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语言谐音笑话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电脑爱情
  当今世界电脑风靡,像瘟疫一样急剧扩散流行。电脑带来的信息产业革命,给人 们的观 念、习惯及其工作、生活方式都产生了深刻而广泛的影响。成电脑迷,患“电脑 病”的 人比得癌症的人还多。我有一朋友张,从事软件工作,自然对电脑的痴狂无以伦 比,其 语言方式也很职业化,脱口便是电脑专业术语。试举其对爱情的表述,便可成篇 趣文。 朋友张的恋爱可用雨果的一部名著概括:“悲惨世界”。一提这事,他就“苦大 仇深” :“对谈恋爱,我顶多算个电脑初学者水平,年龄都 ‘286’了―28岁零6个月, 爱情 的‘光标’还停留在‘文首’位置。” 好不容易经人介绍了一个女友,久经接触 ,却 无喜人发展,用他的话说:“嗨,咱这恋爱整个一个‘286’速度―运行太慢。都 认识 三个多月了, 才刚刚算个‘文件打开’,和她上街,横走竖行,她竟保守得要和 我保 持过大的‘字距’或‘行距’。在她的‘菜单’里,根本没有浪漫抒情,卿卿我 我的设 置。我的感情‘传输系统’十分畅通,她的‘接收系统’总出故障。” 过了些时日,朋友张心情郁闷地前来找我,见面便说:“我那倒楣的恋爱彻底‘ 死机’ 了。”问其原因,他答:“我俩不‘兼容’。”他指指脑袋:“她的‘主机’不 行,修 养差,没文化,整个一个‘内存’不够、‘版本’太低,连‘学习机’的档次都 谈不上 。其实,我早就该 ‘ESC’(返回)了。”我安慰道:“既然你已经‘Enter’, 你再 重选一款吧。”一个周末,朋友张打来电话,兴奋地告诉我:“哥们儿,我又恋 爱上了 。她个子不高,体积不大,算个‘便携式笔记本’吧。她长得漂亮,尤其那心灵 的‘显 示器’―眼睛,水灵灵的。‘音频’也不错,档次少说也属‘586’级别。” 朋友张对“便携式”一往情深,追得甚紧,各式各样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像 “词组 ”一样不停地“输入”。“便携式”说:“你是夜壶镶金边―嘴儿好,这些话还 不知道 对多少个女人‘克隆’过呢。” 朋友张倒也诚实:“哪能呢,顶多对别的女孩’COPY’过两三次。不过,我保证 对你是 最后一次’块搬移’了。你要是不信,可以把我的每句话都在你记忆里‘存盘’ ,任你 随时‘调阅’对照,如有不实,咱们的关系,你尽可以随时‘关机’。” 估计朋友张和他的“笔记本”打得火热,好长一段已顾不上和我联系了。一个冬 日,朋 友张突然闯入我家,他的脸像刚从冰箱里取出来一样,冷冰冰硬梆梆,连家里的 暖气也 化不开。我纳闷地问:“怎么没把你的‘便携式’带来,让我也瞧瞧?你们的关 系发展 到什么程度了?” 他沮丧地说:“不瞒你哥们儿,一提这事我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早就被别的男人 给‘格 式化’了!你说说,我怎么能咽下这口窝囊气!” 他长叹一口气:“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观察,我破译了她的’密钥’,发现她是 个‘多 媒体’,她视爱为‘电脑游戏’,旧情不忘,新情不断,还常常搞‘远程传输’ 。最近 ,我和她的爱情‘互联网络’上,又恶狠狠地杀出一个‘黑客’,他常在我不在 时,神 秘‘登录’,篡改和盗用我爱情‘主页’上的珍贵资料,使我对她的‘操作命令 ’失灵 ,导致我的第四次恋爱‘站点’被迫关闭。哥们儿,你想想,我心里堵不堵呀? 我付出一片真情,一颗真心,保存下来的‘文件’只有伤心、痛苦和无奈。” 我 对朋 友张经受的情感挫折深感同情,只有安慰劝说:“把那些伤心痛苦的‘文件’都 ‘全文 删除’吧,留一张‘空盘’,等待去存将来的甜蜜幸福。感情的‘鼠标’掌握在 你的手 里,你还是重新‘开机’,在爱的‘主菜单’下慎重‘选项’吧。” 时间以“586”的速度快速运行,转眼一年过去了,朋友张把自己的婚姻压在了“ 电脑 征婚”上,终于获得了一位称心如意的爱妻。最近,我与他在街上邂逅,他一派 喜气上 脸、好是滋润的感觉,对我开口便报喜:“我和老婆联手开发出了一个绝对智能 型的‘ 软件’。”我惊问:“又出什么新成果了?可否给我演示演示,我可以对它的价 值先做 一番评估。”他含笑摇头:“不可不可。”我说:“你还怕朋友侵犯你的知识产 权呀? ”他说:“哪里哪里。只是这精密‘软件’还在我老婆肚子里‘存盘’呢,得等 到几个 月后才能完整地‘打印’出来。”我明白过来,说:“你这家伙三句话离不开本 行。恭 喜恭喜。你是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他说:“男女都无所谓,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愿他的脑子是一部先进的电脑。所以 ,我给 他取了个很特别的‘文件名’,叫‘张脑’。一是指望他脑子如电脑般好使;二 是纪念 我和他妈的‘电脑情缘’;三是张脑与‘樟脑’谐音。樟脑防腐驱虫,在电脑时 代,各 种‘病毒’很多,我便特意在他的名字上设置了防‘病毒’装置。” 我乐道:“这名字俗得高雅,新鲜,好记,别出心裁,除了药店怕是找不到重名 的!”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电脑爱情
  当今世界电脑风靡,像瘟疫一样急剧扩散流行。电脑带来的信息产 
业革命,给人们的观念、习惯及其工作、生活方式都产生了深刻而广泛 
的影响。成电脑迷,患“电脑病”的人比得癌症的人还多。我有一朋友 
张,从事软件工作,自然对电脑的痴狂无以伦比,其语言方式也很职业 
化,脱口便是电脑专业术语。试举其对爱情的表述,便可成篇趣文。 
朋友张的恋爱可用雨果的一部名著概括:“悲惨世界”。一提这事,他 
就“苦大仇深”:“对谈恋爱,我顶多算个电脑初学者水平,年龄都 
‘286’了―28岁零6个月,爱情的‘光标’还停留在‘文首’位置。” 
好不容易经人介绍了一个女友,久经接触,却无喜人发展,用他的话说: 
“嗨,咱这恋爱整个一个‘286’速度―运行太慢。都认识三个多月了, 
才刚刚算个‘文件打开’,和她上街,横走竖行,她竟保守得要和我保 
持过大的‘字距’或‘行距’。在她的‘菜单’里,根本没有浪漫抒情, 
卿卿我我的设置。我的感情‘传输系统’十分畅通,她的‘接收系统’ 
总出故障。” 

  过了些时日,朋友张心情郁闷地前来找我,见面便说:“我那倒楣 
的恋爱彻底‘死机’了。”问其原因,他答:“我俩不‘兼容’。”他 
指指脑袋:“她的‘主机’不行,修养差,没文化,整个一个‘内存’ 
不够、‘版本’太低,连‘学习机’的档次都谈不上。其实,我早就该 
‘ESC’(返回)了。”我安慰道:“既然你已经‘Enter’,你再重选 
一款吧。” 

  一个周末,朋友张打来电话,兴奋地告诉我:“哥们儿,我又恋爱 
上了。她个子不高,体积不大,算个‘便携式笔记本’吧。她长得漂亮, 
尤其那心灵的‘显示器’―眼睛,水灵灵的。‘音频’也不错,档次少 
说也属‘586’级别。” 

  朋友张对“便携式”一往情深,追得甚紧,各式各样的甜言蜜语、 
海誓山盟,像“词组”一样不停地“输入”。“便携式”说:“你是夜 
壶镶金边―嘴儿好,这些话还不知道对多少个女人‘克隆’过呢。” 
朋友张倒也诚实:“哪能呢,顶多对别的女孩’COPY’过两三次。不过, 
我保证对你是最后一次’块搬移’了。你要是不信,可以把我的每句话 
都在你记忆里‘存盘’,任你随时‘调阅’对照,如有不实,咱们的关 
系,你尽可以随时‘关机’。” 

  估计朋友张和他的“笔记本”打得火热,好长一段已顾不上和我联 
系了。一个冬日,朋友张突然闯入我家,他的脸像刚从冰箱里取出来一 
样,冷冰冰硬梆梆,连家里的暖气也化不开。我纳闷地问:“怎么没把 
你的‘便携式’带来,让我也瞧瞧?你们的关系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他沮丧地说:“不瞒你哥们儿,一提这事我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早就被 
别的男人给‘格式化’了!你说说,我怎么能咽下这口窝囊气!” 
他长叹一口气:“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观察,我破译了她的’密钥’, 
发现她是个‘多媒体’,她视爱为‘电脑游戏’,旧情不忘,新情不断, 
还常常搞‘远程传输’。最近,我和她的爱情‘互联网络’上,又恶狠 
狠地杀出一个‘黑客’,他常在我不在时,神秘‘登录’,篡改和盗用 
我爱情‘主页’上的珍贵资料,使我对她的‘操作命令’失灵,导致我 
的第四次恋爱‘站点’被迫关闭。哥们儿,你想想,我心里堵不堵呀? 
我付出一片真情,一颗真心,保存下来的‘文件’只有伤心、痛苦和无 
奈。” 

  我对朋友张经受的情感挫折深感同情,只有安慰劝说:“把那些伤 
心痛苦的‘文件’都‘全文删除’吧,留一张‘空盘’,等待去存将来 
的甜蜜幸福。感情的‘鼠标’掌握在你的手里,你还是重新‘开机’, 
在爱的‘主菜单’下慎重‘选项’吧。” 

  时间以“586”的速度快速运行,转眼一年过去了,朋友张把自己的 
婚姻压在了“电脑征婚”上,终于获得了一位称心如意的爱妻。最近, 
我与他在街上邂逅,他一派喜气上脸、好是滋润的感觉,对我开口便报 
喜:“我和老婆联手开发出了一个绝对智能型的‘软件’。”我惊问: 
“又出什么新成果了?可否给我演示演示,我可以对它的价值先做一番 
评估。”他含笑摇头:“不可不可。”我说:“你还怕朋友侵犯你的知 
识产权呀?”他说:“哪里哪里。只是这精密‘软件’还在我老婆肚子 
里‘存盘’呢,得等到几个月后才能完整地‘打印’出来。” 
我明白过来,说:“你这家伙三句话离不开本行。恭喜恭喜。你是想要 
男孩还是女孩?” 

  他说:“男女都无所谓,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愿他的脑子是一部先进 
的电脑。所以,我给他取了个很特别的‘文件名’,叫‘张脑’。一是 
指望他脑子如电脑般好使;二是纪念我和他妈的‘电脑情缘’;三是张 
脑与‘樟脑’谐音。樟脑防腐驱虫,在电脑时代,各种‘病毒’很多, 
我便特意在他的名字上设置了防‘病毒’装置。” 
我乐道:“这名字俗得高雅,新鲜,好记,别出心裁,除了药店怕是找 
不到重名的!”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电脑爱情
  当今世界电脑风靡,像瘟疫一样急剧扩散流行。电脑带来的信息产  业革命,给人们的观念、习惯及其工作、生活方式都产生了深刻而广泛  的影响。成电脑迷,患“电脑病”的人比得癌症的人还多。我有一朋友  张,从事软件工作,自然对电脑的痴狂无以伦比,其语言方式也很职业  化,脱口便是电脑专业术语。试举其对爱情的表述,便可成篇趣文。  朋友张的恋爱可用雨果的一部名著概括:“悲惨世界”。一提这事,他  就“苦大仇深”:“对谈恋爱,我顶多算个电脑初学者水平,年龄都  ‘286’了―28岁零6个月,爱情的‘光标’还停留在‘文首’位置。”  好不容易经人介绍了一个女友,久经接触,却无喜人发展,用他的话说:  “嗨,咱这恋爱整个一个‘286’速度―运行太慢。都认识三个多月了,  才刚刚算个‘文件打开’,和她上街,横走竖行,她竟保守得要和我保  持过大的‘字距’或‘行距’。在她的‘菜单’里,根本没有浪漫抒情,  卿卿我我的设置。我的感情‘传输系统’十分畅通,她的‘接收系统’  总出故障。”
  过了些时日,朋友张心情郁闷地前来找我,见面便说:“我那倒楣  的恋爱彻底‘死机’了。”问其原因,他答:“我俩不‘兼容’。”他  指指脑袋:“她的‘主机’不行,修养差,没文化,整个一个‘内存’  不够、‘版本’太低,连‘学习机’的档次都谈不上。其实,我早就该  ‘ESC’(返回)了。”我安慰道:“既然你已经‘Enter’,你再重选  一款吧。”
  一个周末,朋友张打来电话,兴奋地告诉我:“哥们儿,我又恋爱  上了。她个子不高,体积不大,算个‘便携式笔记本’吧。她长得漂亮,  尤其那心灵的‘显示器’―眼睛,水灵灵的。‘音频’也不错,档次少  说也属‘586’级别。”
  朋友张对“便携式”一往情深,追得甚紧,各式各样的甜言蜜语、  海誓山盟,像“词组”一样不停地“输入”。“便携式”说:“你是夜  壶镶金边―嘴儿好,这些话还不知道对多少个女人‘克隆’过呢。”  朋友张倒也诚实:“哪能呢,顶多对别的女孩’COPY’过两三次。不过,  我保证对你是最后一次’块搬移’了。你要是不信,可以把我的每句话  都在你记忆里‘存盘’,任你随时‘调阅’对照,如有不实,咱们的关  系,你尽可以随时‘关机’。”
  估计朋友张和他的“笔记本”打得火热,好长一段已顾不上和我联  系了。一个冬日,朋友张突然闯入我家,他的脸像刚从冰箱里取出来一  样,冷冰冰硬梆梆,连家里的暖气也化不开。我纳闷地问:“怎么没把  你的‘便携式’带来,让我也瞧瞧?你们的关系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他沮丧地说:“不瞒你哥们儿,一提这事我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早就被  别的男人给‘格式化’了!你说说,我怎么能咽下这口窝囊气!”  他长叹一口气:“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观察,我破译了她的’密钥’,  发现她是个‘多媒体’,她视爱为‘电脑游戏’,旧情不忘,新情不断,  还常常搞‘远程传输’。最近,我和她的爱情‘互联网络’上,又恶狠  狠地杀出一个‘黑客’,他常在我不在时,神秘‘登录’,篡改和盗用  我爱情‘主页’上的珍贵资料,使我对她的‘操作命令’失灵,导致我  的第四次恋爱‘站点’被迫关闭。哥们儿,你想想,我心里堵不堵呀?  我付出一片真情,一颗真心,保存下来的‘文件’只有伤心、痛苦和无  奈。”
  我对朋友张经受的情感挫折深感同情,只有安慰劝说:“把那些伤  心痛苦的‘文件’都‘全文删除’吧,留一张‘空盘’,等待去存将来  的甜蜜幸福。感情的‘鼠标’掌握在你的手里,你还是重新‘开机’,  在爱的‘主菜单’下慎重‘选项’吧。”
  时间以“586”的速度快速运行,转眼一年过去了,朋友张把自己的  婚姻压在了“电脑征婚”上,终于获得了一位称心如意的爱妻。最近,  我与他在街上邂逅,他一派喜气上脸、好是滋润的感觉,对我开口便报  喜:“我和老婆联手开发出了一个绝对智能型的‘软件’。”我惊问:  “又出什么新成果了?可否给我演示演示,我可以对它的价值先做一番  评估。”他含笑摇头:“不可不可。”我说:“你还怕朋友侵犯你的知  识产权呀?”他说:“哪里哪里。只是这精密‘软件’还在我老婆肚子  里‘存盘’呢,得等到几个月后才能完整地‘打印’出来。”  我明白过来,说:“你这家伙三句话离不开本行。恭喜恭喜。你是想要  男孩还是女孩?”
  他说:“男女都无所谓,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愿他的脑子是一部先进  的电脑。所以,我给他取了个很特别的‘文件名’,叫‘张脑’。一是  指望他脑子如电脑般好使;二是纪念我和他妈的‘电脑情缘’;三是张  脑与‘樟脑’谐音。樟脑防腐驱虫,在电脑时代,各种‘病毒’很多,  我便特意在他的名字上设置了防‘病毒’装置。”  我乐道:“这名字俗得高雅,新鲜,好记,别出心裁,除了药店怕是找  不到重名的!”
Copyright@http://www.ksiso.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