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谐音闹出来的笑话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儿童幽默爆笑笑话-数字信
某人嗜酒如命,醉后常与人吵架斗殴。  一日,他接到了外甥的一封来信,拆开一看,信上竟全是阿拉伯数字: “99: 8179,7954。76229,8406,9405。7918934。1?91817。”   他读了一遍又一遍,不解其意,于是去请教学校里的数学教师。那教师看了看,就随口译了出来: “舅舅:  不要吃酒,吃酒误事。吃了二两酒,不是动怒,就是动武。吃酒要被酒杀死。一点酒也不要吃。”   原来,外甥是以数字代文字,巧借谐音,劝舅舅戒酒的。
儿童幽默爆笑笑话-数字信
  某人嗜酒如命,醉后常与人吵架斗殴。    一日,他接到了外甥的一封来信,拆开一看,信上竟全是阿拉  伯数字:    “99:    8179,7954。76229,8406,9405。7918934。1·91817。”    他读了一遍又一遍,不解其意,于是去请教学校里的数学教  师。那教师看了看,就随口译了出来:    “舅舅:    不要吃酒,吃酒误事。吃了二两酒,不是动怒,就是动武。吃酒  要被酒杀死。一点酒也不要吃。”    原来,外甥是以数字代文字,巧借谐音,劝舅舅戒酒的。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精忠报国之BBS版
  话说岳飞辞去了元帅之职,带着岳云张宪二人回到了汤阴老家。汤阴县的地方官员等少不得又忙了一阵,当晚摆了酒席为岳飞一行三人接风。席间岳飞眉头紧锁,闷闷不乐。汤阴县的知县见了,心下不安,便问道:“元帅为何事烦恼?莫不成还在为秦烩等议和之事闹心?”
  岳飞叹了口气,道:“即不在其位,便不谋其政,岳谋即已解甲归田,朝廷的事,还去想他作甚?只是有一桩事,俺从小便闲不住,总要有点事做做才好,岳云和张宪更是年轻人的性子,象这样长久无所事是,岂不憋坏了他们?想来想去又没什么合适的事做,是以烦恼。”
  知县听了不禁微笑道:“原来如此。元帅不须烦恼,下官到有个主意,包元帅和二位公子每天有事做不说,还可学到最新的科学知识,对二位公子以后转业到地方工作不无好处,且花费不多,元帅大可承担得起。”
  岳飞听了,忙问道:“是什么事,你且道来。”
  知县道:“现今全国都在搞一个叫网络的东西,据说是从万里之外的美利坚传入我国的。上网已成为我国青年的一件大为时髦之事,前几天我看了邸报,上网的人被称为新新人类,网虫一族,可见其热。本县在上个月正式开办上网业务,网费一个时辰四钱银子,话费一个时辰三钱,如网费一次性交一两,元帅如有兴趣,下官这就让人给元帅办好,即时开通。元帅上网后,不仅可消磨时间,学习电脑网络知识,更可了解最新的军事情报和军事学术届的最新研究成果,对元帅以后复出也是一件大有脾益之事。”
  岳云张宪听了鼓掌道:“妙极,妙极,咱们早是不曾听说有这样的好事,早知道,在部队上就上了。”
  岳飞沉吟一会道:“既是如此,就烦劳贵县给咱办一下这事,费用俺们还是该交多少就交多少便了。”
  次日电信局之人便来岳飞家安装,来时方知岳飞家尚无电脑,电信局的人少不得又解释了一翻,岳飞虽觉麻烦,且一百两银子一台的电脑又价值不菲,禁不住岳云张宪的一再掇窜,也就答应去卖一台。
  正要出门,却见有人拜访。原来是汤阴县鹏举电脑有限公司的经理听说岳爷要上网,特来赠送本县新进抗金牌电脑一部,岳飞见了忙说:“这如何使得?”经理道:“岳元帅乃是国家的大功臣,理应享受这等待遇,些须小事,何足挂齿,元帅一定要收下,这是本公司莫大的荣誉。”再三再四,把电脑留在了岳飞家中。
  电脑公司的人才走,电信局局长又来,岳飞忙迎入。局长道:“昨夜局里开了紧急会议,一致认为元帅一家精忠报国,素为我等敬仰,且汤阴小县,能出元帅这样一个大人物,也是无尚的光荣,会议因此决定,元帅家的上网费和电话费并入网费全免,俺特来象元帅说一声。”
  岳飞大惊道:“俺何德何能,岂能享受如此待遇。”
  局长道:“元帅不须客气,在下等恨不能为元帅做更多的事。”说罢告辞而去。
  岳飞叹道:“能得父老如此关爱,俺此生也不虚了。”
  闲话休说,当晚岳飞岳云等三人便上网流览,果然是美不胜收,应有尽有,三人先去看了关于军事方面的一些网站,又开始看其他。忽见有一个链接曰论坛,岳云道:“这论坛不知是什么东西,俺看在线人数有一千多,想必是一个好所在,何不进去看看。”说罢用鼠标点了一下。
  进得论坛,却原来尽是些文章,三人点了几篇看了,颇觉不错,再看几篇,又觉无聊,张宪无意中点了一下刷新,却又见有了几篇。三人看了半天,但见论坛内各种文章鱼龙混杂,也有好的,也有差的,也有搞笑的,也有悲哀的,也有古典的,也有现代的,也有诗词,也有小说等等,不一而足。岳飞看了半天,微微摇头,道:“这里面好东西是有的,差的也不少,譬如这古诗词,实在是不堪入目。”
  岳云忽道:“爹爹不是写过一篇满江红吗?何不就贴在上面,也好让他们见识见识。”张宪大声叫好,岳飞笑道:“贴出来没的惹人耻笑,而且俺拼音不熟,打字慢。”岳云一叠声的道:“不怕不怕,我来贴,正好我在部队上当过几天打字员,倒也不慢”于是便点了一下加贴。
  岂知点完后,却有提示说:“如果您是新用户,请现在注册。”岳飞眉头一皱,道:“恁地麻烦。”说话间岳云已进到注册界面。
  只见上面有提示要填笔名,岳飞道:“就填个鹏举吧。”不想填好后却有提示说:对不起,此名已被注册,请重新填写。岳飞皱眉道:“何人如此无聊?俺的名字也要抢。”岳云又填了岳飞,岳云,张宪等数个名字,都被人抢注,岳飞大怒,道:“无聊,无耻,竟有这等事,气煞我也。”说罢抢过键盘,用全拼法打入“怒发冲冠”四个字,不想却一举通过,三人齐声欢呼。
  注册完毕,岳云便将岳飞所写满江红贴了上去,随后便开始刷新,眼看一个时辰过去了,却老也没人跟贴,三人不由气妥,岳飞便道:“先睡吧,夜也深了,明天早上起来看。”岳云等二人甚感没趣,也就睡了。
  次日清晨,岳飞正熟睡间,只听隔壁岳云大喊道:“爹爹快来看,有人跟咱们的贴啦。”岳飞一时被惊醒,一轱碌爬起来,顾不得换衣,飞奔至电脑前,只见岳云张宪二人满脸红光,兴奋不已,便往电脑上看去,只见在满江红下有十数个跟贴,起先一人跟道:“好词,绝妙,读之令人热血沸腾。”后面有人纷纷跟道:“果然好词。”“好。”“妙。”更有人在下面说:“吐血推荐,绝妙好词。”“怒兄真是俺的偶像。”岳飞见了,微微一笑道:“跟贴虽多,但大多是奉承之词,不可太当真了。”
  三人在电脑前坐了一上午,但见跟贴虽不见增加,点数却直线上升,到吃午饭时,已经到了一千多点,岳飞道:“先吃饭,吃完再看,顺便给大家回个贴。”
  吃完饭,岳飞正欲睡个午觉,只听岳云在高声怒喝,道:“岂有此理,卑鄙无耻。”岳飞忙跑到电脑前,问:“何事生气?”
  岳云指着电脑说:“爹爹你看。”只见在满江红最下面,有一人名为哈迷吃,发贴道:“是爱国主义还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评怒发冲冠的满江红。”进去看时,但见洋洋千言,大体是说满江红乃是一首狭隘的民族主义大爆发的词,此词以大汉族主义为其根本特征,歧视女真人,看似爱国,实为狭隘云云,末了讽刺道:“这个名叫怒发冲冠不外乎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这样的人,实为民族团结之大敌,建议斑竹删了此贴,不要让论坛成为民族主义者贩卖其思想的场所。”云云。
  岳飞见了气满胸堂,喝道:“这哈迷吃居然也上网,一派胡言,可恶之极。”张宪道:“到不一定是哈迷吃本人,或许也是冒充的。”岳飞道:“管他真假,此贴不可不回。”说罢顾不得睡觉,口拟回贴一篇,由岳云快速打上,题目就叫:捍卫主权难道是狭隘?――驳哈迷吃之谬论。此篇有两千余字,比之哈迷吃的多了一倍有余。
  打完贴上已是午后,不久就有人名叫梁红玉,跟贴道:支持怒发冲冠,打倒哈迷吃。
  又有一名为铁滑车之人道:哈迷吃是金国的奸细,大家不要上他的当。岳飞见了笑道:“毕竟还是明白人多。”正说间,只见有人名为金兀术,发贴道:这是爱国主义吗?――也谈怒发冲冠的大作满江红。岳飞拍案道:“他也来凑热闹。”岳云道:“待孩儿回他一篇。”说罢便回了一篇名为:什么叫爱国主义?――驳金兀术。
  这时已是下午,论坛上关于满江红的讨论也越见热烈,发言的工有数十人,分别分为两大阵营,一方有梁红玉,铁滑车,牛头山,黄天荡,双枪陆文龙等人,另一方有哈密吃,金兀术,我是女真人,黄龙府等人,岳飞等打了一天的字,不免有些疲惫,岳飞建议道:“今晚出去吃饭,顺便商量一下怎么回答他们。”
  吃罢晚饭,回到电脑旁,打开一看,只见又有新内容,有一人名为秦会,发一贴道:战与和的利弊――论什么是真正的爱国。又有一人名为宋高宗,发贴道:打就能解决问题吗?――与怒发冲冠兄商榷。当既有人道:打倒汉奸秦会,打倒宋高宗。又有人道:请不要轻易打倒,要允许人说话。岳飞怒道:“这两人也来了,好,今晚不睡了,熬个通霄。”
  张宪献计道:“我看在论坛上争论,人多者为胜,元帅何不多注几个笔名,交替使用?此为疑兵之计。”岳云道:“有理。”岳飞沉吟道:“这样怕不好罢,这毕竟不是打仗。让人知道多不好。”
  张宪道:“以前俺听说美利坚有俗话说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想必说的就是这英特网,既然如此,何妨多用几个名字。若是他们用好几个,俺们只用一个,岂不是显得俺们人少,倒是支持他们的人多?反正也没人知道,就多注几个算了。”
  岳飞叹了口气,道:“也罢,就按你说的做。”当下岳云又注了七八个名字。
  话说岳飞等三人一夜没睡,写了两万多字节的长文:永远的爱国主义――兼谈与狭隘的民族主义的区别。此文上下数千年,纵横几万理,三人查了包括十万个为什么在内的十多本参考书,端的是义正词严,热血沸腾。写完后,三人均觉满意,岳飞道:“这一下他们没话说了。”此时天已大亮,三人贴完后就睡了。
  直到下午,三人才起床,顾不得洗脸,便打开电脑,待上网后一看,只见此文后跟了数十个贴子,有叫好的,也有骂的,哈迷吃更发了一长贴,曰:我可以冷笑吗?――驳怒发冲冠之爱国主义。金兀术也发贴道:我害怕这样的爱国主义。秦会也有重量级的长贴,题目叫:秦烩是汉奸吗?――兼谈汉奸的形成和实质。岳飞见了,一阵头晕,道:“实在可气,气死我了。”岳云道:“待我来对付他。”便用新注的笔名靖康耻跟秦会之贴,道:你这狗娘养的给俺闭嘴。才跟完,便有人道:请不要骂人,有理讲理。秦会回道:你不是狗娘养的,你是猪娘养的。岳云大怒,发贴道:你这狗娘养的大汉奸没有权利说话。秦会立刻回道:你这猪娘养的才是汉奸。
  当既有人发贴,道:关于汉奸问题,请看转贴。内附转贴一篇,曰:汉奸发生学。
  宋高宗发贴道:汉奸有没有说话的权利?――谈谈言论自由。岳飞见了说:“这篇一定要回。”便回贴一篇:汉奸有说话的权利吗?
  这时有人出贴道:怒MM息怒,听俺讲几句。岳飞皱眉道:“什么叫MM?”张宪道:“好象是妹妹的谐音。”岳飞又气又笑,道:“真真气死我了,居然把俺当女的。”
  正说间,有人发贴道:关于言论自由,请看什么是自由主义者。有人跟贴道:老大,请不要谈自由主义。岳飞道:“越来越乱了,跑题跑得一踏糊涂。”张宪道:“不如这样,我们不是有好几个名字吗?对每一个不同的问题,用一个名字。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岳飞点头道:“这样也好。”当下三人又是一夜没睡,发了数个长贴:分别叫:爱国主义的实质;汉奸,我永远唾弃你;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写完后,又是东方发白,哈欠连天。
  一觉睡到下午,三人都有点精力不济,岳云上网一看,昨天自己骂秦会的贴子已经不翼而飞,一时大怒,张宪道:“估计是被斑竹之类的删了。”岳飞怒道:“岂有此理,俺一定要讨个说法。”说罢发贴一个,曰:请给我一个删贴的理由。严厉质问斑竹为何删了贴。贴出去不久,有人跟道:有理,俺支持。岳飞等正欣慰间,哈迷吃发一贴道:你以为你是谁?金兀术也发一贴道:斑竹不能删贴吗?秦会也出一数百字节的贴子,道:别摆出一付委屈样。梁红玉出来打圆场,道:怒MM,听俺解释几句。岳云大怒,立刻又发一贴,道:我的贴子错在那里?一时忙乱,却用了另一个ID。此贴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哈迷吃道:请看爱国者的真面目。秦会道:这人究竟有多少个ID?牛头山跟道:用多少ID是别人的自由,与你何干?一时间论坛又乱作一团。
  岳云颇为尴尬,岳飞责备道:“我早说别用那么多的名字。”
  张宪道:“现在最主要的是抓住主要矛盾,问斑竹为什么删贴。”
  岳云又发贴道:请不要转移话题,再问斑竹为什么删贴?
  这时斑竹精忠报国发一贴道:关于删贴的事俺说几句。进去看时,只见里面写着:怒MM昨天有几个灌水的贴子,我把它们删了,主要是为了能让大砖在一版多停留一段时间,这里删贴的尺度比较松,一般只删水贴和广告,特别这两天水比较大,俺删的也就多了一点。
  岳飞皱眉道:“什么灌水大砖,看不懂。”
  正说间,有人发一贴,题目叫:BBS上的灌水与造砖。进去一看,方才了然。
  经过这两天奋战,岳飞等三人深感疲惫,却又欲罢不能,岳飞叹道:“本意是想在网络上找一点有用的东西,顺便也学点知识,却不料搞成这样。”
  张宪道:“不如我们来点高姿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说,顺便也道个歉,这事就算完了,以后也好在论坛继续待下去。”
  岳飞沉吟道:“要我道歉?俺又没错。”
  张宪笑道:“错不错自有公论,先说一声,主要是显得高姿态,更主要的是把这事了结了,并不是说错了。”
  岳飞点头道:“这也有理。这样好了,由我来口述,云儿打字,宪儿在旁边补充。”三人又穷一夜之力,写了一篇三万多字节的文章,题目叫:关于这几天争论的来龙去脉及我的道歉。写完后,三人又看了数遍,贴了出去,岳飞叹气道:“终于把这事了结了,可以睡几天好觉了。”
  次日三人上网来看,只见有无数人跟贴,其中哈迷吃等人也说了一些道歉的话,三人正欣慰间,忽见有人发一万余字节的长贴,题目曰:是道歉还是重新挑起事端?――我看这两天的争论并怒发冲冠的道歉。三人大叫一声,一起昏了过去。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电脑爱情
  当今世界电脑风靡,像瘟疫一样急剧扩散流行。电脑带来的信息产业革命,给人 们的观 念、习惯及其工作、生活方式都产生了深刻而广泛的影响。成电脑迷,患“电脑 病”的 人比得癌症的人还多。我有一朋友张,从事软件工作,自然对电脑的痴狂无以伦 比,其 语言方式也很职业化,脱口便是电脑专业术语。试举其对爱情的表述,便可成篇 趣文。 朋友张的恋爱可用雨果的一部名著概括:“悲惨世界”。一提这事,他就“苦大 仇深” :“对谈恋爱,我顶多算个电脑初学者水平,年龄都 ‘286’了―28岁零6个月, 爱情 的‘光标’还停留在‘文首’位置。” 好不容易经人介绍了一个女友,久经接触 ,却 无喜人发展,用他的话说:“嗨,咱这恋爱整个一个‘286’速度―运行太慢。都 认识 三个多月了, 才刚刚算个‘文件打开’,和她上街,横走竖行,她竟保守得要和 我保 持过大的‘字距’或‘行距’。在她的‘菜单’里,根本没有浪漫抒情,卿卿我 我的设 置。我的感情‘传输系统’十分畅通,她的‘接收系统’总出故障。” 过了些时日,朋友张心情郁闷地前来找我,见面便说:“我那倒楣的恋爱彻底‘ 死机’ 了。”问其原因,他答:“我俩不‘兼容’。”他指指脑袋:“她的‘主机’不 行,修 养差,没文化,整个一个‘内存’不够、‘版本’太低,连‘学习机’的档次都 谈不上 。其实,我早就该 ‘ESC’(返回)了。”我安慰道:“既然你已经‘Enter’, 你再 重选一款吧。”一个周末,朋友张打来电话,兴奋地告诉我:“哥们儿,我又恋 爱上了 。她个子不高,体积不大,算个‘便携式笔记本’吧。她长得漂亮,尤其那心灵 的‘显 示器’―眼睛,水灵灵的。‘音频’也不错,档次少说也属‘586’级别。” 朋友张对“便携式”一往情深,追得甚紧,各式各样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像 “词组 ”一样不停地“输入”。“便携式”说:“你是夜壶镶金边―嘴儿好,这些话还 不知道 对多少个女人‘克隆’过呢。” 朋友张倒也诚实:“哪能呢,顶多对别的女孩’COPY’过两三次。不过,我保证 对你是 最后一次’块搬移’了。你要是不信,可以把我的每句话都在你记忆里‘存盘’ ,任你 随时‘调阅’对照,如有不实,咱们的关系,你尽可以随时‘关机’。” 估计朋友张和他的“笔记本”打得火热,好长一段已顾不上和我联系了。一个冬 日,朋 友张突然闯入我家,他的脸像刚从冰箱里取出来一样,冷冰冰硬梆梆,连家里的 暖气也 化不开。我纳闷地问:“怎么没把你的‘便携式’带来,让我也瞧瞧?你们的关 系发展 到什么程度了?” 他沮丧地说:“不瞒你哥们儿,一提这事我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早就被别的男人 给‘格 式化’了!你说说,我怎么能咽下这口窝囊气!” 他长叹一口气:“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观察,我破译了她的’密钥’,发现她是 个‘多 媒体’,她视爱为‘电脑游戏’,旧情不忘,新情不断,还常常搞‘远程传输’ 。最近 ,我和她的爱情‘互联网络’上,又恶狠狠地杀出一个‘黑客’,他常在我不在 时,神 秘‘登录’,篡改和盗用我爱情‘主页’上的珍贵资料,使我对她的‘操作命令 ’失灵 ,导致我的第四次恋爱‘站点’被迫关闭。哥们儿,你想想,我心里堵不堵呀? 我付出一片真情,一颗真心,保存下来的‘文件’只有伤心、痛苦和无奈。” 我 对朋 友张经受的情感挫折深感同情,只有安慰劝说:“把那些伤心痛苦的‘文件’都 ‘全文 删除’吧,留一张‘空盘’,等待去存将来的甜蜜幸福。感情的‘鼠标’掌握在 你的手 里,你还是重新‘开机’,在爱的‘主菜单’下慎重‘选项’吧。” 时间以“586”的速度快速运行,转眼一年过去了,朋友张把自己的婚姻压在了“ 电脑 征婚”上,终于获得了一位称心如意的爱妻。最近,我与他在街上邂逅,他一派 喜气上 脸、好是滋润的感觉,对我开口便报喜:“我和老婆联手开发出了一个绝对智能 型的‘ 软件’。”我惊问:“又出什么新成果了?可否给我演示演示,我可以对它的价 值先做 一番评估。”他含笑摇头:“不可不可。”我说:“你还怕朋友侵犯你的知识产 权呀? ”他说:“哪里哪里。只是这精密‘软件’还在我老婆肚子里‘存盘’呢,得等 到几个 月后才能完整地‘打印’出来。”我明白过来,说:“你这家伙三句话离不开本 行。恭 喜恭喜。你是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他说:“男女都无所谓,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愿他的脑子是一部先进的电脑。所以 ,我给 他取了个很特别的‘文件名’,叫‘张脑’。一是指望他脑子如电脑般好使;二 是纪念 我和他妈的‘电脑情缘’;三是张脑与‘樟脑’谐音。樟脑防腐驱虫,在电脑时 代,各 种‘病毒’很多,我便特意在他的名字上设置了防‘病毒’装置。” 我乐道:“这名字俗得高雅,新鲜,好记,别出心裁,除了药店怕是找不到重名 的!”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电脑爱情
  当今世界电脑风靡,像瘟疫一样急剧扩散流行。电脑带来的信息产 
业革命,给人们的观念、习惯及其工作、生活方式都产生了深刻而广泛 
的影响。成电脑迷,患“电脑病”的人比得癌症的人还多。我有一朋友 
张,从事软件工作,自然对电脑的痴狂无以伦比,其语言方式也很职业 
化,脱口便是电脑专业术语。试举其对爱情的表述,便可成篇趣文。 
朋友张的恋爱可用雨果的一部名著概括:“悲惨世界”。一提这事,他 
就“苦大仇深”:“对谈恋爱,我顶多算个电脑初学者水平,年龄都 
‘286’了―28岁零6个月,爱情的‘光标’还停留在‘文首’位置。” 
好不容易经人介绍了一个女友,久经接触,却无喜人发展,用他的话说: 
“嗨,咱这恋爱整个一个‘286’速度―运行太慢。都认识三个多月了, 
才刚刚算个‘文件打开’,和她上街,横走竖行,她竟保守得要和我保 
持过大的‘字距’或‘行距’。在她的‘菜单’里,根本没有浪漫抒情, 
卿卿我我的设置。我的感情‘传输系统’十分畅通,她的‘接收系统’ 
总出故障。” 

  过了些时日,朋友张心情郁闷地前来找我,见面便说:“我那倒楣 
的恋爱彻底‘死机’了。”问其原因,他答:“我俩不‘兼容’。”他 
指指脑袋:“她的‘主机’不行,修养差,没文化,整个一个‘内存’ 
不够、‘版本’太低,连‘学习机’的档次都谈不上。其实,我早就该 
‘ESC’(返回)了。”我安慰道:“既然你已经‘Enter’,你再重选 
一款吧。” 

  一个周末,朋友张打来电话,兴奋地告诉我:“哥们儿,我又恋爱 
上了。她个子不高,体积不大,算个‘便携式笔记本’吧。她长得漂亮, 
尤其那心灵的‘显示器’―眼睛,水灵灵的。‘音频’也不错,档次少 
说也属‘586’级别。” 

  朋友张对“便携式”一往情深,追得甚紧,各式各样的甜言蜜语、 
海誓山盟,像“词组”一样不停地“输入”。“便携式”说:“你是夜 
壶镶金边―嘴儿好,这些话还不知道对多少个女人‘克隆’过呢。” 
朋友张倒也诚实:“哪能呢,顶多对别的女孩’COPY’过两三次。不过, 
我保证对你是最后一次’块搬移’了。你要是不信,可以把我的每句话 
都在你记忆里‘存盘’,任你随时‘调阅’对照,如有不实,咱们的关 
系,你尽可以随时‘关机’。” 

  估计朋友张和他的“笔记本”打得火热,好长一段已顾不上和我联 
系了。一个冬日,朋友张突然闯入我家,他的脸像刚从冰箱里取出来一 
样,冷冰冰硬梆梆,连家里的暖气也化不开。我纳闷地问:“怎么没把 
你的‘便携式’带来,让我也瞧瞧?你们的关系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他沮丧地说:“不瞒你哥们儿,一提这事我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早就被 
别的男人给‘格式化’了!你说说,我怎么能咽下这口窝囊气!” 
他长叹一口气:“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观察,我破译了她的’密钥’, 
发现她是个‘多媒体’,她视爱为‘电脑游戏’,旧情不忘,新情不断, 
还常常搞‘远程传输’。最近,我和她的爱情‘互联网络’上,又恶狠 
狠地杀出一个‘黑客’,他常在我不在时,神秘‘登录’,篡改和盗用 
我爱情‘主页’上的珍贵资料,使我对她的‘操作命令’失灵,导致我 
的第四次恋爱‘站点’被迫关闭。哥们儿,你想想,我心里堵不堵呀? 
我付出一片真情,一颗真心,保存下来的‘文件’只有伤心、痛苦和无 
奈。” 

  我对朋友张经受的情感挫折深感同情,只有安慰劝说:“把那些伤 
心痛苦的‘文件’都‘全文删除’吧,留一张‘空盘’,等待去存将来 
的甜蜜幸福。感情的‘鼠标’掌握在你的手里,你还是重新‘开机’, 
在爱的‘主菜单’下慎重‘选项’吧。” 

  时间以“586”的速度快速运行,转眼一年过去了,朋友张把自己的 
婚姻压在了“电脑征婚”上,终于获得了一位称心如意的爱妻。最近, 
我与他在街上邂逅,他一派喜气上脸、好是滋润的感觉,对我开口便报 
喜:“我和老婆联手开发出了一个绝对智能型的‘软件’。”我惊问: 
“又出什么新成果了?可否给我演示演示,我可以对它的价值先做一番 
评估。”他含笑摇头:“不可不可。”我说:“你还怕朋友侵犯你的知 
识产权呀?”他说:“哪里哪里。只是这精密‘软件’还在我老婆肚子 
里‘存盘’呢,得等到几个月后才能完整地‘打印’出来。” 
我明白过来,说:“你这家伙三句话离不开本行。恭喜恭喜。你是想要 
男孩还是女孩?” 

  他说:“男女都无所谓,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愿他的脑子是一部先进 
的电脑。所以,我给他取了个很特别的‘文件名’,叫‘张脑’。一是 
指望他脑子如电脑般好使;二是纪念我和他妈的‘电脑情缘’;三是张 
脑与‘樟脑’谐音。樟脑防腐驱虫,在电脑时代,各种‘病毒’很多, 
我便特意在他的名字上设置了防‘病毒’装置。” 
我乐道:“这名字俗得高雅,新鲜,好记,别出心裁,除了药店怕是找 
不到重名的!”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电脑爱情
  当今世界电脑风靡,像瘟疫一样急剧扩散流行。电脑带来的信息产  业革命,给人们的观念、习惯及其工作、生活方式都产生了深刻而广泛  的影响。成电脑迷,患“电脑病”的人比得癌症的人还多。我有一朋友  张,从事软件工作,自然对电脑的痴狂无以伦比,其语言方式也很职业  化,脱口便是电脑专业术语。试举其对爱情的表述,便可成篇趣文。  朋友张的恋爱可用雨果的一部名著概括:“悲惨世界”。一提这事,他  就“苦大仇深”:“对谈恋爱,我顶多算个电脑初学者水平,年龄都  ‘286’了―28岁零6个月,爱情的‘光标’还停留在‘文首’位置。”  好不容易经人介绍了一个女友,久经接触,却无喜人发展,用他的话说:  “嗨,咱这恋爱整个一个‘286’速度―运行太慢。都认识三个多月了,  才刚刚算个‘文件打开’,和她上街,横走竖行,她竟保守得要和我保  持过大的‘字距’或‘行距’。在她的‘菜单’里,根本没有浪漫抒情,  卿卿我我的设置。我的感情‘传输系统’十分畅通,她的‘接收系统’  总出故障。”
  过了些时日,朋友张心情郁闷地前来找我,见面便说:“我那倒楣  的恋爱彻底‘死机’了。”问其原因,他答:“我俩不‘兼容’。”他  指指脑袋:“她的‘主机’不行,修养差,没文化,整个一个‘内存’  不够、‘版本’太低,连‘学习机’的档次都谈不上。其实,我早就该  ‘ESC’(返回)了。”我安慰道:“既然你已经‘Enter’,你再重选  一款吧。”
  一个周末,朋友张打来电话,兴奋地告诉我:“哥们儿,我又恋爱  上了。她个子不高,体积不大,算个‘便携式笔记本’吧。她长得漂亮,  尤其那心灵的‘显示器’―眼睛,水灵灵的。‘音频’也不错,档次少  说也属‘586’级别。”
  朋友张对“便携式”一往情深,追得甚紧,各式各样的甜言蜜语、  海誓山盟,像“词组”一样不停地“输入”。“便携式”说:“你是夜  壶镶金边―嘴儿好,这些话还不知道对多少个女人‘克隆’过呢。”  朋友张倒也诚实:“哪能呢,顶多对别的女孩’COPY’过两三次。不过,  我保证对你是最后一次’块搬移’了。你要是不信,可以把我的每句话  都在你记忆里‘存盘’,任你随时‘调阅’对照,如有不实,咱们的关  系,你尽可以随时‘关机’。”
  估计朋友张和他的“笔记本”打得火热,好长一段已顾不上和我联  系了。一个冬日,朋友张突然闯入我家,他的脸像刚从冰箱里取出来一  样,冷冰冰硬梆梆,连家里的暖气也化不开。我纳闷地问:“怎么没把  你的‘便携式’带来,让我也瞧瞧?你们的关系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他沮丧地说:“不瞒你哥们儿,一提这事我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早就被  别的男人给‘格式化’了!你说说,我怎么能咽下这口窝囊气!”  他长叹一口气:“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观察,我破译了她的’密钥’,  发现她是个‘多媒体’,她视爱为‘电脑游戏’,旧情不忘,新情不断,  还常常搞‘远程传输’。最近,我和她的爱情‘互联网络’上,又恶狠  狠地杀出一个‘黑客’,他常在我不在时,神秘‘登录’,篡改和盗用  我爱情‘主页’上的珍贵资料,使我对她的‘操作命令’失灵,导致我  的第四次恋爱‘站点’被迫关闭。哥们儿,你想想,我心里堵不堵呀?  我付出一片真情,一颗真心,保存下来的‘文件’只有伤心、痛苦和无  奈。”
  我对朋友张经受的情感挫折深感同情,只有安慰劝说:“把那些伤  心痛苦的‘文件’都‘全文删除’吧,留一张‘空盘’,等待去存将来  的甜蜜幸福。感情的‘鼠标’掌握在你的手里,你还是重新‘开机’,  在爱的‘主菜单’下慎重‘选项’吧。”
  时间以“586”的速度快速运行,转眼一年过去了,朋友张把自己的  婚姻压在了“电脑征婚”上,终于获得了一位称心如意的爱妻。最近,  我与他在街上邂逅,他一派喜气上脸、好是滋润的感觉,对我开口便报  喜:“我和老婆联手开发出了一个绝对智能型的‘软件’。”我惊问:  “又出什么新成果了?可否给我演示演示,我可以对它的价值先做一番  评估。”他含笑摇头:“不可不可。”我说:“你还怕朋友侵犯你的知  识产权呀?”他说:“哪里哪里。只是这精密‘软件’还在我老婆肚子  里‘存盘’呢,得等到几个月后才能完整地‘打印’出来。”  我明白过来,说:“你这家伙三句话离不开本行。恭喜恭喜。你是想要  男孩还是女孩?”
  他说:“男女都无所谓,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愿他的脑子是一部先进  的电脑。所以,我给他取了个很特别的‘文件名’,叫‘张脑’。一是  指望他脑子如电脑般好使;二是纪念我和他妈的‘电脑情缘’;三是张  脑与‘樟脑’谐音。樟脑防腐驱虫,在电脑时代,各种‘病毒’很多,  我便特意在他的名字上设置了防‘病毒’装置。”  我乐道:“这名字俗得高雅,新鲜,好记,别出心裁,除了药店怕是找  不到重名的!”
Copyright@http://www.ksiso.net all rights reserved