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有什么样的笑话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女人味
男人纠集在一起时,话题谈着谈着就谈到了女人。这一“雅兴”亘古未变。哥们谈的重点是:做女人要有女人味。那么女人味是什么呢?   一、不管你是白领还是蓝领,待字闺中也好,初为人妻也罢,作为女人的你:永远不要大大咧咧,风风火火。要记住,凡事有度;矜持,永远是最高品位。   二、外表漂亮的女人不一定有味,有味的女人却一定很美。因为她懂得“万绿丛中一点红,动人春色不须多”的规则,具有以少胜多的智慧;凭借一举一动,一言一语,一颦一笑之优势,尽现至善至美。   三、我们知道再名贵的菜,它本身是没有味道的。譬如:“石斑”和“桂鱼”算是名贵了吧,但在烹调的时候必须佐以姜葱才出味哩!所以,女人也是这样,妆要淡妆,话要少说,笑要可掬,爱要执着。无论在什么样的场合,都要好好地“烹饪”自己,使自己秀色可餐,暗香浮动。   四、前卫不是女人味,切不要以为穿上件古怪的服装就有味了。当然这也是味,但却是“怪味”。   五、有钱的女人不一定有女人味。这样的女人铜臭有余而情调不足,情调不足则索然无味。   女人味,如果叫你真正说说其味道的内涵,大多又很难说清楚。而说不清,正是女人的娴静之味、淑然之气也。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精忠报国之BBS版
  话说岳飞辞去了元帅之职,带着岳云张宪二人回到了汤阴老家。汤阴县的地方官员等少不得又忙了一阵,当晚摆了酒席为岳飞一行三人接风。席间岳飞眉头紧锁,闷闷不乐。汤阴县的知县见了,心下不安,便问道:“元帅为何事烦恼?莫不成还在为秦烩等议和之事闹心?”
  岳飞叹了口气,道:“即不在其位,便不谋其政,岳谋即已解甲归田,朝廷的事,还去想他作甚?只是有一桩事,俺从小便闲不住,总要有点事做做才好,岳云和张宪更是年轻人的性子,象这样长久无所事是,岂不憋坏了他们?想来想去又没什么合适的事做,是以烦恼。”
  知县听了不禁微笑道:“原来如此。元帅不须烦恼,下官到有个主意,包元帅和二位公子每天有事做不说,还可学到最新的科学知识,对二位公子以后转业到地方工作不无好处,且花费不多,元帅大可承担得起。”
  岳飞听了,忙问道:“是什么事,你且道来。”
  知县道:“现今全国都在搞一个叫网络的东西,据说是从万里之外的美利坚传入我国的。上网已成为我国青年的一件大为时髦之事,前几天我看了邸报,上网的人被称为新新人类,网虫一族,可见其热。本县在上个月正式开办上网业务,网费一个时辰四钱银子,话费一个时辰三钱,如网费一次性交一两,元帅如有兴趣,下官这就让人给元帅办好,即时开通。元帅上网后,不仅可消磨时间,学习电脑网络知识,更可了解最新的军事情报和军事学术届的最新研究成果,对元帅以后复出也是一件大有脾益之事。”
  岳云张宪听了鼓掌道:“妙极,妙极,咱们早是不曾听说有这样的好事,早知道,在部队上就上了。”
  岳飞沉吟一会道:“既是如此,就烦劳贵县给咱办一下这事,费用俺们还是该交多少就交多少便了。”
  次日电信局之人便来岳飞家安装,来时方知岳飞家尚无电脑,电信局的人少不得又解释了一翻,岳飞虽觉麻烦,且一百两银子一台的电脑又价值不菲,禁不住岳云张宪的一再掇窜,也就答应去卖一台。
  正要出门,却见有人拜访。原来是汤阴县鹏举电脑有限公司的经理听说岳爷要上网,特来赠送本县新进抗金牌电脑一部,岳飞见了忙说:“这如何使得?”经理道:“岳元帅乃是国家的大功臣,理应享受这等待遇,些须小事,何足挂齿,元帅一定要收下,这是本公司莫大的荣誉。”再三再四,把电脑留在了岳飞家中。
  电脑公司的人才走,电信局局长又来,岳飞忙迎入。局长道:“昨夜局里开了紧急会议,一致认为元帅一家精忠报国,素为我等敬仰,且汤阴小县,能出元帅这样一个大人物,也是无尚的光荣,会议因此决定,元帅家的上网费和电话费并入网费全免,俺特来象元帅说一声。”
  岳飞大惊道:“俺何德何能,岂能享受如此待遇。”
  局长道:“元帅不须客气,在下等恨不能为元帅做更多的事。”说罢告辞而去。
  岳飞叹道:“能得父老如此关爱,俺此生也不虚了。”
  闲话休说,当晚岳飞岳云等三人便上网流览,果然是美不胜收,应有尽有,三人先去看了关于军事方面的一些网站,又开始看其他。忽见有一个链接曰论坛,岳云道:“这论坛不知是什么东西,俺看在线人数有一千多,想必是一个好所在,何不进去看看。”说罢用鼠标点了一下。
  进得论坛,却原来尽是些文章,三人点了几篇看了,颇觉不错,再看几篇,又觉无聊,张宪无意中点了一下刷新,却又见有了几篇。三人看了半天,但见论坛内各种文章鱼龙混杂,也有好的,也有差的,也有搞笑的,也有悲哀的,也有古典的,也有现代的,也有诗词,也有小说等等,不一而足。岳飞看了半天,微微摇头,道:“这里面好东西是有的,差的也不少,譬如这古诗词,实在是不堪入目。”
  岳云忽道:“爹爹不是写过一篇满江红吗?何不就贴在上面,也好让他们见识见识。”张宪大声叫好,岳飞笑道:“贴出来没的惹人耻笑,而且俺拼音不熟,打字慢。”岳云一叠声的道:“不怕不怕,我来贴,正好我在部队上当过几天打字员,倒也不慢”于是便点了一下加贴。
  岂知点完后,却有提示说:“如果您是新用户,请现在注册。”岳飞眉头一皱,道:“恁地麻烦。”说话间岳云已进到注册界面。
  只见上面有提示要填笔名,岳飞道:“就填个鹏举吧。”不想填好后却有提示说:对不起,此名已被注册,请重新填写。岳飞皱眉道:“何人如此无聊?俺的名字也要抢。”岳云又填了岳飞,岳云,张宪等数个名字,都被人抢注,岳飞大怒,道:“无聊,无耻,竟有这等事,气煞我也。”说罢抢过键盘,用全拼法打入“怒发冲冠”四个字,不想却一举通过,三人齐声欢呼。
  注册完毕,岳云便将岳飞所写满江红贴了上去,随后便开始刷新,眼看一个时辰过去了,却老也没人跟贴,三人不由气妥,岳飞便道:“先睡吧,夜也深了,明天早上起来看。”岳云等二人甚感没趣,也就睡了。
  次日清晨,岳飞正熟睡间,只听隔壁岳云大喊道:“爹爹快来看,有人跟咱们的贴啦。”岳飞一时被惊醒,一轱碌爬起来,顾不得换衣,飞奔至电脑前,只见岳云张宪二人满脸红光,兴奋不已,便往电脑上看去,只见在满江红下有十数个跟贴,起先一人跟道:“好词,绝妙,读之令人热血沸腾。”后面有人纷纷跟道:“果然好词。”“好。”“妙。”更有人在下面说:“吐血推荐,绝妙好词。”“怒兄真是俺的偶像。”岳飞见了,微微一笑道:“跟贴虽多,但大多是奉承之词,不可太当真了。”
  三人在电脑前坐了一上午,但见跟贴虽不见增加,点数却直线上升,到吃午饭时,已经到了一千多点,岳飞道:“先吃饭,吃完再看,顺便给大家回个贴。”
  吃完饭,岳飞正欲睡个午觉,只听岳云在高声怒喝,道:“岂有此理,卑鄙无耻。”岳飞忙跑到电脑前,问:“何事生气?”
  岳云指着电脑说:“爹爹你看。”只见在满江红最下面,有一人名为哈迷吃,发贴道:“是爱国主义还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评怒发冲冠的满江红。”进去看时,但见洋洋千言,大体是说满江红乃是一首狭隘的民族主义大爆发的词,此词以大汉族主义为其根本特征,歧视女真人,看似爱国,实为狭隘云云,末了讽刺道:“这个名叫怒发冲冠不外乎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这样的人,实为民族团结之大敌,建议斑竹删了此贴,不要让论坛成为民族主义者贩卖其思想的场所。”云云。
  岳飞见了气满胸堂,喝道:“这哈迷吃居然也上网,一派胡言,可恶之极。”张宪道:“到不一定是哈迷吃本人,或许也是冒充的。”岳飞道:“管他真假,此贴不可不回。”说罢顾不得睡觉,口拟回贴一篇,由岳云快速打上,题目就叫:捍卫主权难道是狭隘?――驳哈迷吃之谬论。此篇有两千余字,比之哈迷吃的多了一倍有余。
  打完贴上已是午后,不久就有人名叫梁红玉,跟贴道:支持怒发冲冠,打倒哈迷吃。
  又有一名为铁滑车之人道:哈迷吃是金国的奸细,大家不要上他的当。岳飞见了笑道:“毕竟还是明白人多。”正说间,只见有人名为金兀术,发贴道:这是爱国主义吗?――也谈怒发冲冠的大作满江红。岳飞拍案道:“他也来凑热闹。”岳云道:“待孩儿回他一篇。”说罢便回了一篇名为:什么叫爱国主义?――驳金兀术。
  这时已是下午,论坛上关于满江红的讨论也越见热烈,发言的工有数十人,分别分为两大阵营,一方有梁红玉,铁滑车,牛头山,黄天荡,双枪陆文龙等人,另一方有哈密吃,金兀术,我是女真人,黄龙府等人,岳飞等打了一天的字,不免有些疲惫,岳飞建议道:“今晚出去吃饭,顺便商量一下怎么回答他们。”
  吃罢晚饭,回到电脑旁,打开一看,只见又有新内容,有一人名为秦会,发一贴道:战与和的利弊――论什么是真正的爱国。又有一人名为宋高宗,发贴道:打就能解决问题吗?――与怒发冲冠兄商榷。当既有人道:打倒汉奸秦会,打倒宋高宗。又有人道:请不要轻易打倒,要允许人说话。岳飞怒道:“这两人也来了,好,今晚不睡了,熬个通霄。”
  张宪献计道:“我看在论坛上争论,人多者为胜,元帅何不多注几个笔名,交替使用?此为疑兵之计。”岳云道:“有理。”岳飞沉吟道:“这样怕不好罢,这毕竟不是打仗。让人知道多不好。”
  张宪道:“以前俺听说美利坚有俗话说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想必说的就是这英特网,既然如此,何妨多用几个名字。若是他们用好几个,俺们只用一个,岂不是显得俺们人少,倒是支持他们的人多?反正也没人知道,就多注几个算了。”
  岳飞叹了口气,道:“也罢,就按你说的做。”当下岳云又注了七八个名字。
  话说岳飞等三人一夜没睡,写了两万多字节的长文:永远的爱国主义――兼谈与狭隘的民族主义的区别。此文上下数千年,纵横几万理,三人查了包括十万个为什么在内的十多本参考书,端的是义正词严,热血沸腾。写完后,三人均觉满意,岳飞道:“这一下他们没话说了。”此时天已大亮,三人贴完后就睡了。
  直到下午,三人才起床,顾不得洗脸,便打开电脑,待上网后一看,只见此文后跟了数十个贴子,有叫好的,也有骂的,哈迷吃更发了一长贴,曰:我可以冷笑吗?――驳怒发冲冠之爱国主义。金兀术也发贴道:我害怕这样的爱国主义。秦会也有重量级的长贴,题目叫:秦烩是汉奸吗?――兼谈汉奸的形成和实质。岳飞见了,一阵头晕,道:“实在可气,气死我了。”岳云道:“待我来对付他。”便用新注的笔名靖康耻跟秦会之贴,道:你这狗娘养的给俺闭嘴。才跟完,便有人道:请不要骂人,有理讲理。秦会回道:你不是狗娘养的,你是猪娘养的。岳云大怒,发贴道:你这狗娘养的大汉奸没有权利说话。秦会立刻回道:你这猪娘养的才是汉奸。
  当既有人发贴,道:关于汉奸问题,请看转贴。内附转贴一篇,曰:汉奸发生学。
  宋高宗发贴道:汉奸有没有说话的权利?――谈谈言论自由。岳飞见了说:“这篇一定要回。”便回贴一篇:汉奸有说话的权利吗?
  这时有人出贴道:怒MM息怒,听俺讲几句。岳飞皱眉道:“什么叫MM?”张宪道:“好象是妹妹的谐音。”岳飞又气又笑,道:“真真气死我了,居然把俺当女的。”
  正说间,有人发贴道:关于言论自由,请看什么是自由主义者。有人跟贴道:老大,请不要谈自由主义。岳飞道:“越来越乱了,跑题跑得一踏糊涂。”张宪道:“不如这样,我们不是有好几个名字吗?对每一个不同的问题,用一个名字。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岳飞点头道:“这样也好。”当下三人又是一夜没睡,发了数个长贴:分别叫:爱国主义的实质;汉奸,我永远唾弃你;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写完后,又是东方发白,哈欠连天。
  一觉睡到下午,三人都有点精力不济,岳云上网一看,昨天自己骂秦会的贴子已经不翼而飞,一时大怒,张宪道:“估计是被斑竹之类的删了。”岳飞怒道:“岂有此理,俺一定要讨个说法。”说罢发贴一个,曰:请给我一个删贴的理由。严厉质问斑竹为何删了贴。贴出去不久,有人跟道:有理,俺支持。岳飞等正欣慰间,哈迷吃发一贴道:你以为你是谁?金兀术也发一贴道:斑竹不能删贴吗?秦会也出一数百字节的贴子,道:别摆出一付委屈样。梁红玉出来打圆场,道:怒MM,听俺解释几句。岳云大怒,立刻又发一贴,道:我的贴子错在那里?一时忙乱,却用了另一个ID。此贴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哈迷吃道:请看爱国者的真面目。秦会道:这人究竟有多少个ID?牛头山跟道:用多少ID是别人的自由,与你何干?一时间论坛又乱作一团。
  岳云颇为尴尬,岳飞责备道:“我早说别用那么多的名字。”
  张宪道:“现在最主要的是抓住主要矛盾,问斑竹为什么删贴。”
  岳云又发贴道:请不要转移话题,再问斑竹为什么删贴?
  这时斑竹精忠报国发一贴道:关于删贴的事俺说几句。进去看时,只见里面写着:怒MM昨天有几个灌水的贴子,我把它们删了,主要是为了能让大砖在一版多停留一段时间,这里删贴的尺度比较松,一般只删水贴和广告,特别这两天水比较大,俺删的也就多了一点。
  岳飞皱眉道:“什么灌水大砖,看不懂。”
  正说间,有人发一贴,题目叫:BBS上的灌水与造砖。进去一看,方才了然。
  经过这两天奋战,岳飞等三人深感疲惫,却又欲罢不能,岳飞叹道:“本意是想在网络上找一点有用的东西,顺便也学点知识,却不料搞成这样。”
  张宪道:“不如我们来点高姿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说,顺便也道个歉,这事就算完了,以后也好在论坛继续待下去。”
  岳飞沉吟道:“要我道歉?俺又没错。”
  张宪笑道:“错不错自有公论,先说一声,主要是显得高姿态,更主要的是把这事了结了,并不是说错了。”
  岳飞点头道:“这也有理。这样好了,由我来口述,云儿打字,宪儿在旁边补充。”三人又穷一夜之力,写了一篇三万多字节的文章,题目叫:关于这几天争论的来龙去脉及我的道歉。写完后,三人又看了数遍,贴了出去,岳飞叹气道:“终于把这事了结了,可以睡几天好觉了。”
  次日三人上网来看,只见有无数人跟贴,其中哈迷吃等人也说了一些道歉的话,三人正欣慰间,忽见有人发一万余字节的长贴,题目曰:是道歉还是重新挑起事端?――我看这两天的争论并怒发冲冠的道歉。三人大叫一声,一起昏了过去。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舌战群儒之IT篇
  却说鲁肃、孔明在长安大戏院辞了玄德、刘琦,坐电梯望写字间来。二人在电梯中共议。鲁肃说:“待会见了公司总裁,可别提曹操网站兵多将广,又得了拿屎待客的IPO哦。”孔明一撇嘴:“咱是什么人啊…”说话间,已到公司大门,鲁肃请孔明先同前台妹妹聊会天,自己找公司总裁孙权去了。孙权正在同诸位CXO在开会,听说市场总监鲁肃回来了,赶紧问:“子敬去探得怎样?”鲁肃说:“孩子没娘说来话长啊。”孙权打开OUTLOOK将曹操的收购意向的EMAIL给鲁肃看。大致内容如下:“操听命于VC,奉钱伐罪。旄麾南指,网站莫不束手,嘉里之民,通通望风归顺。今统美刀数亿,带宽千兆,欲与将军会猎于光华长安,共伐骚狐,同分股票,永结盟好。幸勿观望,速赐回音。”鲁肃问:“您老觉得…?”孙权神经质地动着鼠标并不答话。运营总监张昭说:“曹操钞票多多,CNNIC排名第一,实在是难以抗拒你的容颜哦。给我一个拒绝的理由先?”众CXO皆曰:“子布之言,正合天意。”孙权深谙沉默是金,开始把玩在美国白宫购得的正宗古巴哈瓦那GOOD-TASTE雪茄。张昭又说:“我看不必多疑。如果并购,咱们公司员工…”孙权依旧低头不语。
  闷了一会儿,孙权拿了杯子出了会议室,鲁肃说空调太冷,跟了出去。四下无人,孙权拍着鲁肃的肩膀,分给一枝雪茄,说:“你丫倒也说话呀!”鲁肃受宠若惊,急欲表白:“刚才那帮鸟人,害你呢!您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公司给卖了呢?公司里别人都可以,您可就不行啦。”
  “说来听听?”
  “公司卖了,象咱这样,慢慢混也是个什么O啊;您老干嘛去呢?顶多是个董事,要车没车,的票还没得报,连个PPMM都没得跟,岂不太不爽了?大家都有小算盘哦…”
  “他妈妈的,还是咱哥俩好!可是操这厮刚在拿屎待客上市,又吞并了诸多网站,恐怕…”
  “我刚才路过楼下骚狐,把诸葛瑾的弟弟诸葛亮找来了,你看看他怎么说。”鲁肃心想,到长安大戏院喝花酒的事就别提了,公司财政正困难呢,省得孙权听了心疼,分心。
  “那个什么卧龙睡上铺先生来了?”
  “现在估摸在外面技术部的机器上CHECK MM的EMAIL呢。”鲁肃知道,孔明没什么MM,八成在看操网的新闻频道。
  “那还不快把他请到忠义堂杀杀那帮鸟人的嚣张气焰,我就不去了。”孙权心想,做好REPORT把VC对付了先。
  鲁肃连忙去找孔明,在技术部寻了半天,结果在总裁办公室外面找着了。正陪助理MM聊得热火朝天,互留手机相约七夕呢。鲁肃暗叹:“世风日下啊,孔明这呆头鹅也开始B2B,泡MM了”
  到了会议室。一班CXO二十余人,一水公司LOGO的棉质T-SHIRT,怕是某次活动没发完的。鲁肃介绍说,总裁依据在美国读MBA时教授先生教导的理念,要求统一着装,据说有助团队精神,同时防止自然资源浪费,可见是个环保主义者。孔明逐一相见,各问姓名。交换完名片,坐于客位。张昭等见孔明丰神飘洒,器宇轩昂,帅哥气十足,很不以为然。
  张昭首先发言:“听说孔先生自比丁磊。真的吗啊啊啊????”
  孔明:“啊你个头啊,啊,咱自比丁磊怎么啦?咱还没自比逼儿?该死呢!要说那是刘备太臭,没兵没将,我有什么办法?多亏了咱还会上市,这个你行吗?就知道在这坐着发依妹儿,咱们楼上楼下的老邻居,也没看你给咱提供啥PAGEVIEW的说。”
  这一篇言语,说得张昭并无一言回答,红了脸擦黑板去了。心里暗道,这小子嘴巴这么厉害,怎么以前去骚狐没见识过,哪天把他挖过来,唉,股票期权现在是骗不了人啦。
  座上忽一人抗声问:“曹操那么多PAGEVIEW,你就不怕?”
  孔明视之,乃技术总监虞翻也。
  孔明说:“曹操号称百万PAGEVIEW,水分大着呢,咱虽然不多,但以一当十,都是咱狐扯来的忠实用户,乘以10也和曹操差不多啦。”
  虞翻不能对,自己网站的用户还不多半是以手机为诱饵请大一学生们注册的,埋头在卸掉了软驱的偷食粑笔记本上做会议记录。果然技术总监,键法奇快,非独孤九键可比,都是在聊天室练出来的。
  座间又一人问:“孔明是不是想学苏秦、张仪呀?”
  孔明视之,乃市场部步骘也。
  孔明:“是又咋啦。你也配谈苏秦、张仪?!!人家苏秦揣着六个跨国大公司的总裁章,张仪也两次被某国际知名投资机构俜为资深顾问,请问您老先生是…”
  那步骘只是个部门经理,顿时默然无语。他没有雪茄可玩,纸烟又太软太细没什么好玩的,只好象个中学生似的转笔。
  忽一人问曰:“孔明以为操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孔明视其人,乃薛综也。
  孔明:“曹操乃工贼内奸也,又何必问?”
  薛综:“这话就不对了。INTERNET传世至今,天数将终。现在操大康(CaoDotCom)已有天下三分之二,人心所归,皆以为门户,敢问先生IE首页可是http://dailynews.cao.com.cn?”
  孔明厉声曰:“薛敬文说出这种话实在让人心寒啊!难道贵公司员工不把自己的网站做自己的首页么?现在曹操跑到拿屎待客上市,走资本主义的尾巴路线,而且洋钱都让鬼子赚跑了,如此篡逆之心,天下有人民币而无美刀之士所共愤。你的立场都站到哪里去了?还是回家多学学实践论和矛盾论,没受过三讲教育的人,跟小MM聊天去吧。”
  薛综满面羞惭,不能对答。他那套和小MM聊天胡搅蛮缠打情骂俏的本事被孔明这么一说,倒也拿不出手了。
  座上又一人应声问:“操可是名门望族。你家刘备虽说出身中国的MIT美国的清华德国还是美国的?待考,克来顿,不过是在建国门外面玩了回滑板,和中关村卖光盘差不多,也称什么数字英雄。哪有人家根正苗红?”
  孔明视之,乃陆绩也。
  孔明笑曰:“根正苗红又咋啦,那更不应该反社会主义。我家刘备虽然玩滑板,但志向远大。你丫一个偷公司鼠标垫回家自己用的毛头小子,懂啥?”
  陆绩语塞,赶紧缩回双手,上面戴了他在COMDEX CHINA 2000展览会上用IBM工程师赠给他的名片换来的CISCO手表呢。感觉自己夕阳武士的形象全给毁了。
  座上一人忽曰:“孔明强词夺理,不必再言。请问孔明常去哪个BBS,发过什么帖子没有?”
  孔明视之,乃严峻也。
  孔明:“什么BBS,聊天室之流,都是骗小MM们的FOCUS和FEELINGS的FOOLISH举动,舞文弄墨安能兴邦立事?”
  严峻低头丧气而不能对,心想:水母青蛙这样的BBS丫的想来也不放在眼里,俺只是区区一副版主,而且不是什么谈情说爱,飞跃重洋这样的热门版,唉。
  忽又一人大声曰:“我知道你这种只会说大话的人,写不出论文,可能连学位都没拿到呢,也不怕在座的洋博士们笑话?”
  孔明视其人,乃汝南程德枢也。
  孔明:“没有又咋啦?鲁迅有学位么?钱钟书也没得博士论文的作。Lea Mating(李梅亭),就是围城里那个头薅得跟葛优似的,各著名学报上发的兼职广告都没你发的PAPER多,还不是一样混了个主任。” 
  程德枢不能对。他熬了个冷门洋博士回来,盼着回来在B大做个学术带头人,可是专业实在太冷,没什么经费,还不如来网站混呢。
  当时还有张温、骆统二人想发言。忽一人破门而入,媚声说到:“孔明可是当世帅哥,数字英雄的开路先锋,你们这些人在聊天室斗嘴上瘾了,空谈误国啊。诸葛DD,过来过来,可有GF没?二天给你绍介一个先。”众视其人,乃零陵人,姓黄,名盖,字公覆,现为公司财务总监。
  此话一出,顿时勾起诸人心里永远的痛。以下辩论MM不宜,进而少儿不宜,逐步沦为大学男生宿舍卧谈会里的糟泊毒草,侃到兴头上大家早就忘有个什么操大康的事了。 
  纯为搞笑而作,没有下回分解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被老板发现在用QQ
昨天,在QQ上和MM聊天,结果被老板发现了。
老板办公室,老板满脸奸笑:“准备接受处罚吧。”我无言,谁让自己撞到枪口上!
“这么着”,老板翘起二狼腿说:“我给你提供几个处罚方案,你自己选择接受什么样的处罚吧。”我小心翼翼地说:“您说。”反正估计哪一个都会让我死得很难看。
“既然你是在QQ上和MM聊天,那我们的处罚也就和QQ、MM有关了。”我想:不会是老板请我和QQ上的MM吃饭吧?想什么好事呢!我掐了自己一把。现在是与狼共话啊!
“你可以选择,第一,员工上班时间网上聊天,我也有责任。。。”我一下子眼睛睁得老大,这是我们老板说的话?
“为了表示对我也有一定的处罚,我们风险与共,随机在QQ上找一个妹妹,让她说一个幸运数,这个幸运数呢,就是你今后的月薪,是大是小,我们都要承认,怎么样?”哼哼,狐狸的尾巴总是藏不住的!
“不行,不行。”我把头摇得像QQ上来了新消息一样。没听说过谁的幸运数会成千上万,大多是1到10之间,MM金口一开,如果说是1,那我怎么活啊!
“那好,第二,”老板一副早已料到的神情,“你去问秘书程小姐一个问题就行了。”
“什么问题?”我一下来了精神,大家都知道,程小姐是我的梦中情人,是个PPMM,别说一个问题,让我去和她说一本《红楼梦》那么多字的话我都乐意!
“你就说:‘程小姐,请你能不能长得好看一些?’”去死吧,想让我万劫不复啊!“不行!”我断然拒绝。
“第三”,老板开始得意地笑了:“这个容易点,你去公司门口,当有三个或三个以上的PPMM经过时,你要兴高采烈地冲她们喊:‘MM们,我现在是太监了!’注意距离不得大于两米。”太损了,我还想在江湖上混呢!真是“天下最毒妇人心,比起老板真算轻!”
“能不能再换个方法?”我问。
“我已经想了三个,你自己说怎么办吧,否则只能从前三条选择一个,注意只能和QQ、MM有关。”
“要么,要么,我――我――”我结结巴巴地说。
“别着急,慢慢说。”老板用期待的眼神鼓励我。
“要么把我QQ里的MM名单给你一份?”我迟疑地说。
“耶!就等你这句话呢!OK,成交。不许反悔!”老板兴奋得跳了起来。
“咕咚”!上当了!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被老板发现在用QQ
昨天,在QQ上和MM聊天,结果被老板发现了。
老板办公室,老板满脸奸笑:“准备接受处罚吧。”我无言,谁让自己撞到枪口上!
“这么着”,老板翘起二狼腿说:“我给你提供几个处罚方案,你自己选择接受什么样的处罚吧。”我小心翼翼地说:“您说。”反正估计哪一个都会让我死得很难看。
“既然你是在QQ上和MM聊天,那我们的处罚也就和QQ、MM有关了。”我想:不会是老板请我和QQ上的MM吃饭吧?想什么好事呢!我掐了自己一把。现在是与狼共话啊!
“你可以选择,第一,员工上班时间网上聊天,我也有责任。。。”我一下子眼睛睁得老大,这是我们老板说的话?
“为了表示对我也有一定的处罚,我们风险与共,随机在QQ上找一个妹妹,让她说一个幸运数,这个幸运数呢,就是你今后的月薪,是大是小,我们都要承认,怎么样?”哼哼,狐狸的尾巴总是藏不住的!
“不行,不行。”我把头摇得像QQ上来了新消息一样。没听说过谁的幸运数会成千上万,大多是1到10之间,MM金口一开,如果说是1,那我怎么活啊!
“那好,第二,”老板一副早已料到的神情,“你去问秘书程小姐一个问题就行了。”
“什么问题?”我一下来了精神,大家都知道,程小姐是我的梦中情人,是个PPMM,别说一个问题,让我去和她说一本《红楼梦》那么多字的话我都乐意!
“你就说:‘程小姐,请你能不能长得好看一些?’”去死吧,想让我万劫不复啊!“不行!”我断然拒绝。
“第三”,老板开始得意地笑了:“这个容易点,你去公司门口,当有三个或三个以上的PPMM经过时,你要兴高采烈地冲她们喊:‘MM们,我现在是太监了!’注意距离不得大于两米。”太损了,我还想在江湖上混呢!真是“天下最毒妇人心,比起老板真算轻!”
“能不能再换个方法?”我问。
“我已经想了三个,你自己说怎么办吧,否则只能从前三条选择一个,注意只能和QQ、MM有关。”
“要么,要么,我――我――”我结结巴巴地说。
“别着急,慢慢说。”老板用期待的眼神鼓励我。
“要么把我QQ里的MM名单给你一份?”我迟疑地说。
“耶!就等你这句话呢!OK,成交。不许反悔!”老板兴奋得跳了起来。
“咕咚”!上当了!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被老板发现在用QQ
昨天,在QQ上和MM聊天,结果被老板发现了。 老板办公室,老板满脸奸笑:“准备接受处罚吧。”我无言,谁让自己撞到枪口上! “这么着”,老板翘起二狼腿说:“我给你提供几个处罚方案,你自己选择接受什么样的处罚吧。”我小心翼翼地说:“您说。”反正估计哪一个都会让我死得很难看。 “既然你是在QQ上和MM聊天,那我们的处罚也就和QQ、MM有关了。”我想:不会是老板请我和QQ上的MM吃饭吧?想什么好事呢!我掐了自己一把。现在是与狼共话啊! “你可以选择,第一,员工上班时间网上聊天,我也有责任。。。”我一下子眼睛睁得老大,这是我们老板说的话? “为了表示对我也有一定的处罚,我们风险与共,随机在QQ上找一个妹妹,让她说一个幸运数,这个幸运数呢,就是你今后的月薪,是大是小,我们都要承认,怎么样?”哼哼,狐狸的尾巴总是藏不住的! “不行,不行。”我把头摇得像QQ上来了新消息一样。没听说过谁的幸运数会成千上万,大多是1到10之间,MM金口一开,如果说是1,那我怎么活啊! “那好,第二,”老板一副早已料到的神情,“你去问秘书程小姐一个问题就行了。” “什么问题?”我一下来了精神,大家都知道,程小姐是我的梦中情人,是个PPMM,别说一个问题,让我去和她说一本《红楼梦》那么多字的话我都乐意! “你就说:‘程小姐,请你能不能长得好看一些?’”去死吧,想让我万劫不复啊!“不行!”我断然拒绝。 “第三”,老板开始得意地笑了:“这个容易点,你去公司门口,当有三个或三个以上的PPMM经过时,你要兴高采烈地冲她们喊:‘MM们,我现在是太监了!’注意距离不得大于两米。”太损了,我还想在江湖上混呢!真是“天下最毒妇人心,比起老板真算轻!” “能不能再换个方法?”我问。 “我已经想了三个,你自己说怎么办吧,否则只能从前三条选择一个,注意只能和QQ、MM有关。” “要么,要么,我――我――”我结结巴巴地说。 “别着急,慢慢说。”老板用期待的眼神鼓励我。 “要么把我QQ里的MM名单给你一份?”我迟疑地说。 “耶!就等你这句话呢!OK,成交。不许反悔!”老板兴奋得跳了起来。 “咕咚”!上当了!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交往幽默爆笑笑话-上班聊天被老板发现
  昨天,在QQ上和MM聊天,结果被老板发现了。    老板办公室,老板满脸奸笑:“准备接受处罚吧。”我无言,谁让自己撞到枪口上!    “这么着”,老板翘起二狼腿说:“我给你提供几个处罚方案,你自己选择接受什么样的处罚吧。”    我小心翼翼地说:“您说。”反正估计哪一个都会让我死得很难看。    “既然你是在QQ上和MM聊天,那我们的处罚也就和QQ、MM有关了。”我想:不会是老板请我和QQ上的MM吃饭吧?想什么好事呢!我掐了自己一把。现在是与狼共话啊!    “你可以选择,第一,员工上班时间网上聊天,我也有责任。。。”我一下子眼睛睁得老大,这是我们老板说的话?    “为了表示对我也有一定的处罚,我们风险与共,随机在QQ上找一个妹妹,让她说一个幸运数,这个幸运数呢,就是你今后的月薪,是大是小,我们都要承认,怎么样?”    哼哼,狐狸的尾巴总是藏不住的!“不行,不行。”我把头摇得像QQ上来了新消息一样。没听说过谁的幸运数会成千上万,大多是1到10之间,MM金口一开,如果说是1,那我怎么活啊!    “那好,第二,”老板一副早已料到的神情,“你去问秘书程小姐一个问题就行了。”    “什么问题?”我一下来了精神,大家都知道,程小姐是我的梦中情人,是个PPMM,别说一个问题,让我去和她说一本《红楼梦》那么多字的话我都乐意! “你就说:‘程小姐,请你能不能长得好看一些?’”去死吧,想让我万劫不复啊!“不行!”我断然拒绝。    “第三”,老板开始得意地笑了:“这个容易点,你去公司门口,当有三个或三个以上的PPMM经过时,你要兴高采烈地冲她们喊:‘MM们,我现在是太监了!’注意距离不得大于两米。”太损了,我还想在江湖上混呢!真是“天下最毒妇人心,比起老板真算轻!”    “能不能再换个方法?”我问。    “我已经想了三个,你自己说怎么办吧,否则只能从前三条选择一个,注意只能和QQ、MM有关。”    “要么,要么,我――我――”我结结巴巴地说。    “别着急,慢慢说。”老板用期待的眼神鼓励我。    “要么把我QQ里的MM名单给你一份?”我迟疑地说。    “耶!就等你这句话呢!OK,成交。不许反悔!”老板兴奋得跳了起来。    “咕咚”!上当了!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Copyright@http://www.ksiso.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