪射你自己的脚。如果是在大系统中,重复直至你的下半身被水 
  浸没。 
  
  visualbasic:你其实只是装出好象是射了你的脚的样子。不过你觉得这 
  么干更有趣所以也不在乎倒底射没射。 
  
  unix: 
  %lsfoot。cfoot。hfoot。otoe。ctoe。o 
  %rm*。o 
  rm:。onosuchfileordirectory 
  %ls 
  % 
  
  paradox:不但你可以射你自己的脚,你的用户也可以。 
  
  access:你用枪瞄准了你自己的脚,但子弹却把旁边所有标着borland 
  字样的软盘打出了洞。 
  
  assembler:你试图射你自己的脚,结果发现你还得先自己来制造出枪支, 
  子弹,瞄准具,和你的脚。 
  
  modula2:当终于明白用这个语言什么也干不了时,你一枪射穿了你的脑门。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李宽戒网
  李宽戒网已有半年多了。    十多年未曾谋面的老同学从国外回来,挂电话邀李宽到酒店一叙,李  宽兴高采烈而去,敲开房门,见到屋内架势,却瞠目结舌。只见房内数人  正围着桌上几台电脑、 MODEM、几根电话线端正而坐,居中的一位中年妇  女正侃侃而谈,身边的听讲者个个虔诚认真,如痴如醉。李宽一看,便彻  底明白了,原来又是INTERNET。    这种阵式李宽已见识过好多次,两年前他曾被一位早就完全记不起名  字的初中同学骗去听了一次“网课”;一年半前到某个度假村度假的时候  被一群头扎黄丝带的网商用地毯式轰炸方法抢走了半天的游玩时间;大半  年前,李宽还被一位被他抛弃的老情人诓去听了一场网大会;几天前,一  伙网虫还拉他到青秀山,烧烤玩了一整夜。    李宽久经这种考验,临危不惧不惧,先与老同学礼行问候叙旧,然后  端坐于床沿,磨刀霍霍,严阵以待,兵来以便将挡,水来则用土掩。    老同学用很亲切的语言及表情,把李宽介绍给室内的四位朋友,一位  从台湾来的妇人,一位香港来的瘦子,两位本城的人:一位是胖子,另一  位是很年轻的姑娘。姑娘长得很漂亮,李宽便多看了两眼。介绍完毕,台  湾妇人率先关心李宽,问李宽在做什么工作。李宽回答说没有工作,一介  无业游民。香港瘦子先乐了,说那你来得正好,来得正是时候。李宽很客  气地笑了笑,没有回问他,如何来得好,如何来得正是时候。    老同学指着台湾妇人,对李宽说,她原是一位大小姐,祖父是教授,  父亲是将军,原本性格乖僻,爱玩爱享受。老同学说到这里,台湾妇人便  大笑插言道,我还好吃懒做,脾气臭臭呢。于是大家都笑了,等着老同学  说下文。老同学说,她后来参加了我们的组织,发现了人生的最大意义,  从此改变了一生。李宽笑了,这次只有李宽一个人笑,显得很孤单。李宽  笑完后对老同学说,你不要用组织这个词,你从国外来,不知道这个词我  们用惯了别的意思,容易误会,容易把人吓跑的,你说的应该是公司的意  思吧。老同学说,也不完全是公司那么简单,应该说是一种事业,一种人  生的存在形式,比方说吧,今天晚上我们要去听一位传奇人物的演讲,这  位传奇人物你知道多有号召力么?我们几千人从全世界四面八方来,就为  了今晚听他一次讲课。你看到了,她从台湾来,他从香港来,我从美国来,  在这间房间里就有四个国家来的人。我们的事业遍布全世界三十六个国家,  大家长途跋涉自费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来接受这位传达人物给我们的帮  助。你说,这难道只是做生意这么简单的事么?李宽看了看那台湾妇人和  香港瘦子,摸摸鼻子说,好象台湾和香港还算不上国家吧。台湾妇人先是  愣了愣,然后很大声地笑了,笑着说那是李登辉的事情,我们不管。李宽  说,我很想管,介是我管不上。李宽说完也笑了。大家见李宽玩了一点点  幽默,就都很配合地一起笑了。    李宽对INTERNET事业的红火形势还是略知一二的。李宽不明白的是这  位老同学怎么也举着一杠大旗杀了回来,听说此人在美国读了文学硕士,  何以不搞文学?不过细想之下,李宽也就不太奇怪了,想来中国人在别人  的国家是搞不了文学的,老外写的那些鸡肠总不能和中国人的方块字搅到  一块儿,倒是INTERNET能搅到一起。    老同学问李宽的经济情况,李宽回答说还过得去。老同学问李宽真的  是无事可做么?李宽回答说千真万确。老同学便说,这样不就证明了我们  有缘么?今晚我要带你去见见我们那位传奇人物,见过之后你就知道自己  该做什么了。李宽说我小时候跟大人们上北京见毛主席席的时候就以为知  道自己该做什么了。老同学知道李宽确实上北京见过毛主席,便乐了,哈  哈笑着说那时候我们可真羡慕死你了。香港瘦子这时便插话说,今晚你跟  我们去见了这位传奇人物,一定就像你见毛主席那样,会改变你一生的。  李宽笑笑说,我这一生已经改变过好多次,再也不想改了。    台湾妇人给李宽倒了一杯茶来,李宽道谢连连接过茶杯时,她娇声责  备老同学说,好朋友来了也不倒一杯茶,难怪你现在才做到“蔚蓝”子爵  哪。老同学嗬嗬一笑,说大姐批评很对,我一定要多多向你学习。台湾妇  人所说的“蔚蓝”子爵,是她们这些网虫的级别标志,分公、侯、伯、子、  男五个爵位, 再配以七种颜色交错组合而成系列, 李宽那位诓他去参加  INTERNET大会的不计前嫌也不怕老公吃醋的老情人,便在这个系统做到靛  青男爵。台湾妇人坐到李宽身边,对李宽说,看见你这么年轻,我真的很  鼓舞哪。这句话把李宽吓了一跳,幸亏台湾妇人的话没有停顿,才没有让  李宽产生误会。台湾妇人说,我像你这样年轻的时候呀,真是什么东西都  不信的,第一次有人向我介绍INTERNET,把我带去网大会,见到人家在讲  台上激动得要死哭天抢地,还笑人家,说怎么这样嘛,好神经病哪!台湾  妇人很亲切地拍了拍李宽的肩膀说,你这样和和气气地听我们说话,态度  这么友好,真是一个INTERNET的好人才,起点很高,会很快成功的。你知  道么,我以前骂我的老师还骂得很凶呢,我骂他叫我去INTERNET太瞧不起  我了。其实呀,后来我跟着老师多上了几次,多听了几次网虫们的现身说  法,才开始慢慢接受了它。我慢慢去做,慢慢才认识到这份事业才是我生  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你有这种悟性,应该度一度,慢慢认识。上不上你可  以自由选择,但是有没有机会参加,就要看有没有缘份了,今天你到我们  这里,说明你真的是有缘分的。你知道么,外面抢着要进会场的有好几千  人呢,标都抢光了,我们的标到现在都没落实到手。隔壁有个新加坡来的,  说要用一张回程机标换一张入场的标,还换不到呢。不过你放心,我们一  定能帮你抢一张来。李宽说,我没有兴趣上网,不必麻烦大家帮我任职了,  君子不夺人所爱。    本地胖子问李宽,为什么不喜欢。李宽回答说,我没有喜欢也没有不  喜欢,对互联网这种东西我无从判断它的是非好坏,我只是不想。老同学  说,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它。李宽说,不管了解还是不了解,我确实是没  有兴趣。香港瘦子说,既然你不了解,就不能说自己有没有兴趣,应该先  体验体验再说。李宽说我也不了解地球引力的作用,可我没有打算自己跑  到十八层楼上跳下来体验体验再说。可是人活着总得找点什么事做一做吧?  说话的是那位一直没有出声的漂亮姑娘。李宽转过身子正对着姑娘说,你  说的没错,不过这世界上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我不一定非要做INTERNET。    话音刚落,香港瘦子便鼓起掌来,啪啪作响。李宽不明所以,回头看  那香港瘦子。香港瘦子拍完掌后说,你这句话我起码听过三次,讲这句话  的人当时都觉得很有道理,但后来都不这样认为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我  给你讲个事实你就知道了,我们网上,有很多人原来都不上网的,他们有  的是银行经理、企业家,有的是学校老师,有的原来还是画家,音乐家,  他们本来都以为他们有着很值得做的事情,没错,那些事都很值得做,但  他们现在都认为,世界上还有一样更加值得做的事情,就是网上冲浪!不  是有篇《网上自有颜如玉》的文章吗?……李宽想,这香港瘦子说的那位  音乐家如果原来真是个音乐家的话,现在则一定不是音乐家,而是在五线  谱上画符的工匠。但李宽没有把这拘话说出来,而是对他们说,INTERNET  是否值得,我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老同学很用力地摇头说,你没有吃  过西瓜,怎么知道西瓜好不好吃呢?要知道大海有多么宽阔,你得上船出  海才知道。大海有多大,我看电视就知道了。李宽回答说,至于西瓜好不  好吃,我也没打算知道,我不吃西瓜也一样可以活着。香港瘦子很诧异地  问,你就活着这么简单?李宽说,你认为人活着越复杂就越好么?香港瘦  子说,总应该做点事业。李宽说,不做事业不是更简单更好?香港瘦子说,  生活应该越丰富多彩越地,不做事业怎么会有人生色彩。李宽说,我要是  把时间都花去做事业了,色彩不就太单一了么,这显然就更加不会丰富多  彩了嘛。    老同学用了很悲悯的目光看着李宽说,没想到你……,要是大家都像  你这样,国家怎么兴旺发达!李宽开解老同学说,你放心,你我这样的人  你见不着几个,不然INTERNET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网虫。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计算机语言
五花八门的计算机语言常常使我们程序员搞不清正在使用的是哪一种。下面的一次小  型会议将有助于澄清你的疑惑。
任务:射你自己的脚
c:射你自己的脚。
c++:你不留神生成了一堆你自己的实例,所以只好挨个射他们的脚。紧急援救是  不可能的,因为你不知道哪个是你的真拷贝,哪个只是指向你的指针。
fortran:你逐个射你的脚趾,一直循环到射没了所有的脚趾,然后你读入下  一只脚并重复之。如果你没了子弹,你也得接着射,因为你没有意外处理机制。
pascal:编译器不允许你这么干。
ada:在你仔细地包装好了你的脚后,你试图以并行的方式上弹,扣扳机,尖叫,  并射你自己的脚。然而,当你试了一下后,发现你的脚类型不对。
lisp:你用拿着枪的四肢拿着的枪射你的拿着枪的四肢。
forth:。脚的己自你射
prolog:你告诉程序你想射你自己的脚。程序会自动找到具体的计划,不过语  法上是不允许把这些计划告诉你的。
basic:你用水枪射你自己的脚。如果是在大系统中,重复直至你的下半身被水  浸没。
visualbasic:你其实只是装出好象是射了你的脚的样子。不过你觉得这  么干更有趣所以也不在乎倒底射没射。
unix:  %lsfoot。cfoot。hfoot。otoe。ctoe。o  %rm*。o  rm:。onosuchfileordirectory  %ls  %
paradox:不但你可以射你自己的脚,你的用户也可以。
access:你用枪瞄准了你自己的脚,但子弹却把旁边所有标着borland  字样的软盘打出了洞。
assembler:你试图射你自己的脚,结果发现你还得先自己来制造出枪支,  子弹,瞄准具,和你的脚。
modula2:当终于明白用这个语言什么也干不了时,你一枪射穿了你的脑门。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计算机语言
五花八门的计算机语言常常使我们程序员搞不清正在使用的是哪一种。下面的一次小  型会议将有助于澄清你的疑惑。
任务:射你自己的脚
c:射你自己的脚。
c++:你不留神生成了一堆你自己的实例,所以只好挨个射他们的脚。紧急援救是  不可能的,因为你不知道哪个是你的真拷贝,哪个只是指向你的指针。
fortran:你逐个射你的脚趾,一直循环到射没了所有的脚趾,然后你读入下  一只脚并重复之。如果你没了子弹,你也得接着射,因为你没有意外处理机制。
pascal:编译器不允许你这么干。
ada:在你仔细地包装好了你的脚后,你试图以并行的方式上弹,扣扳机,尖叫,  并射你自己的脚。然而,当你试了一下后,发现你的脚类型不对。
lisp:你用拿着枪的四肢拿着的枪射你的拿着枪的四肢。
forth:。脚的己自你射
prolog:你告诉程序你想射你自己的脚。程序会自动找到具体的计划,不过语  法上是不允许把这些计划告诉你的。
basic:你用水枪射你自己的脚。如果是在大系统中,重复直至你的下半身被水  浸没。
visualbasic:你其实只是装出好象是射了你的脚的样子。不过你觉得这  么干更有趣所以也不在乎倒底射没射。
unix:  %lsfoot。cfoot。hfoot。otoe。ctoe。o  %rm*。o  rm:。onosuchfileordirectory  %ls  %
paradox:不但你可以射你自己的脚,你的用户也可以。
access:你用枪瞄准了你自己的脚,但子弹却把旁边所有标着borland  字样的软盘打出了洞。
assembler:你试图射你自己的脚,结果发现你还得先自己来制造出枪支,  子弹,瞄准具,和你的脚。
modula2:当终于明白用这个语言什么也干不了时,你一枪射穿了你的脑门。
Copyright@http://www.ksiso.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