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别人起床笑话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校园幽默爆笑笑话-我终于成材了
我是一名即将迈向社会的大学生,几年的大学生活造就了我这样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复合型全才,在临近毕业之际,特将几年的学习成绩向关心和爱护我的人们汇报如下:
我学会了做饭:泡方便面的技术在313寝室湛称一流。  我学会了使用电脑:能熟练地开关机,特别擅长玩网络游戏,在整个学院里鲜有对手。  我学会了多门外语:明白吃饭该用“米西米西”(日语)、骂人应该用“pig”(英语)、同哥们道别该说“打死你大娘”(俄语)。  我学会了体贴关心人:尤其关心漂亮的美眉,几年的时间里,我先后照顾过十几位妹妹,众望所归地被评为本校爱心大使。  我学会了高雅音乐:曾多次获得过学校门口的“夜来香”音乐茶座举办的卡拉ok比赛纪念奖。  我学会了健身运动:主要是打麻将、斗地主、打架。  我精通化学:知道盐酸具有极强的腐蚀性,绝对不能够用手摸。  我学会了自力更生,自己挣钱养活自己:经常在体育中心外面倒卖足球票。  我学会了团结同学:有烟大家抽,有酒大家喝。考试时,人人都争着给我递条子。  我练就了一手好书法:学校周围的名胜古迹都有我的题字:不撸不舒服斯基到此一游。  我学会了勤俭节约:每天睡到下午三点钟才起床,三顿合一顿,为国家节约大量的粮食。平均半个月洗一次澡,一个月洗一次衣服,多次被评为全院的“节约之星”。  我学会了写文章:写给女孩子的情书足足有一抽屉。  我热衷于艺术:特别是人体艺术和香港的肥皂影视艺术。  我学会了管理:低年级的同学都挺服我。  我掌握了熟练的驾驶技术:可以一边骑自行车一边抽烟一边打瞌睡。  我学会了尊老爱幼:遇到教授喊帅哥,看到学妹叫“搭令”。  我学会了脚踏实地:天天赤脚,穿西装、短裤,打领带。  我学会了有幽默感:会讲两千个以上的黄色小笑话。  我学会了以理服人:同别人发生争执,常常骂得对方哭着给我承认错误。
校园幽默爆笑笑话-我终于成材了
  我是一名即将迈向社会的大学生,几年的大学生活造就了我这样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复合型全才,在临近毕业之际,特将几年的学习成绩向关心和爱护我的人们汇报如下:    我学会了做饭:泡方便面的技术在313寝室湛称一流。    我学会了使用电脑:能熟练地开关机,特别擅长玩网络游戏,在整个学院里鲜有对手。    我学会了多门外语:明白吃饭该用“米西米西”(日语)、骂人应该用“pig”(英语)、同哥们道别该说“打死你大娘”(俄语)。    我学会了体贴关心人:尤其关心漂亮的美眉,几年的时间里,我先后照顾过十几位妹妹,众望所归地被评为本校爱心大使。    我学会了高雅音乐:曾多次获得过学校门口的“夜来香”音乐茶座举办的卡拉ok比赛纪念奖。    我学会了健身运动:主要是打麻将、斗地主、打架。    我精通化学:知道盐酸具有极强的腐蚀性,绝对不能够用手摸。    我学会了自力更生,自己挣钱养活自己:经常在体育中心外面倒卖足球票。    我学会了团结同学:有烟大家抽,有酒大家喝。考试时,人人都争着给我递条子。    我练就了一手好书法:学校周围的名胜古迹都有我的题字:不撸不舒服斯基到此一游。    我学会了勤俭节约:每天睡到下午三点钟才起床,三顿合一顿,为国家节约大量的粮食。平均半个月洗一次澡,一个月洗一次衣服,多次被评为全院的“节约之星”。    我学会了写文章:写给女孩子的情书足足有一抽屉。    我热衷于艺术:特别是人体艺术和香港的肥皂影视艺术。    我学会了管理:低年级的同学都挺服我。    我掌握了熟练的驾驶技术:可以一边骑自行车一边抽烟一边打瞌睡。    我学会了尊老爱幼:遇到教授喊帅哥,看到学妹叫“搭令”。    我学会了脚踏实地:天天赤脚,穿西装、短裤,打领带。    我学会了有幽默感:会讲两千个以上的黄色小笑话。    我学会了以理服人:同别人发生争执,常常骂得对方哭着给我承认错误。
校园幽默爆笑笑话-麻老师劁猪
七十年代麻老师在农校任教,有一项授课内容是教学生劁猪。麻老师只是看过别人劁猪,如今要教学生了也只好打肿脸充胖子。虽然麻老师作了充分的准备,可有一个问题是,一下子难以找了有猪可以让他们劁,即使农户家正有这样的猪,听到是要让一帮学生实习也不敢答应了,农村养头猪可不容易。麻老师后来得知岳父家正有这样合适的猪便马上带一帮学生赶了过去。   女婿要教学生,岳父没有不同意。岳父家的猪已有百来斤,麻老师吩咐几个学生把猪按在地上后开始讲课,要怎么怎么的。讲完后,麻老师按照书本上所说结合自己所见动起手来,他在猪肚子上开了一个一寸长的“<”形的口子,伸出两个手指在猪肚子里掏起来,掏了半天也没有将猪的卵巢找到。麻老师用手揩了一下额头的汗说:“这头猪大了点了,看来只有翻过边来从另一边进行了。”   学生迅速的将这头倒霉的猪翻过了边,麻老师在猪的这边肚子上照样开了一个“<”形洞,只不过大了一点。麻老师将手指伸进去掏了一阵还是没有找到这头猪的卵巢,他有点灰心了,只差点就将猪所有的内脏都掏出来检查了。   实在是没有办法了,麻老师只好让学生放了这头劁了半天的猪。当这头猪摇摇摆摆的站起来时,学生们发现猪肚子上有一个对穿的窟窿,亮晃晃的这边看到那边。麻老师只好对学生说:“这头猪有点特殊,我们下次再找一头猪试一试。”说完带着学生仔们回校了。   第二天一早,师生们还没有起床,有人就在急急的敲门喊麻老师,由于是集体宿舍,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都起床了。只见麻老师的岳父用一根木棍将一头猪从肚子上穿过杠在肩膀上站在门口,麻老师一出来他岳父就急切的说:“你是怎么搞的哟,把我栏里的这头公猪劁死了,母猪却没有动?”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一手胶水
  君清晨起床发现断水,便前往正建的公园喷水池洗漱,见四下无人,索性洗起澡来。忽然,女声喧哗,情急,灵机一动,在泥中打了一个滚,把毛巾,肥皂夹在腋下,站在喷水池里装雕像。
  女人走近,是三个进城的乡妇,见到他后,三人楞了一会儿,年老的说:“城里有种自动售货机,不知是不是这个!”便过去在男人嘴里塞了一毛钱,男人不敢动,女人想起要拉一下,便握住了“把手”用力一拉。男人吃痛,胳膊一松,毛巾掉了下来。
  中年妇女一看,一毛钱一条毛巾真划算,也过去拉了一下,掉下一块肥皂。
  年青妇女也想买,便过去,但这次什么也没有,她急了,别人都买到了,自己没有多丢人,就拉……
  “唉呀!我买了一手胶水!”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第8排的故事
  话说有一连长,出去带兵打仗。战事繁重,士兵不堪忍受。终于有一天,连长妻子让一个士兵强奸了。连长十分生气,忙上诘问其妻:“tmd,谁敢这么牛B!!你告诉我,我马上毙了丫挺的!!!”妻子痛苦不堪,边流泪边陈述自己的遭遇:“我怎么不想知道他是谁那!可是……他太野蛮了,我都没看清,就被干了……不过,哦!我想起来了,丫那东西特他妈长,你一定要帮我杀了丫挺的!”    第二天,连长早早就起床了,把全连士兵都叫起来了,然后站成8排,并且每个人把内裤全脱掉。连长手拿一把砍刀,一个一个的仔细查看。第一排,都正常,第二排,也都挺一般……连长都快急了,查到第三排的时候,偶然用余光发现就在这一排的最后一个人,此人的器官超长,比别人多出一大截。连长心想:“就是丫挺!!”也没看是谁,拿着砍刀跑过去,照着那器官就是一刀……    这时就听见第八排传来一声惨叫:“哎哟,痛死我啦!”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一手胶水
君清晨起床发现断水,便前往正建的公园喷水池洗漱,见四下无人,索性洗起澡来。忽然,女声喧哗,情急,灵机一动,在泥中打了一个滚,把毛巾,肥皂夹在腋下,站在喷水池里装雕像。
女人走近,是三个进城的乡妇,见到他后,三人楞了一会儿,年老的说:“城里有种自动售货机,不知是不是这个!”便过去在男人嘴里塞了一毛钱,男人不敢动,女人想起要拉一下,便握住了“把手”用力一拉。男人吃痛,胳膊一松,毛巾掉了下来。
中年妇女一看,一毛钱一条毛巾真划算,也过去拉了一下,掉下一块肥皂。
年青妇女也想买,便过去,但这次什么也没有,她急了,别人都买到了,自己没有多丢人,就拉……
“唉呀!我买了一手胶水!”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一手胶水
君清晨起床发现断水,便前往正建的公园喷水池洗漱,见四下无人,索性洗起澡来。忽然,女声喧哗,情急,灵机一动,在泥中打了一个滚,把毛巾,肥皂夹在腋下,站在喷水池里装雕像。  女人走近,是三个进城的乡妇,见到他后,三人楞了一会儿,年老的说:  “城里有种自动售货机,不知是不是这个!”便过去在男人嘴里塞了一毛钱,男人不敢动,女人想起要拉一下,便握住了“把手”用力一拉。男人吃痛,胳膊一松,毛巾掉了下来。  中年妇女一看,一毛钱一条毛巾真划算,也过去拉了一下,  掉下一块肥皂。  年青妇女也想买,便过去,但这次什么也没有,她急了,别人都买到了,自己没有多丢人,就拉……  “唉呀!我买了一手胶水!”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大话西游之唐僧篇
悟空一大早起床看见唐僧仍然还坐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   师傅啊!我们这个月的电话费已经超额了啊!   悟空,你是不是想要为师为你付电话费啊?   如果你想的话你就说嘛!虽然你很有诚意的看着我,但你不说为师的怎么知道啊!你说了我才知道嘛!   悟空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要为师傅为你付电话费啊?   只见悟空倒在厕所旁边狂吐.   唐僧又继续敲打着键盘.   观音姐姐你出来跟我说说话嘛!   虽然你一个晚上都不理我.   但你一定看见我的话了.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看见了啊?   观音忍无可忍:唐僧,别人说你烦我还不相信.   今日一见,你果真他妈的烦啊!   我叫你去取西经,你为什么还给我留在这里上网啊?   姐姐事情是这样的,你送我的那只白龙马它又肥又懒.每天吃的东西比我还要多.   不如你就给我随便换个奔驰,或者法拉力也可以.   还有悟空的那个紧箍圈,它的信号实在是太差了.有一次悟空帮我去买张惠妹演唱会的票,结果我就遇到了妖怪.害的我念了十几次的紧箍咒悟空才收到.   这会儿,只见电脑另一头的观音已经口吐白沫气绝身亡了!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鲁宾逊漂流记之Web版
  有位美国记者最近做了一个Web生活实验,并把他的亲身体会撰写出来。   给他实验灵感的是早在1965年,美洲银行(Bank of America)做过这  个实验,将一张该银行新发行的记帐卡(charge card)送给一位女秘书, 让她只凭借这个卡生活一个月,来看看现实世界是否已经对记帐卡准备好  了。最后银行兴奋地宣布实验取得巨大成功,这名女秘书在31天当中实实 在在地生活而没有花一分钱现钞。     这位记者想,现在网络技术如此发达,无论我需要什么、无论我想做 什么、无论我计划一周内干些什么,只要我在因特网(Internet)上,就  全部能搞掂。既然这样,我何不也做一个类似的实验呢?尽管他知道1965 年的那个实验中的女秘书透露说日子过得一点都不舒服,过桥费麻烦得很,  付费电话打不了,许多以往想都不用想的事变得十分困难,但是这位记者 认为今非昔比。目前有4OOO万美国成人是活跃的因特网用户,这大约是美  国受教育大众的四分之一。仅仅是1997年就有1120万美国人在网上购买了 价值32亿美元的商品,网上服务之发达完善可想而知。加上这位记者老兄  自诩他在网上邀游的本领不比别人差,平常他都是一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 上网,整天都不下来。他去网上买书、买CD、投资、付帐、买日用品、收  发商务及私人信函以及收集写作素材,等等,等等,仅仅是点两下鼠标而 已。所以他满怀希望地为自己设计了“网上一周”的实验--他在一个小  岛上租了间房,一个人独处,除了因特网之外不使用任何其它手段与外界 联系。由于他信心十足。所以他轻装上阵:手提电脑、56K调制解调器、  一张信用卡、一个牙刷、两套内衣。就这些!他想,只要FedEx(美国一家 快递公司)送货上岛,最糟又能糟到哪里去?   我们来看他这一周是怎么过的:星期一     傍晚到达目的地寓所。听涛拍岸,悠然自得了一阵。舒展几下筋骨, 马上打开“网上美餐” (Cybermeals),键入自己的地址,希望有顿热  气腾腾的晚餐尽快送达。得到答复:“抱歉,在您的区域此时没有任何网 上餐馆显示!”,试试另一个网址E-Meals,同样是“抱歉”。不要惊慌,  又花上几个钟头找出了隔夜投递专线,在网上订购了啤酒、可乐、皮萨、 奶油牛排---通通一式两份,外加14寸超大面包圈,心中暗念了一万句 “谢谢上帝”。     然后空腹在AOL上与太太莎若和孩子们聊天,安妮上了芭蕾舞课,爱 玛在学校里学到了马丁? 路德?金,戴仔(小狗)尝试咬沙发。在那遥  远的现实世界里,生活如常。 星期二   天水灰茫,心境灰淡。最后闹我起床的是电脑,该死的声音:“老板。  职业。起床,去工作,你这个懒鬼!”。接着收到今人沮丧的E-mail(电 子邮件):“您的牛排将于明日送抵(我们的服务如何)”连忙回复:“  阁下没搞清楚。我无法再等,难道没有任何办法今天解决?”对方真是好 心肠, 同意破例,但是今天还是帮不上我。啤酒订单也同样出了问题。而  我联系的其它餐饮店全都不祥地沉默。   下午,花了数小时力图不去想食物。给纽约的同事、波士顿的朋友、  洛杉矾的姐姐、新泽西的弟弟、旧金山的外甥、费城的老爸大发E-mail。 同时开始我下一项安排。在大学站点上巡游,按研究方向查询教授,输 入E-mail提问。     还是忘不了食物,离开电脑,冲进厨房,大肆搜索。找到一只死老鼠 ,可怜的小混蛋一定是饿死的。发了阵呆,思考人和野兽有什么区别。回  到电脑前,在网上飘荡,直到登上该岛商会的网址,留下一个咆哮的请求 :“一个皮萨饼,一块娇嫩的里脊肉。我想吃东西。我的信用卡非常优等  。你们能帮助一个饥饿的外来客吗?” 人夜,无甚反馈。只是与莎若和女 儿们接上头。安妮想知道是哪种14寸的面包圈,爱玛想知道我是不是把它  全吃完了。我:“面包圈根本没来。我希望它明天会来。它会闪着香草的 光泽。” 莎若:“你早餐吃了什么?” 我:“哦,让我想想,一杯清水  。” 莎若:“你午餐吃了什么?” 我:“啊,更多的水。” 莎若:“你 晚饭吃了什么?” 我:“水,到处都是……” 莎若:“DAVID!(记者的  名字)你到底想干什么?” 保持冷静,节省体能,继续网上工作。我还能 怎么样?星期三   昨晚读了网上一篇科幻小说,描述E-mail文化的恐怖幻想,自己现在  的困境恰恰在小说里写到,很不舒服。清晨冲下楼梯去看奶油牛排,一无 所获。FedEx的网址确认牛排今天早上已经到达附近。口水如泉涌。     中午啤酒送到了,真希望自己能为此兴奋。不过我担心捂着饿了两天 的胃闻到那些啤酒泡沫,我可能会晕过去。这简直荒唐得过分了,我能盘  腿大坐,与远在澳大利亚的作家探讨那篇科幻小说,却怎么也凑不出一餐 饭。   挣扎着按计划与波士顿的同事在网上共进午餐。网上交谈了45分钟,  他吃了一个三明治,我听自己腹鸣如雷。FedEx的司机找不到我的房子, 他们建议我打电话提供更明确的指示。好主意,但违反了规则。我还是  把更详细的地址键人电脑发出去。   晚上7点,奶油牛排送到了。啊 …… 星期四   中午14寸的面包围到达。盯着它看了一分钟,觉得它象发霉的马桶。  不过,味道还可以。   蜗牛速度的电话接线、无法造访的网址、不答复E-mail的人。所有 这些以及更多开始挫伤我。放弃了完成原计划工作的希望。难道科技这  么发达就是要提醒我们“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是不是应该拿漂 亮的电脑去换钓鱼杆、来福枪或者一杆标枪。     莎若催促我回去,但我决定再留一夜。注意力转向如何解决最后一 餐。接受来自当地商会一个匿名者的建议,我开始向岛上的餐厅酒肆发  E -mail,乞求食物,无耻地许诺为它们在全国杂志上做宣传。但几个小 时后,杳无音信。忽然灵机一动,那个匿名者昨天告诉我有个“小岛纵  情” 〔Island Irdulgence),专司当地餐厅的外卖,并把传真号码告 诉了我。我的手提能发传真,我可以很轻松的……但这会等于欺骗,不  过,会吗?当然会。传真基本上是电话,跟网络没有任何关系。但我必 须得吃东西!我开始写传真:“我想要份皮萨,一份大皮萨,把所有的 东西都放在上面。” 星期五     摄影师和他的助手早上赶到,很高兴有了同伴,我有些笨拙地表现 好客,“有人愿来点面包圈吗?啤酒。还是皮萨?”     是的,皮萨。昨晚送来的。我当时边吃边觉得有些愚蠢,要是我星 期一就想到这招该有多好。谁知道我会完成什么丰功伟业,要是我不必 担心食物的话。     不过,我还是对胜利有点得意。那个传真?我根本不必劳神发它。 昨天在网上冲锋了2O分钟发现一个faxsav.com的站点,发了个E-mail  给这个站点,它代我将传真发出。半小时后我拿到了皮萨,名誉和纯洁丝毫无损。   现在。把我从这儿弄走吧。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精忠报国之BBS版
  话说岳飞辞去了元帅之职,带着岳云张宪二人回到了汤阴老家。汤阴县的地方官员等少不得又忙了一阵,当晚摆了酒席为岳飞一行三人接风。席间岳飞眉头紧锁,闷闷不乐。汤阴县的知县见了,心下不安,便问道:“元帅为何事烦恼?莫不成还在为秦烩等议和之事闹心?”
  岳飞叹了口气,道:“即不在其位,便不谋其政,岳谋即已解甲归田,朝廷的事,还去想他作甚?只是有一桩事,俺从小便闲不住,总要有点事做做才好,岳云和张宪更是年轻人的性子,象这样长久无所事是,岂不憋坏了他们?想来想去又没什么合适的事做,是以烦恼。”
  知县听了不禁微笑道:“原来如此。元帅不须烦恼,下官到有个主意,包元帅和二位公子每天有事做不说,还可学到最新的科学知识,对二位公子以后转业到地方工作不无好处,且花费不多,元帅大可承担得起。”
  岳飞听了,忙问道:“是什么事,你且道来。”
  知县道:“现今全国都在搞一个叫网络的东西,据说是从万里之外的美利坚传入我国的。上网已成为我国青年的一件大为时髦之事,前几天我看了邸报,上网的人被称为新新人类,网虫一族,可见其热。本县在上个月正式开办上网业务,网费一个时辰四钱银子,话费一个时辰三钱,如网费一次性交一两,元帅如有兴趣,下官这就让人给元帅办好,即时开通。元帅上网后,不仅可消磨时间,学习电脑网络知识,更可了解最新的军事情报和军事学术届的最新研究成果,对元帅以后复出也是一件大有脾益之事。”
  岳云张宪听了鼓掌道:“妙极,妙极,咱们早是不曾听说有这样的好事,早知道,在部队上就上了。”
  岳飞沉吟一会道:“既是如此,就烦劳贵县给咱办一下这事,费用俺们还是该交多少就交多少便了。”
  次日电信局之人便来岳飞家安装,来时方知岳飞家尚无电脑,电信局的人少不得又解释了一翻,岳飞虽觉麻烦,且一百两银子一台的电脑又价值不菲,禁不住岳云张宪的一再掇窜,也就答应去卖一台。
  正要出门,却见有人拜访。原来是汤阴县鹏举电脑有限公司的经理听说岳爷要上网,特来赠送本县新进抗金牌电脑一部,岳飞见了忙说:“这如何使得?”经理道:“岳元帅乃是国家的大功臣,理应享受这等待遇,些须小事,何足挂齿,元帅一定要收下,这是本公司莫大的荣誉。”再三再四,把电脑留在了岳飞家中。
  电脑公司的人才走,电信局局长又来,岳飞忙迎入。局长道:“昨夜局里开了紧急会议,一致认为元帅一家精忠报国,素为我等敬仰,且汤阴小县,能出元帅这样一个大人物,也是无尚的光荣,会议因此决定,元帅家的上网费和电话费并入网费全免,俺特来象元帅说一声。”
  岳飞大惊道:“俺何德何能,岂能享受如此待遇。”
  局长道:“元帅不须客气,在下等恨不能为元帅做更多的事。”说罢告辞而去。
  岳飞叹道:“能得父老如此关爱,俺此生也不虚了。”
  闲话休说,当晚岳飞岳云等三人便上网流览,果然是美不胜收,应有尽有,三人先去看了关于军事方面的一些网站,又开始看其他。忽见有一个链接曰论坛,岳云道:“这论坛不知是什么东西,俺看在线人数有一千多,想必是一个好所在,何不进去看看。”说罢用鼠标点了一下。
  进得论坛,却原来尽是些文章,三人点了几篇看了,颇觉不错,再看几篇,又觉无聊,张宪无意中点了一下刷新,却又见有了几篇。三人看了半天,但见论坛内各种文章鱼龙混杂,也有好的,也有差的,也有搞笑的,也有悲哀的,也有古典的,也有现代的,也有诗词,也有小说等等,不一而足。岳飞看了半天,微微摇头,道:“这里面好东西是有的,差的也不少,譬如这古诗词,实在是不堪入目。”
  岳云忽道:“爹爹不是写过一篇满江红吗?何不就贴在上面,也好让他们见识见识。”张宪大声叫好,岳飞笑道:“贴出来没的惹人耻笑,而且俺拼音不熟,打字慢。”岳云一叠声的道:“不怕不怕,我来贴,正好我在部队上当过几天打字员,倒也不慢”于是便点了一下加贴。
  岂知点完后,却有提示说:“如果您是新用户,请现在注册。”岳飞眉头一皱,道:“恁地麻烦。”说话间岳云已进到注册界面。
  只见上面有提示要填笔名,岳飞道:“就填个鹏举吧。”不想填好后却有提示说:对不起,此名已被注册,请重新填写。岳飞皱眉道:“何人如此无聊?俺的名字也要抢。”岳云又填了岳飞,岳云,张宪等数个名字,都被人抢注,岳飞大怒,道:“无聊,无耻,竟有这等事,气煞我也。”说罢抢过键盘,用全拼法打入“怒发冲冠”四个字,不想却一举通过,三人齐声欢呼。
  注册完毕,岳云便将岳飞所写满江红贴了上去,随后便开始刷新,眼看一个时辰过去了,却老也没人跟贴,三人不由气妥,岳飞便道:“先睡吧,夜也深了,明天早上起来看。”岳云等二人甚感没趣,也就睡了。
  次日清晨,岳飞正熟睡间,只听隔壁岳云大喊道:“爹爹快来看,有人跟咱们的贴啦。”岳飞一时被惊醒,一轱碌爬起来,顾不得换衣,飞奔至电脑前,只见岳云张宪二人满脸红光,兴奋不已,便往电脑上看去,只见在满江红下有十数个跟贴,起先一人跟道:“好词,绝妙,读之令人热血沸腾。”后面有人纷纷跟道:“果然好词。”“好。”“妙。”更有人在下面说:“吐血推荐,绝妙好词。”“怒兄真是俺的偶像。”岳飞见了,微微一笑道:“跟贴虽多,但大多是奉承之词,不可太当真了。”
  三人在电脑前坐了一上午,但见跟贴虽不见增加,点数却直线上升,到吃午饭时,已经到了一千多点,岳飞道:“先吃饭,吃完再看,顺便给大家回个贴。”
  吃完饭,岳飞正欲睡个午觉,只听岳云在高声怒喝,道:“岂有此理,卑鄙无耻。”岳飞忙跑到电脑前,问:“何事生气?”
  岳云指着电脑说:“爹爹你看。”只见在满江红最下面,有一人名为哈迷吃,发贴道:“是爱国主义还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评怒发冲冠的满江红。”进去看时,但见洋洋千言,大体是说满江红乃是一首狭隘的民族主义大爆发的词,此词以大汉族主义为其根本特征,歧视女真人,看似爱国,实为狭隘云云,末了讽刺道:“这个名叫怒发冲冠不外乎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这样的人,实为民族团结之大敌,建议斑竹删了此贴,不要让论坛成为民族主义者贩卖其思想的场所。”云云。
  岳飞见了气满胸堂,喝道:“这哈迷吃居然也上网,一派胡言,可恶之极。”张宪道:“到不一定是哈迷吃本人,或许也是冒充的。”岳飞道:“管他真假,此贴不可不回。”说罢顾不得睡觉,口拟回贴一篇,由岳云快速打上,题目就叫:捍卫主权难道是狭隘?――驳哈迷吃之谬论。此篇有两千余字,比之哈迷吃的多了一倍有余。
  打完贴上已是午后,不久就有人名叫梁红玉,跟贴道:支持怒发冲冠,打倒哈迷吃。
  又有一名为铁滑车之人道:哈迷吃是金国的奸细,大家不要上他的当。岳飞见了笑道:“毕竟还是明白人多。”正说间,只见有人名为金兀术,发贴道:这是爱国主义吗?――也谈怒发冲冠的大作满江红。岳飞拍案道:“他也来凑热闹。”岳云道:“待孩儿回他一篇。”说罢便回了一篇名为:什么叫爱国主义?――驳金兀术。
  这时已是下午,论坛上关于满江红的讨论也越见热烈,发言的工有数十人,分别分为两大阵营,一方有梁红玉,铁滑车,牛头山,黄天荡,双枪陆文龙等人,另一方有哈密吃,金兀术,我是女真人,黄龙府等人,岳飞等打了一天的字,不免有些疲惫,岳飞建议道:“今晚出去吃饭,顺便商量一下怎么回答他们。”
  吃罢晚饭,回到电脑旁,打开一看,只见又有新内容,有一人名为秦会,发一贴道:战与和的利弊――论什么是真正的爱国。又有一人名为宋高宗,发贴道:打就能解决问题吗?――与怒发冲冠兄商榷。当既有人道:打倒汉奸秦会,打倒宋高宗。又有人道:请不要轻易打倒,要允许人说话。岳飞怒道:“这两人也来了,好,今晚不睡了,熬个通霄。”
  张宪献计道:“我看在论坛上争论,人多者为胜,元帅何不多注几个笔名,交替使用?此为疑兵之计。”岳云道:“有理。”岳飞沉吟道:“这样怕不好罢,这毕竟不是打仗。让人知道多不好。”
  张宪道:“以前俺听说美利坚有俗话说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想必说的就是这英特网,既然如此,何妨多用几个名字。若是他们用好几个,俺们只用一个,岂不是显得俺们人少,倒是支持他们的人多?反正也没人知道,就多注几个算了。”
  岳飞叹了口气,道:“也罢,就按你说的做。”当下岳云又注了七八个名字。
  话说岳飞等三人一夜没睡,写了两万多字节的长文:永远的爱国主义――兼谈与狭隘的民族主义的区别。此文上下数千年,纵横几万理,三人查了包括十万个为什么在内的十多本参考书,端的是义正词严,热血沸腾。写完后,三人均觉满意,岳飞道:“这一下他们没话说了。”此时天已大亮,三人贴完后就睡了。
  直到下午,三人才起床,顾不得洗脸,便打开电脑,待上网后一看,只见此文后跟了数十个贴子,有叫好的,也有骂的,哈迷吃更发了一长贴,曰:我可以冷笑吗?――驳怒发冲冠之爱国主义。金兀术也发贴道:我害怕这样的爱国主义。秦会也有重量级的长贴,题目叫:秦烩是汉奸吗?――兼谈汉奸的形成和实质。岳飞见了,一阵头晕,道:“实在可气,气死我了。”岳云道:“待我来对付他。”便用新注的笔名靖康耻跟秦会之贴,道:你这狗娘养的给俺闭嘴。才跟完,便有人道:请不要骂人,有理讲理。秦会回道:你不是狗娘养的,你是猪娘养的。岳云大怒,发贴道:你这狗娘养的大汉奸没有权利说话。秦会立刻回道:你这猪娘养的才是汉奸。
  当既有人发贴,道:关于汉奸问题,请看转贴。内附转贴一篇,曰:汉奸发生学。
  宋高宗发贴道:汉奸有没有说话的权利?――谈谈言论自由。岳飞见了说:“这篇一定要回。”便回贴一篇:汉奸有说话的权利吗?
  这时有人出贴道:怒MM息怒,听俺讲几句。岳飞皱眉道:“什么叫MM?”张宪道:“好象是妹妹的谐音。”岳飞又气又笑,道:“真真气死我了,居然把俺当女的。”
  正说间,有人发贴道:关于言论自由,请看什么是自由主义者。有人跟贴道:老大,请不要谈自由主义。岳飞道:“越来越乱了,跑题跑得一踏糊涂。”张宪道:“不如这样,我们不是有好几个名字吗?对每一个不同的问题,用一个名字。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岳飞点头道:“这样也好。”当下三人又是一夜没睡,发了数个长贴:分别叫:爱国主义的实质;汉奸,我永远唾弃你;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写完后,又是东方发白,哈欠连天。
  一觉睡到下午,三人都有点精力不济,岳云上网一看,昨天自己骂秦会的贴子已经不翼而飞,一时大怒,张宪道:“估计是被斑竹之类的删了。”岳飞怒道:“岂有此理,俺一定要讨个说法。”说罢发贴一个,曰:请给我一个删贴的理由。严厉质问斑竹为何删了贴。贴出去不久,有人跟道:有理,俺支持。岳飞等正欣慰间,哈迷吃发一贴道:你以为你是谁?金兀术也发一贴道:斑竹不能删贴吗?秦会也出一数百字节的贴子,道:别摆出一付委屈样。梁红玉出来打圆场,道:怒MM,听俺解释几句。岳云大怒,立刻又发一贴,道:我的贴子错在那里?一时忙乱,却用了另一个ID。此贴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哈迷吃道:请看爱国者的真面目。秦会道:这人究竟有多少个ID?牛头山跟道:用多少ID是别人的自由,与你何干?一时间论坛又乱作一团。
  岳云颇为尴尬,岳飞责备道:“我早说别用那么多的名字。”
  张宪道:“现在最主要的是抓住主要矛盾,问斑竹为什么删贴。”
  岳云又发贴道:请不要转移话题,再问斑竹为什么删贴?
  这时斑竹精忠报国发一贴道:关于删贴的事俺说几句。进去看时,只见里面写着:怒MM昨天有几个灌水的贴子,我把它们删了,主要是为了能让大砖在一版多停留一段时间,这里删贴的尺度比较松,一般只删水贴和广告,特别这两天水比较大,俺删的也就多了一点。
  岳飞皱眉道:“什么灌水大砖,看不懂。”
  正说间,有人发一贴,题目叫:BBS上的灌水与造砖。进去一看,方才了然。
  经过这两天奋战,岳飞等三人深感疲惫,却又欲罢不能,岳飞叹道:“本意是想在网络上找一点有用的东西,顺便也学点知识,却不料搞成这样。”
  张宪道:“不如我们来点高姿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说,顺便也道个歉,这事就算完了,以后也好在论坛继续待下去。”
  岳飞沉吟道:“要我道歉?俺又没错。”
  张宪笑道:“错不错自有公论,先说一声,主要是显得高姿态,更主要的是把这事了结了,并不是说错了。”
  岳飞点头道:“这也有理。这样好了,由我来口述,云儿打字,宪儿在旁边补充。”三人又穷一夜之力,写了一篇三万多字节的文章,题目叫:关于这几天争论的来龙去脉及我的道歉。写完后,三人又看了数遍,贴了出去,岳飞叹气道:“终于把这事了结了,可以睡几天好觉了。”
  次日三人上网来看,只见有无数人跟贴,其中哈迷吃等人也说了一些道歉的话,三人正欣慰间,忽见有人发一万余字节的长贴,题目曰:是道歉还是重新挑起事端?――我看这两天的争论并怒发冲冠的道歉。三人大叫一声,一起昏了过去。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鲁宾逊漂流记之Web版
天工搜集 作者、翻译不明     有位美国记者最近做了一个Web生活实验,并把他的亲身体会撰写出来。     给他实验灵感的是早在1965年,美洲银行(Bank of America)做过这 个实验,将一张该银行新发行的记帐卡(charge card)送给一位女秘书, 让她只凭借这个卡生活一个月,来看看现实世界是否已经对记帐卡准备好 了。最后银行兴奋地宣布实验取得巨大成功,这名女秘书在31天当中实实 在在地生活而没有花一分钱现钞。     这位记者想,现在网络技术如此发达,无论我需要什么、无论我想做 什么、无论我计划一周内干些什么,只要我在因特网(Internet)上,就 全部能搞掂。既然这样,我何不也做一个类似的实验呢?尽管他知道1965 年的那个实验中的女秘书透露说日子过得一点都不舒服,过桥费麻烦得很, 付费电话打不了,许多以往想都不用想的事变得十分困难,但是这位记者 认为今非昔比。目前有4OOO万美国成人是活跃的因特网用户,这大约是美 国受教育大众的四分之一。仅仅是1997年就有1120万美国人在网上购买了 价值32亿美元的商品,网上服务之发达完善可想而知。加上这位记者老兄 自诩他在网上邀游的本领不比别人差,平常他都是一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 上网,整天都不下来。他去网上买书、买CD、投资、付帐、买日用品、收 发商务及私人信函以及收集写作素材,等等,等等,仅仅是点两下鼠标而 已。所以他满怀希望地为自己设计了“网上一周”的实验--他在一个小 岛上租了间房,一个人独处,除了因特网之外不使用任何其它手段与外界 联系。由于他信心十足。所以他轻装上阵:手提电脑、56K调制解调器、 一张信用卡、一个牙刷、两套内衣。就这些!他想,只要FedEx(美国一家 快递公司)送货上岛,最糟又能糟到哪里去?     我们来看他这一周是怎么过的:    星期一 傍晚到达目的地寓所。听涛拍岸,悠然自得了一阵。舒展几下筋骨, 马上打开“网上美餐” (Cybermeals),键入自己的地址,希望有顿热 气腾腾的晚餐尽快送达。得到答复:“抱歉,在您的区域此时没有任何网 上餐馆显示!”,试试另一个网址E-Meals,同样是“抱歉”。不要惊慌, 又花上几个钟头找出了隔夜投递专线,在网上订购了啤酒、可乐、皮萨、 奶油牛排---通通一式两份,外加14寸超大面包圈,心中暗念了一万句 “谢谢上帝”。     然后空腹在AOL上与太太莎若和孩子们聊天,安妮上了芭蕾舞课,爱 玛在学校里学到了马丁? 路德?金,戴仔(小狗)尝试咬沙发。在那遥 远的现实世界里,生活如常。   星期二 天水灰茫,心境灰淡。最后闹我起床的是电脑,该死的声音:“老板。 职业。起床,去工作,你这个懒鬼!”。接着收到今人沮丧的E-mail(电 子邮件):“您的牛排将于明日送抵(我们的服务如何)”连忙回复:“ 阁下没搞清楚。我无法再等,难道没有任何办法今天解决?”对方真是好 心肠, 同意破例,但是今天还是帮不上我。啤酒订单也同样出了问题。而 我联系的其它餐饮店全都不祥地沉默。     下午,花了数小时力图不去想食物。给纽约的同事、波士顿的朋友、 洛杉矾的姐姐、新泽西的弟弟、旧金山的外甥、费城的老爸大发E-mail。 同时开始我下一项安排。在大学站点上巡游,按研究方向查询教授,输 入E-mail提问。     还是忘不了食物,离开电脑,冲进厨房,大肆搜索。找到一只死老鼠 ,可怜的小混蛋一定是饿死的。发了阵呆,思考人和野兽有什么区别。回 到电脑前,在网上飘荡,直到登上该岛商会的网址,留下一个咆哮的请求 :“一个皮萨饼,一块娇嫩的里脊肉。我想吃东西。我的信用卡非常优等 。你们能帮助一个饥饿的外来客吗?” 人夜,无甚反馈。只是与莎若和女 儿们接上头。安妮想知道是哪种14寸的 面包圈,爱玛想知道我是不是把它 全吃完了。我:“面包圈根本没来。我希望它明天会来。它会闪着香草的 光泽。” 莎若:“你早餐吃了什么?” 我:“哦,让我想想,一杯清水 。” 莎若:“你午餐吃了什么?” 我:“啊,更多的水。” 莎若:“你 晚饭吃了什么?” 我:“水,到处都是……” 莎若:“DAVID!(记者的 名字)你到底想干什么?” 保持冷静,节省体能,继续网上工作。我还能 怎么样?星期三     昨晚读了网上一篇科幻小说,描述E-mail文化的恐怖幻想,自己现在 的困境恰恰在小说里写到,很不舒服。清晨冲下楼梯去看奶油牛排,一无 所获。FedEx的网址确认牛排今天早上已经到达附近。口水如泉涌。     中午啤酒送到了,真希望自己能为此兴奋。不过我担心捂着饿了两天 的胃闻到那些啤酒泡沫,我可能会晕过去。这简直荒唐得过分了,我能盘 腿大坐,与远在澳大利亚的作家探讨那篇科幻小说,却怎么也凑不出一餐 饭。     挣扎着按计划与波士顿的同事在网上共进午餐。网上交谈了45分钟, 他吃了一个三明治,我听自己腹鸣如雷。FedEx的司机找不到我的房子, 他们建议我打电话提供更明确的指示。好主意,但违反了规则。我还是 把更详细的地址键人电脑发出去。     晚上7点,奶油牛排送到了。啊 ……   星期四 中午14寸的面包围到达。盯着它看了一分钟,觉得它象发霉的马桶。 不过,味道还可以。     蜗牛速度的电话接线、无法造访的网址、不答复E-mail的人。所有 这些以及更多开始挫伤我。放弃了完成原计划工作的希望。难道科技这 么发达就是要提醒我们“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是不是应该拿漂 亮的电脑去换钓鱼杆、来福枪或者一杆标枪。   莎若催促我回去,但我决定再留一夜。注意力转向如何解决最后一 餐。接受来自当地商会一个匿名者的建议,我开始向岛上的餐厅酒肆发 E -mail,乞求食物,无耻地许诺为它们在全国杂志上做宣传。但几个小 时后,杳无音信。忽然灵机一动,那个匿名者昨天告诉我有个“小岛纵 情” 〔Island Irdulgence),专司当地餐厅的外卖,并把传真号码告 诉了我。我的手提能发传真,我可以很轻松的……但这会等于欺骗,不 过,会吗?当然会。传真基本上是电话,跟网络没有任何关系。但我必 须得吃东西!我开始写传真:“我想要份皮萨,一份大皮萨,把所有的 东西都放在上面。” 星期五   摄影师和他的助手早上赶到,很高兴有了同伴,我有些笨拙地表现 好客,“有人愿来点面包圈吗?啤酒。还是皮萨?”     是的,皮萨。昨晚送来的。我当时边吃边觉得有些愚蠢,要是我星 期一就想到这招该有多好。谁知道我会完成什么丰功伟业,要是我不必 担心食物的话。     不过,我还是对胜利有点得意。那个传真?我根本不必劳神发它。 昨天在网上冲锋了2O分钟发现一个faxsav.com的站点,发了个E-mail 给这个站点,它代我将传真发出。半小时后我拿到了皮萨,名誉和纯 洁丝毫无损。     现在。把我从这儿弄走吧。
Copyright@http://www.ksiso.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